头条

快讯:映客上市第二日股价再度被炒高 现大涨近9%
快讯:映客上市第二日股价再度被炒高 现大涨近9%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港股|2018年07月13日  09:35
港交所今早上演八新股抢金 人和暴涨83%映客涨35%
港交所今早上演八新股抢金 人和暴涨83%映客涨35%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港股|2018年07月12日  10:06
映客首日上市股价暴涨35.32% PE发行不足10倍
映客首日上市股价暴涨35.32% PE发行不足10倍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港股|2018年07月12日  09:37
映客今日赴港IPO PE不到10倍或打破破发魔咒
映客今日赴港IPO PE不到10倍或打破破发魔咒

证券日报|2018年07月12日  02:29
映客CEO上市前发内部信:映客将实施全员持股计划
映客CEO上市前发内部信:映客将实施全员持股计划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港股|2018年07月11日  11:10
去年纯利近8亿映客赴港敲钟 泛娱乐直播吸金能力强劲
去年纯利近8亿映客赴港敲钟 泛娱乐直播吸金能力强劲

每日经济新闻|2018年07月10日  23:22
映客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 或募集资金2到3亿美元
映客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 或募集资金2到3亿美元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港股综合|2018年06月25日  09:26

招股书要点

映客急赴港IPO:劲敌环伺短视频崛起 多项数据下滑
映客急赴港IPO:劲敌环伺短视频崛起 多项数据下滑

中国经营报|2018年04月07日  02:53
年收益39.4亿元的映客要赴香港上市 营收用户均下滑
年收益39.4亿元的映客要赴香港上市 营收用户均下滑

界面|2018年04月02日  08:36
映客招股书曝行业内幕:78个监控人员把关3680万主播
映客招股书曝行业内幕:78个监控人员把关3680万主播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证券综合|2018年03月30日  07:59
亏损严重、用户乏力 困境重重的映客流血赴港上市
亏损严重、用户乏力 困境重重的映客流血赴港上市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2018年03月27日  16:07
映客赴港IPO困境:营收下降、流量变现困难 市占下降
映客赴港IPO困境:营收下降、流量变现困难 市占下降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2018年03月27日  06:59
会计准则掩盖7.92亿纯利润 闷声发大财映客应这样看
会计准则掩盖7.92亿纯利润 闷声发大财映客应这样看

智通财经网|2018年03月29日  11:06
映客递交上市申请 传集资2至3亿美元
映客递交上市申请 传集资2至3亿美元

初步招股文件显示,截至去年底,映客App已有1.945亿名注册用户。据弗若斯特沙利文资料,映客在中国的移动端直播平台中,活跃主播人数排名第一、收益排名第二,以及付费用户人数排名第二。[详情]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港股|2018年03月28日  08:48

映客发展困境

映客用户增长放缓面临短视频分流冲击 盈利模式单一
映客用户增长放缓面临短视频分流冲击 盈利模式单一

21世纪经济报道|2018年07月13日  02:08
映客赴港上市背后 营收单一月活下降成最大挑战
映客赴港上市背后 营收单一月活下降成最大挑战

登陆资本市场仅仅是一个新的开始。对于映客来说,如何摆脱月活下降,增加用户数、拓展变现渠道,将是上市之后必须面对的课题。[详情]

界面|2018年03月28日  07:20
映客赴港IPO:用户数据下滑 商业化待突围
映客赴港IPO:用户数据下滑 商业化待突围

对于直播业务来说,影响其收入的主要有三个因素,月活用户数量、月均付费用户数量以及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但从招股书来看,映客在过去一年,用户方面的数据出现了大幅下滑。[详情]

21世纪经济报道|2018年03月28日  06:38
映客赴港上市招股书:平均月活用户和付费用户数双降
映客赴港上市招股书:平均月活用户和付费用户数双降

澎湃新闻|2018年03月27日  09:23
映客赴港IPO最后一搏?月活下降 直播答题无疾而终
映客赴港IPO最后一搏?月活下降 直播答题无疾而终

界面|2018年03月09日  08:27
错过了巅峰期抢上市先机 映客的突围有点难
错过了巅峰期抢上市先机 映客的突围有点难

较2016年,映客2017年收入、月活数量、付费用户数量均出现下滑。业界认为,目前斗鱼、虎牙等同行都在争夺网络直播第一股,映客也在奋力一搏。不过,昔日的直播霸主映客显然已经错过了巅峰期。[详情]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综合|2018年03月28日  00:16
映客快手抖音竟成“黑市大卖场” 售假贩私毫无顾忌
映客快手抖音竟成“黑市大卖场” 售假贩私毫无顾忌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综合|2018年03月14日  12:56
映客、斗鱼、虎牙、快手等直播业公司几乎同时要IPO
映客、斗鱼、虎牙、快手等直播业公司几乎同时要IPO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证券综合|2018年03月08日  18:30

映客“借壳”宣亚国际失败

宣亚映客重组终止 映客或谋求独立上市
宣亚映客重组终止 映客或谋求独立上市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综合|2017年12月15日  19:54
宣亚国际宣布终止29亿收映客 各方均不承担违约责任
宣亚国际宣布终止29亿收映客 各方均不承担违约责任

澎湃新闻|2017年12月15日  19:43
拆解宣亚国际收购案:不是借壳胜似借壳
拆解宣亚国际收购案:不是借壳胜似借壳

证券时报|2017年09月06日  02:30
映客卖身宣亚国际:一场乙方并购甲方的回归
映客卖身宣亚国际:一场乙方并购甲方的回归

界面|2017年09月08日  11:37
这是映客的黄昏吗?未来的走势又将如何呢?
这是映客的黄昏吗?未来的走势又将如何呢?

  来源:雪球  金融圈女神经 7月12日,独角兽“映客”终于上市了。 万万没想到,首日上涨10.7%,其中盘中一度涨幅40%,次日大涨17.4%,一时热度直追小米,简直是打破了近日港股“破发魔咒”。 然而,我早已看穿了这一切。发行价上,映客发行价3.85港币,对应市值78亿港币,对应2017年经调整的市盈率(P/E)仅为8倍左右。而小米的发行价,对应2017年盈利的市盈率则超过50倍。 那么,映客发行价为什么这么低?未来的走势又将如何呢? 1直播行业:风口已过,“剩者”难为王 实际上,自2015、16年的“千播大战”以来,直播的风口已经过去。 除了2018年春节前后的在线答题直播曾经兴起一股风潮之外,行业整体缺乏新的增长点。 用户规模增长非常缓慢,而用户增长是业绩增长的前提。毕竟,映客的主要收入是用户打赏给主播的收益分成,映客一般实际分得45%。 其中,映客所在“网络直播”(秀场类直播)这个领域,又是增长最为缓慢的一个细分领域。 我一个直观的感觉是,身边玩映客的人越来越少,玩抖音、快手的人越来越多。 而不同直播app的市场渗透率变化趋势,更能直观地反应不同app的变化趋势。 斗鱼、虎牙等偏游戏直播的app,由于内容的独特性、游戏玩家群体的庞大,用户渗透率仍保持增长。 而作为网络直播的映客,市场渗透率则持续走低,陷入与其他app的缠斗。 映客招股书披露的数字,也很直观地反映了这种趋势: 活跃用户自2017年以来基本不再增长,而付费用户人数亦不断减少。2018年1季度小幅反弹。而月均活跃主播数亦从2016年的54万人、17年的25万人,降至18年1季度的月均9万人,可谓断崖式下跌…… 而与同行比起来,业务单薄的映客,表现明显落后。 社交加持的陌陌月活用户从17年Q1的8520万增至目前的1.03亿. 游戏背景的YY和虎牙同期从6260万增至目前的7760万. 而同期映客月活仅从2212万增至2525万…… 不过,还是有好消息的。 映客人均月充值金额持续上升,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映客的收入增长压力。 看起来,留下的用户都是土豪啊!(近期看到很多公司会计挪用xx万公款打赏平台主播,不明觉厉……) 当然,人民群众的娱乐需求是不会消失的。 从映客流失的用户,有很大比例都流向了短视频app。截至2018年6月,抖音的日活用户已经超过1.5亿,月活用户超过3亿,快手月活用户也早早突破2亿。 真是应了那句话“打败你的不是同行,而是时代”啊! 2映客的对策 面临用户流失的压力,映客亦采取了多种措施应对: 1,直播对战。即两名主播连麦PK,在对战时间内,获得更多打赏的主播胜出。该方式极大刺激了用户的付费意愿,用户付费环比增加近62.8%。 2,三连麦。即让观众与主播连麦,一起唱歌或玩游戏。(图为马东老师体验三连麦 3,多人直播间。最多支持6名主播在同一直播间互动,一起表演。 4,语音直播。鼓励害羞的人、播音群体与观众互动。感觉要抢喜马拉雅的饭碗? 但是,虽然映客采取了种种措施,却并未改变其用户流失的窘境。大势不可违,映客要想靠直播翻盘,看起来太难了。 我掐指一算,参考陌陌、抖音等巨头,结合社交、短视频、网红电商,可能会是映客的希望。但竞争激烈,难度一点也不小。 3映客的未来:会是下一个9158吗? 说到映客的未来,其实有一位在港交所上市的前辈,完全可以拿来对比。 那就是天鸽互动(1980.HK),其境内运营实体是直播平台9158,是PC时代的直播王者,可谓是国内直播行业的鼻祖。 自2014年7月上市以来,天鸽互动的股价走势是:整体波波折折,但整体而言过去四年的股价涨幅基本为零。 财务方面,公司2014-2017年的收入分别为6.9亿、6.8亿、8.4亿、9.2亿,平均每年增长约10%,增加的很慢。净利润分别为-1.1亿、1.5亿、2.3亿、3.2亿元。好在公司在收入增长乏力的情况下,还很努力的在提升盈利能力。 可是,天鸽互动的股价表现,依然如此一般。市场的主要顾虑是: 1)从PC到移动时代,传统直播龙头能否转型; 2)用户和收入增速较为缓慢,潜在成长性有限; 3)单一的产品矩阵。 可是,这三个问题,在映客身上都有: 1)在直播向短视频转移的时代,映客如何抵御抖音、快手们的侵袭? 2)在活跃用户数陷入瓶颈甚至下滑的背景下,如何充分挖掘用户价值? 3)陌陌有社交+直播,YY有游戏+直播,天鸽也通过收购实现美颜相机+直播,映客如何丰富自身产品矩阵,寻找新的增长点?这一条显得迫在眉睫。 种种不确定性,成为笼罩在映客身上的阴霾。 但愿,这不是映客的黄昏。[详情]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港股综合 | 2018年07月17日 11:06
折戟A股映客低估值登陆港股受追捧 面临短视频冲击
折戟A股映客低估值登陆港股受追捧 面临短视频冲击

  折戟A股映客低估值登陆港股 用户增长放缓面临短视频冲击 本报记者 周松清 重庆报道 折戟A股之后,映客直播终于在港股实现上市梦。 7月12日上午,随着一声锣响,映客直播在港股成功上市,代码3700,发行价3.85港元/股,按此计算其IPO估值在77.6亿港元,发行PE不足10倍,这在互联网企业中实属少见。 得益于其低估值上市,映客直播受到港股投资者热捧。 7月11日晚间披露的配售结果显示,映客直播获得5714份有效申请,认购合计8061.2万股香港发售股份,相当于可供认购香港发售股份总数3024.4万股的约2.67倍。基石投资者为分众传媒和B站,所募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等方面。 7月12日映客直播早盘涨幅一度达到40.26%,截至收盘报收4.26港元/股,涨幅10.65%,市值达85.9亿港元。尽管受市场热捧,但映客直播面前也并非坦途,盈利模式单一、用户增长放缓、短视频冲击等问题都亟待解决。 映客直播相关人士就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单一业务其实是每一间企业起步发展的必经之路,我们认为做企业应当有匠心精神。以后映客仍将延续娱乐视频化方向,立足直播+娱乐以及直播+教育两大板块,进一步丰富业务及产品形态.” 该人士还透露,在战略资本的方向上,公司“将会不断寻求并购和投资的机遇。另外今年的一个核心策略是下沉,从一线城市,先把映客的品牌的美誉度下沉到二三线”。 低估值上市受追捧 映客直播的上市路并非坦途。 早在2017年9月,映客直播就曾试图通过和宣亚国际(300612.SZ)资产重组实现借壳上市,宣亚国际公告拟以现金方式收购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48.2478%的股权,交易价格28.9亿元。 按此计算,当时映客直播估值约在60.5亿元。不过,该重组受到多方质疑,最终宣亚国际于当年12月宣布重组失败。 从今年3月份开始,映客直播寻求港股独立上市。 招股书显示,映客过去三年连续盈利并高增长,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公司经调整纯利分别为150万元、5.68亿元及7.92亿元。高盈利下,映客直播却选择了低估值发行。按照3.85港元发行价映客直播IPO估值在77.6亿港元,折合人民币不超过65亿元。 对于为何低价发行,前述受访人士告诉记者:“我们并不着眼于目前的定价,客观来说,定价受很多市场因素影响。映客重视的是未来,期望低位定价能为投资者让出更多盈利空间。” 基岩资本副总裁杜坤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低估值的优质公司一直是市场努力寻找的买入标的,映客以低估值IPO受到市场追捧也在意料之中。低估值成功帮助映客迅速在香港市场上打开了局面。” 低价策略也在首秀获得成功,映客直播早盘涨幅一度超40%。 同时,映客直播亮眼的财务数据和市场占有率也是投资者们信心满满的来源。 映客招股书显示,目前映客直播在移动端直播领域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二,为15.3%,2017年活跃主播人数排第一,为1300万人,2017年付费用户排名第二,为790万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映客已吸引逾1.945亿名注册用户。 不惧短视频冲击? 不过,随着以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崛起,直播市场正遭受分流危机。 招股书显示,映客平均月活用户数在2016年第四季度达到顶峰,为3000.6万人,之后迅速下跌,随后则一直在2000万到2530万之间徘徊。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月付费用户数同比大幅下滑,从2017年第一季度的182.4万人,减少到72.9万人,降幅达60%。 QuestMobile发布的《2017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报告》显示,去年短视频独立行业用户已突破4.1亿人。在6月21日抖音发布会上,其披露的国内日活用户已突破1.5亿,月活用户超过3亿。 面对来势汹汹的短视频浪潮,前述映客直播人士认为:“直播与短视频的市场不一样,短视频是碎片化的娱乐方式,直播是有感情互动的娱乐场景,故两者还是有差异性。我们也十分欢迎短视频公司的出现,令到更多用户参与到移动端的娱乐消费,这样可以扩大整个市场规模。” 同时,映客认为现在直播市场仍处在快速发展期。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中国移动直播月活用户群由2012年的560万人增长至2017年的1.76亿人,复合增长率为99.3%,预计2022年将进一步增至5.01亿人,复合年增长率为23.3%。 基岩资本副总裁杜坤则表示:“和几年前直播行业拥有巨大的增量市场相比,今年以来直播平台已逐步进入存量博弈时代,成功上市会给直播公司带来资源和流量上的集中效应。预计在近一两年,直播行业将进入激烈的竞争阶段,各个市场参与者对不同层次资本市场的运作能力将对其发展产生明显的影响。”(编辑:郑世凤)[详情]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18年07月13日 06:52
成立三年即上市 映客凭什么?
成立三年即上市 映客凭什么?

  成立三年即上市 映客凭什么 记者 刘佳 今年以来,伴随着港交所发布新规,允许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包括小米、美团点评、映客、猎聘、创梦天地、同程艺龙等一批新经济公司先后公布赴港IPO 视觉中国图 7月12日上午,重新装修的港交所大厅里摆放了四面锣。 当天,港交所迎来了8家公司挂牌上市。8家公司中有映客、齐屹科技和指尖悦动3家科技相关公司。 “和PC互联网时代不同,移动互联网公司如果做对了方向,上市速度非常快。”映客投资人、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他认为,移动互联网上市潮刚刚开始。映客令朱啸虎获得超40倍回报。 互联网不是来骗钱的 7月12日中午,在港交所完成敲钟仪式的映客CEO奉佑生匆匆吃了一份盒饭,开始接受媒体采访。 映客的上市打破了近期科技股开盘破发的魔咒。“谈不上多么激动,很平静。”奉佑生对第一财经说自己很“佛系”。 对于定价,奉佑生告诉记者,映客经过慎重考虑决定选择了发行价区间3.85至5港元的下限定价。他称映客的现金流很好,融资不是映客上市最看重的,这个定价是希望让利投资人,并且树立市场信心,“让大家知道我们互联网不是来骗钱的。” 奉佑生在2004年加入A8音乐网,此后创办多米音乐,后者在2016年9月挂牌新三板,但在今年黯然离场。相比之下,2015年成立、在北京民宅起步的映客,在去年12月与宣亚国际的并购交易终止,曲线上市的计划失败后,今年迅速转战港股。 “映客的成功有当年做音乐的积累和反思。”奉佑生说,在技术层面,映客的核心团队从多米孵化出来,继承了移动技术上的经验,在商业模式和定位上的把握也有了更多积累。此前做音乐业务时天天思考怎么挣钱,做直播很快想明白了商业模式。 朱啸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自己当年选择投资时,把市面上做移动直播的公司都看了一遍,奉佑生是位扎实的创业者,话不多,但对于产品的思考和运营有深度,战略清晰。 至于成立仅三年就赴港上市,奉佑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他看重的是上市资本的平台价值。例如,上市后品牌知名度的提升,更好地吸引人才,以及借助国际化资本的一些杠杆做合适的资本运作、整合。 关于招股书中显示直播月活跃用户放缓等情况,奉佑生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应,2017年映客选择了减少广告投放,因为直播行业到了平台整理期,要核算整个ROI,自己不愿把钱花在一些制造繁荣的数据指标上。特别是在直播行业同质化竞争,映客选择了守住一线城市的定位和人群,自然放弃一部分人群。 对于直播业务未来的增长潜力,奉佑生称,映客成立只有三年,还有广告、会员等模式没启动,公司直到今年才开始有销售人员。上市后,在娱乐视频化领域坚持投入,下沉到二三线城市,同时也有四五条产品线在孵化中,例如教育领域的直播。 “新经济”降温了吗? 今年以来,伴随着港交所发布新规,允许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包括小米、美团点评、映客、猎聘、创梦天地、同程艺龙等一批新经济公司先后公布赴港IPO,港股市场正在迎来前所未有的资本盛宴。 但在映客之前,今年已经完成赴港上市的猎聘和汇付天下、小米均遭遇破发,而去年上市的新经济领域企业众安在线和易鑫早已跌破发行价。 Wind资讯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4日,在港股新增上市的百家企业中,75家企业存在破发的现象,破发率高达75%。 “新经济”降温了吗?此前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回应,所有改革要看大方向、大事件和大逻辑,真正有意义的改革不是一时兴起的事情。他称港交所没有绿色通道,“我们就是门口‘拿号’的,同股不同权的公司可以‘拿号’了。就改了这一件事情。” 奉佑生认为,检验一家公司的标准是不是连续的能对投资者交出超出预期的业绩和产品。如果投资者对新经济本身预期非常高,企业又以较高的价格发行,可能甚至会面临下跌。 他同时对记者分析,目前来看去杠杆周期较长,一二级市场价格倒挂现象,大家非常谨慎。这也意味着要阶段性地考验企业的商业模式,不是靠烧钱、投资来持续。 而刚刚上市的小米创始人雷军也对记者表示,今年计划上市的公司确实多,原因主要是公司发展到了一个阶段,加上过去一段时间市场比较好,但谁也没想到今年市场的波动。“但我认为公司选择上市的时机还是要看公司的发展状态。” 在朱啸虎看来,过去几年投资下去,今年开始到了收获季节,移动互联网上市潮刚刚开始,后面还会逐步有更多的互联网公司上市。 “过去一两百年都会有几个行业的黄金时代,行业黄金时代占据整体股市的市值比例在40%~50%,最早期黄金时代是地产、金融行业,现在信息公司占总上市公司市值比例还不到20%,远低于其他行业在它们黄金时代占总市值的比例。”朱啸虎表示。 过去,PC互联网公司的上市周期通常在六七年甚至更长,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映客、拼多多都成为了成立仅三年就上市的代表。“如果做对了方向,企业发展速度快,上市速度也会变得非常快。” 朱啸虎说。 对于资本寒冬的说法,朱啸虎也对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二三线基金可能没有钱了,一线基金还是有很多,未来行业会越来越集中化。”[详情]

第一财经日报 | 2018年07月13日 06:21
映客上市首日冲高 头部直播平台竞争加剧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 2018年07月13日 02:54
港股迎互娱企业上市高峰期 映客、指尖悦动携手挂牌
港股迎互娱企业上市高峰期 映客、指尖悦动携手挂牌

  港股迎互娱企业上市高峰期 映客、指尖悦动携手挂牌 每经记者 许恋恋 每经编辑 张海妮 7月12日,映客(03700,HK)、指尖悦动(06860,HK)、以齐家网为业务主体的齐屹科技(01739,HK)等8家企业,携手在港交所挂牌。四面铜锣一字排开,等待着这些公司的掌门人一一敲响,普天同庆的气氛让人有种“集体婚礼”的甜蜜感。有人戏称:“一天8家企业,港交所的锣都不够用了。”港交所工作人员称,一天8家公司敲锣尚属首次。 今年,港交所注定热闹非凡。此前小米赴港上市,港交所人头涌动,而之后美团、同城艺龙、创梦天地等多家公司将排队敲锣。《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这些在港交所上市的公司,互动娱乐领域尤其热闹。 ●映客成港交所“娱乐直播第一股” 直播行业的上市潮似乎已渐入佳境,目前直播类上市公司有YY、陌陌、天鸽互动、虎牙等。继虎牙赴美上市后,7月12日映客在港交所挂牌,发行价为3.85港元/股。在今年已经公开的赴港上市公司名单中,映客是唯一一家直播企业,成功上市后,映客成为港股市场“娱乐直播第一股”。 港股挂牌首日,映客开盘价为4.32港元,收盘价为4.26港元,较发行价涨逾10%,市值约85.86亿港元。作为对比,天鸽互动为72亿港元,虎牙为73.7亿美元。 映客的吸金能力已经被广泛探讨,一直坚持泛娱乐直播的映客的盈利模式简单清晰:提供平台,主播表演,用户充值。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映客的营收收益分别为2870.20万元(人民币,下同)、43.35亿元和39.42亿元。经调整后,纯利分别为146万元、5.68亿元和7.92亿元。 映客方面透露,目前公司手握近30亿元现金,未来将用于业务扩张及投资并购。不过,记者注意到,映客的收入结构也有短板——映客对直播的依赖较为严重,营收结构目前较为单一,未来是否会有更多的获利渠道? 对此,映客COO廖洁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认为加强业务是顶尖公司成长发展的必经之路,把主营业务经营好,才有更好的精力发展其他,现在收入来自于两大块:一块是直播,一块是广告。”廖洁鸣表示,2016年映客直播收入占比99.8%,2017年占比降到了99.4%,映客也成立独立的广告营收部门,将在广告业务上有更好的发展,也一定会在各种商业模式上做更多的探讨。 5月11日,直播平台虎牙赴美上市,在随后两个月的时间里,虎牙股价一路上涨,一度超过50美元关口。 有投资者认为,映客的盈利能力和其估值并不匹配,映客价值被严重低估。对此,映客CEO奉佑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的现金流很高,相信未来可以提供长远和持续增长给投资者,很重要的是让我们企业每年保持有节奏地增长,这是我很看重的。” 对于映客来说,上市只是第一步,基于B站和分众传媒是映客的基石投资者,未来映客将在视频社交上有所侧重,因为直播行业的用户红利已经基本被吃干净,直播企业需要寻找新的风口,并提前站上去。 ●年内港股挂牌首家游戏公司诞生 此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独家了解到,今年至少有6家游戏公司会选择赴港股上市。指尖悦动是年内第一家在港股挂牌的游戏公司,也是一家手游发行商,擅长SLG游戏(策略游戏)的发行。指尖悦动上市首日开盘报2.08港元,盘中破发,收盘报2.18港元,涨幅为5.31%。 招股书显示,指尖悦动2015~2017年营收分别为2.75亿元、9.85亿元及11.97亿元,均产生自销售公司发行的手机游戏中的虚拟物品,去年净利润达2.4亿元。成立5年间,公司正式发行了40款手机游戏,其中2014年发行的旗舰级SLG游戏《坦克前线》累计总流水达15亿元,现在仍然是指尖悦动最受欢迎的游戏之一。这款游戏2017年的营收达4.15亿元,较2016年有小幅度下滑。 记者注意到,指尖悦动在营收看涨的同时,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收益成本的增加,公司2017年收益成本较2016年猛涨了20.5%。 在整个行业迅速发展的同时,手机游戏发行行业竞争十分激烈。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中国有超过900名手机游戏发行商及逾200名第三方手机游戏发行商。行业风云变幻,指尖悦动的打法也需要调整,指尖悦动首席执行官刘杰7月12日表示,未来指尖悦动会战略性投资优秀的游戏研发商,提高游戏内容获取能力,同时建立内部游戏开发能力,推出自主游戏。  [详情]

每日经济新闻 | 2018年07月13日 01:43
登陆港股首日大涨 映客:互联网公司卖出硬件公司价格
登陆港股首日大涨 映客:互联网公司卖出硬件公司价格

  上市交易前,相比虎牙近百倍的市盈率,映客的PE不到10倍。即使是同期港股的大多数科技股上市时市盈率都在25倍以上。 7月12日,号称“全民直播”的映客(3700.HK)终于如愿上市,成为港交所直播第一股。以3.85港元开盘,截至9:35分,股价突破5.2港元,上涨超过30%,市值达到105亿元。 “映客,即将成为香港资本市场的娱乐直播第一股。”上市交易前一天,11日,映客CEO奉佑生向全体映客员工发了一封信。奉佑生在信中称,“我们没有BAT的加持和站队,是凭借自己不断进步的产品和技术创新能力,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这封信写于香港,上周他就到了香港。 “我们其实把一家互联网公司卖出了一家硬件公司的价格。”映客回复经济观察网关于估值话题时称。按目前3.85港元的定价,映客总市值约7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不超过65亿元。按定价上线算,映客最高估值或为105亿港元,约合88亿元人民币。按2017年净利润计,PE仅为8倍出头。 这是映客第二次冲击上市。 三年上市路 2015年,映客起步于北京西大望路的一栋二层小楼。5月份,核心产品映客App正式上线,主打秀场直播。最早的秀场直播大概可以追溯到2005年,专注陌生人视频交友的9158上线运营,将线下KTV搬到了线上,在PC上开设了一个个虚拟的秀场,被认为是现今秀场直播的雏形。 2015年也被称为直播元年。据艾媒咨询的数据,2015年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中国移动端直播的月活跃用户群由2012年的560万人增加至2017年的1.76亿人,年复合增长率为99.3%,预期于2022年将进一步增至5亿人。移动端直播市场规模由2012 年的人民币1.06亿元增至2017年的人民币25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00.0%,预期于2022 年将进一步增至人民币978亿元。 按平台的主要直播内容划分,移动端直播平台可大致分为泛娱乐直播平台、游戏直播平台及其他平台。泛娱乐直播平台的主播进入门槛一般较低且提供较丰富的直播内容,游戏直播平台一般相当依赖小部分优秀游戏主播,须向彼等支付大额签约费及与彼等分享较高比例收益。相比游戏直播平台,泛娱乐直播平台的用户一般更愿意消费。泛娱乐直播平台的付费用户比例及平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或收益)一般远高于游戏直播平台。 中国主要移动端直播平台包括映客、陌陌、YY直播、虎牙及斗鱼。中国互联网行业若干其他参与者包括快手及今日头条亦已开始移动端直播业务。 2008年,YY直播前身YY语音上线运行。点播视频平台大战之后,被戏称为“1.5版本”的弹幕式直播及短视频开始进入了大众的视野。而随着电竞的风行,2014年1月,斗鱼TV在武汉成立,抓住了游戏直播的机遇,迅速成长为国内游戏直播的平台巨头。 2016年也是千播混战的一年。2016年4月开始,映客直播打响了明星直播战,陆续借刘涛、Bigbang等超级明星入驻直播平台。美拍邀请TFBOYS组合以吸引90后群体,5月,具有微博内置功能的直播平台一直播上线,不久便邀请了韩国明星宋仲基在线直播,据称邀请费用达到千万元人民币……高峰时期,直播App轻易可以装满手机主页一屏。 这一年,映客实现营收43.35亿元人民币。2015年上线9个月实现营收2870万元。估值达到70亿元人民币。 2017年,映客开始谋求上市。 2017年5月10日,宣亚国际品牌管理(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后简称:宣亚国际,证券代码:300612)公告宣布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披露标的为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蜜莱坞正是映客的母公司。4个月后的9月4日,宣亚国际发布公告,拟以28.9亿元收购映客直播运营公司蜜莱坞48.2478%的股权,在交易完成后,宣亚国际将会称为蜜莱坞控股股东。 这次上市计划,被外界认为是投资者看空直播行业,急于套现走人。 在这次交易时披露的数据时:映客的累计用户数达2.5亿。彼时,宣亚国际还对拟收购的蜜莱坞公司未来三年利润做出了承诺,按照公告信息披露,2017-2019年承诺利润分别 为4.92亿、5.75亿、6.65亿元。 随后的消息是,2017年12月15日晚,宣亚国际发布公告宣布终止收购映客。 奉佑生在信中称,过去的2017年,每个月有超过250万人在映客发起直播。映客用户用超过127亿次观看,78亿次互动。映客在招股书中记录,截至2017年12月31日,平台共有3600万主播,67.2%的活跃主播年龄介乎18岁至27岁,其中55.3%为女性。观众用户超过1.945亿名,其中57.6%为18岁至27岁人群, 46.5%为女性。 半年后,映客登陆港交所。 估值之问 在映客谋求上市的一年多时间里,直播行业格局早已大变。 在资本层面,并购潮与上市潮迭起。 2017年,直播行业掀起一轮并购潮。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研究报告,2017年直播行业共发生17起融资并购,涉及16家直播平台,其中8家系A轮融资,融资并购涉及总金额超100亿元。与2016年相比,直播行业融资呈现出明显的头部化趋势:花椒直播、熊猫TV的融资额度都在10亿元量级。 2018年,直播行业则迎来上市潮。 5月11日,虎牙(HUYA)在纽交所敲钟上市,成为移动游戏直播第一股。7月11日虎牙的市值达到6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33亿元。6月7日,据南华早报援引知情者消息,斗鱼计划于第三季度在港进行7亿美元IPO,是虎牙拟募资不超过2亿美元的三倍。今年3月8日,斗鱼直播完成6.3亿美元融资。粗略估计,从成立至今,不包括未公布的D轮融资,斗鱼已获63亿元人民币融资。有媒体报道称,斗鱼的估值在200亿元人民币左右。 此前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底,虎牙的注册用户有2亿。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虎牙的平均月度活跃用户超过8,600万,其中移动MAUs有近3900万,比2016年同期增长了将近50%。2017年,虎牙实现营收3.4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超过170%。今年6曰6日,虎牙发布一季报显示已扭亏为盈。 映客在招股书中称,按2017年平均每月活跃主播数量计,映客是中国最大的移动端直播平台;按2017年收益计及按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计,映客分别是中国第二、及第四大移动端直播平台。2017年,映客实现收益人民币39.42亿元,市场占有率为15.3%。 2015年、2016年及2017年,映客经调整纯利分别为人民币150万元、人民币5.68亿元及人民币7.92亿元。截至2015年、2016年及2017年12月31日,映客的净负债分别为人民币61.5百万元、人民币13亿元及人民币16亿元。 在现金流方面,2017年映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7.43亿元,2016年这一指标是12.93亿元。此外,2017年投资与融资产生的现金流净额相较上一年度末也出现减少。 2017年,映客的毛利率为35.4%,相较2016年下滑2.4%,映客解释称毛利率下滑系2017年直播行业百花齐放,公司采取了控制销售和市场推广开支。从财报中可以看到,2017年映客的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为2016年的47.68%。 映客此次计划发售3亿股股份,每股招股价介于3.85港元至5港元。不计超额配股,映客此次IPO募资额为13亿港元至18亿港元。 对于映客的估值,映客称,“我们其实把一家互联网公司卖出了一家硬件公司的价格。” “从时间点上看,我们与小米等多家互联网公司一同上市,必定会被分散掉部分资金。但对于投资者而言,其实相对留出了更大的升值空间。” 映客称,“尽管近期香港资本市场环境不好,但是像映客这样垂直领域的互联网公司,还是要比一些硬件公司更值得投资。” 上市交易前,相比虎牙近百倍的市盈率,映客的PE不到10倍。即使是同期港股的大多数科技股上市时市盈率都在25倍以上。 映客回应其与虎牙的估值对比时称,“这个直观对比的“水位”差异,给映客在二级市场上留出了充分的投资和成长空间。” 寡头化竞逐:借力基石投资者与“直播+” 在寡头化趋势下,头部直播平台纷纷寻求差异化突围。 据媒体报道,6月14日,在 2018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暨腾讯电竞年度发布峰会上,斗鱼直播CEO陈少杰称,娱乐化是电竞产业发展的趋势,斗鱼将继续坚持“直播+”战略,还将加强在泛娱乐领域的布局,在短视频等方向上发力。 同样的场合,游戏直播平台虎牙CEO董荣杰着重阐述聚焦电竞体育业务的思路。 秀场直播起家的映客也在布局游戏直播,至于相关的运营数,映客回应称不便透露。 在更广的纬度上,映客将未来发展分为三个阶段: 短期:广告将成盈利增长点。在营收层面,映客的挑战之一是收入来源单一,视频直播收入占总收入比重超过9成。直播收入主要来自主播收入的分成。映客与主播共享主播所收取虚拟物品总值约31%。主播成本约占直播业务收益的55%。映客今年组建了单独的广告部门来发展广告业务,映客提供的资料称,2017年广告收入是16年的2.4倍。 中期:娱乐产业链化。“娱乐产业链化意味着映客以直播平台、千万主播和上亿用户基础为运营中枢,向娱乐产业链的头部迈进。不光意味着更大的变现能力,而是对娱乐产业链的整合、集成能力。”映客称。 长期:行业多元化。映客近两年在娱乐秀场直播之外,也有所尝试。即各种行业和形态的“直播+”,包括游戏直播、直播+电商、直播+体育、直播+在线教育等各种结合形式。 映客称,未来映客仍将延续娱乐视频化方向,今年会进一步丰富业务及产品形态,满足用户娱乐需求,将流行的娱乐活动以移动直播形式在网上呈现。而在战略资本的方向上,将会不断寻求并购和投资的的机遇。 上市前夕,分众传媒与Bilibili认购成为映客的基石投资者。这被认为是资本又看好直播的风向标。此前的代表案例是虎牙的上市。 映客也表示会借助基石投资者的力量。 分众传媒目前在楼宇视频媒体市场占有率达到95%、楼宇框架媒体市场占有率达70%、影院银幕媒体市场占有率达55%。渠道聚焦在城市核心生活区和商业区,在线下具有高频和垄断的优势。 映客告诉经济观察网,在其移动端直播平台地位稳固之后,积累的头部主播、内容和线下渠道之间是互取所需的关系。直播内容需要走出移动端,渗透到线下场景;线下场景则可以用优质内容来提升浏览效果。映客与分众联手也能使渠道下沉到二三线城市,拓宽营销地盘。 映客称,直播会推动线下渠道增加更多交互性,不断丰富线下场景。 “B站有大量二次元内容的年轻受众人群,和映客的直播内容之间,有互补性且并不隔阂,因为都是以娱乐为主线。不久前快手直播收购了另一家二次元站点A站,被认为快手凭借A站打通了多元化的出口。B站和映客之间的联手,异曲同工。B站经过这两年的扩张和并购之后,已把A站远远甩在身后。视频化社交,蕴含着更大的平台化商业机会。这也是渠道、内容相互融合的前景所在。”映客告诉经济观察网。 此外,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的付费用户数量与活跃主播数量下滑。映客称,下滑原因有以下几点:一是受春节档的影响,直播间里的主播们纷纷回到了老家,二是部分中尾部主播开始去尝试抖音短视频。 映客回应称,当去尝试抖音的主播发现没有获得有诱惑力的回报时,便会再次回归到映客上来。“我们预测,映客在今年第一季度经历的主播数下滑趋势,会在短时间内停止并回升。”映客还强调,即使在今年第一季度,映客的活跃主播数受影响出现下滑,但是观看人数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出现了上升,而且这个季度的收入还同比上升了。因为绝大部分的流量和收益,都来自头部主播和直播间,和经济价值最高的那部分用户。 对于未来提升计划,映客称要继续秉持全民直播理念,持续创新产品以拓展用户基础;进一步投资技术研发以提升用户体验;将延续娱乐视频化方向,拓展产品及服务。在与主播的关系上,映客将继续挖掘和培养不同才艺、不同特色的主播,为更多有人气或者有潜力的主播提供更多增值服务和运营资源,让主播在映客可以得到成长和更长远的发展。比如安排人气主播参与自制网剧的拍摄,与娱乐业其他参与者合作,助力其进军泛娱乐业,成为潜力新星。映客透露正在推出自制网剧。 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月活用户继续攀升至2525万人,月均付费用户数72.9万人,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540元人民币,第一季度充值总金额11.81亿元人民币。 映客提供的认购数据显示,公司共获5714份有效申请,认购合计8061.2万股香港发售股份,相当于可供认购香港发售股份总数3024.4万股的约2.67倍,IPO募资额约为10.49亿港元。 映客在招股书中称,假设发售价为每股发售股份4.43港元,将完成募资净额12.17亿港元,募资金额中将被用于5个方面,20%将进一步拓展业务及丰富平台展示的内容;20%用于进一步开发技术、提升研发实力, 特别是大数据及人工智能技术; 30%用于开展营销活动,扩大用户群及推广品牌;其余10%作补充一般营运资金。20%用于物色战略投资及收购机会;按照这一计划,约2.42亿元用于战略投资。 映客称,本次发行完后,映客账面囤了超30亿人民币现金,未来将用于业务扩张及投资并购。 [详情]

经济观察报 | 2018年07月13日 00:58
映客港股挂牌 盈利能力拳打影视龙头脚踏九成A股公司
映客港股挂牌 盈利能力拳打影视龙头脚踏九成A股公司

  来源:e公司官微 按照赚钱和上市速度,今天在香港上市的映客要碾压前两天上市的小米,该公司2015年成立之后,快速多轮融资,差一点装入A股公司,失败后转而到港股上市。因为公司IPO定价实在,今天挂牌后一度大涨42%,收盘上涨10.65%。 奉佑生创立映客的时候,直播行业已经强头林立,能在强头林立的直播行业撕开一道口子,是靠他对人性的洞察,简单而言就是:美女爱帅哥,帅哥吸引来美女,美女又会吸引来更多男青年,“任何一个社区只要有一个女生,自然会吸引200个男生”。 不仅映客赚钱,直播行业上市公司都很赚钱,像陌陌、YY这样的直播公司,一开始想做的并不是直播,但做了直播之后,才找到方向,就像当年那些互联网公司找不到北,通过做网游找到盈利模式一样。 直播是一个利润稳定的行业,同样靠颜值、才艺和粉丝吃饭,影视行业相对而言日子过得苦多了。 赚钱惊人 弗罗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以2017年计算,映客是中国第二大的移动端直播平台,营收为39.4亿元,市场占有率为15.3%,以2017年平均月活跃主播人数计算,映客以是中国最大的移动端直播平台。 2015年5月映客直播正式上线,映客创业初期,日活还不到10万人的时候,每天通过观众打赏获得的虚拟物品交易收入就有7-8万元,创业当年就实现盈利,2015年到2017年,映客的经调整纯利润分别为150万元增至7.9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219.1%。 与A股公司相比,映客直播去年的净利润则超过86%的A股公司去年净利润,超过张家港行、吴江银行等银行股,顺发恒业、浦东金桥等地产股。 全民直播是映客目前最赚钱的业务,从业务结构上看,映客目前收入也高度集中于直播。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映客直播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占比分别为94.6%、99.8%、99.4%。广告和其他收入占比不到1%。主播费是主要开支,2015至2017年,主播费分别占收益的37.9%,54%以及56.1%。 映客IPO的保荐人之一德银在最新报告指出,预计映客2018年的盈利将近10.16亿元,2019年、2020年预计盈利达到12.16亿元及13.94亿元。按此计算,映客招股PE只有8倍。 弯道超车 奉佑生2015年做映客,是受他在多米孵化出的音频直播产品“蜜live”启发,蜜live主要针对留学生,大约有一百万的用户数,上线一个月的收入几乎和整个公司的付费音乐收入持平。奉佑生感受到用户在互动直播中愿意付费。 直播行业的确有这个特点,就是观众愿意掏钱出来,商业模式容易成功,从一开始,映客的用户定位就是年轻女性,这来自于奉佑生对用户人群的精准洞察:男人爱美女,美女爱帅哥。他决定让映客先成为女性喜欢的时尚直播平台,然后藉此吸引男性用户。事实证明了奉佑生决定的正确性。 奉佑生被人称道之处,是他对人性的观察,他发现,互联网的发展有规律可循,无非是围绕人性来的。按照这样的逻辑,直播只不过是在解决人性的需求。直播成为了自由表达、自我价值放大的一种手段。在这里,主播和观众在互相排解孤独。 记者多年前采访天鸽互动,有高管也称他们的直播业务其实是一种“陪伴”。 奉佑生掏钱买来美颜技术,首先做起了频实时美颜,让每一个人直播的时候看起来又美又帅,自信心爆棚,主播高薪日结,下播就能提走收入,这就可以产生实时激励。 奉佑生表示,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其实也很少有这种能够3年快速成为一个爆款并且快速实现盈利的公司,业务增长太快,导致才30人的团队接不住,服务器经常崩坏,工程师晚上加班都顶不过来。 后来巨头也纷纷要进直播行业,映客到爱奇艺、院线等做广告,吸引消费者,等到客户增长到了一定级别,就站稳了脚跟。2015年7月,映客获得A8音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 到了11月、12月,映客数据迎来一波暴涨,进入了App Store排行榜前十。 成立一年时间,映客共完成4轮融资,融资总额4.8亿元,2017年06月21日,A股上市公司宣亚国际宣布将收购北京蜜莱坞(映客主体公司)48.2478%股权,估值为60.5亿元2017年12月,宣亚国际发布关于终止上述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意味着这场交易并没有完成。 赚钱机器 数据显示,天鸽互动2017年、经调整净利润为4.56 亿元,同比增长62.4%,目前市盈率为18,欢聚时代2017年净营收为115.948亿元,同比增长41.3%;净利润24.93亿元,同增63.6%,目前市盈率为26.8。陌陌2017年净营收达到87.38亿元,同增138%,净利润24.41亿元,同增108%。目前市盈率为63.3。 可以看到,从市盈率上看,映客相对是比较便宜的。 直播行业赚钱稳定,而且增长快,这两年影视行业也发展的不错,但是和直播行业一比,就显得寒酸多了,A股影视行业龙头华谊兄弟和光线传媒,去年不过赚了8亿多元,还主要是靠投资收益。 按道理而言,直播行业的主播们,大多是不出名的,即使有了名气进军影视业,也往往是不怎么入流的小角色,很难进入大众视线,直播平台和影视公司相比也不怎么出名,影视公司一般都很出名,经常做慈善拍卖聚会。直播平台更像一个踏实的技术平台。 但是,靠着众多很难混进影视圈的普通主播,却能让粉丝很轻易掏腰包,也许是前文所述陪伴需求,也许是情感上更为接近,直播行业收入非常稳定。影视是高风险行业,对少数明星和导演强依赖,票房具有不确定性,但是,靠着众多很难混进影视圈的普通主播,却能让粉丝很轻易掏腰包,也许是前文所述陪伴需求,也许是情感上更为接近,直播行业收入非常稳定。影视是高风险行业,对少数明星和导演强依赖,票房具有不确定性,拍摄影片之后,影视公司还要负责宣传推广,成本高,对渠道还有依赖性了,稍有不慎甚至会让整个公司破产。直播行业不用投资押注一个产品,主播要依赖平台,单个主播对公司的影响不大,自己掌握渠道,利润高。[详情]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证券综合 | 2018年07月12日 22:13
映客创始人:不依赖BAT不用被迫站队 没考虑发行CDR
映客创始人:不依赖BAT不用被迫站队 没考虑发行CDR

  映客创始人:不依赖BAT不用被迫站队,没考虑发行CDR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杨鑫倢 来源:澎湃新闻 7月12日,直播平台映客(3700.HK)登陆香港联合交所,成为港股娱乐直播第一股。 当天收盘,映客报4.26港元/股,涨10.65%,市值85亿港元,破除了近来新经济或是科技股上市破发的“魔咒”。 映客大涨的直接因素之一,可能是其发行价较低。映客3.85港元/股的发行价,处于发行定价区间的下限,按2017年净利润计,PE仅为8倍出头。按3.85港元的定价,映客总市值约77亿港元,不足虎牙市值的1/6。 映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奉佑生 资料图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映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奉佑生表示,“那一批新经济公司,投资者预期是非常高的,才造成很高的价格发行。” 奉佑生对澎湃新闻记者介绍,映客的发行价原来可以定得更高,“但我们认为,把价格(定得较低),让利给投资者,而不是说内地的一堆新经济跑到香港都是割韭菜,每个都是破发的。” 奉佑生称:“我们希望能够把价值真正地给投资者,短时间的估值对我们来说是并不看重的。重要的是让我们企业每年保持有节奏的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在海外上市的科技公司均考虑回A股发行CDR(中国存托凭证),不过奉佑生称没有考虑发行CDR,因为不符合其发行的标准,奉佑生笑说:“估值没到200亿。”不过奉佑生也表示,“我们三年做到现在也挺好的。” 与前段时间登陆资本市场的几家新经济公司阅文集团、易鑫、虎牙不同,映客此前的融资中,BAT并没有成为其主要的投资方,而多为财务投资者。在上市前的内部信中,奉佑生也称:“我们没有BAT的加持和站队,是凭借自己不断进步的产品和技术创新能力,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 奉佑生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在好像企业必须要依赖BAT才能成长似的,但我们企业不依赖BAT也能成长。不依赖BAT我们至少跟每个企业都可以有很好的合作关系,不用被迫站队。” “大家往往是被迫站队,其实只能选择一方,但你站完队,‘爹’能给你啥,给不了你啥。”奉佑生说。 这番话可谓意味深长,在互联网圈此前有段子称,现在的投资轮次是天使轮、A轮B轮C轮,BAT轮还有孙宏斌轮许家印轮……其中BAT是互联网圈创业公司所绕不开的三座大山,不少创业公司面临站队难题。 由此来看,映客依靠其“独立”,从众多巨头支持的直播平台中突围,确实不易。2016年直播行业火爆时,腾讯也推出了自己的直播平台Now直播、企鹅直播、花样直播,还投资了龙珠直播和斗鱼。与映客定位相似的花椒,背后则是周鸿祎的360。 在没有BAT加持的情况下,据映客招股书,按照2017年收益计算,映客是中国第二大的移动端直播平台,收益39.4亿元,市场占有率为15.3%,以2017年每月平均活跃用户数量计算,映客是中国最大的移动直播平台,而按照2017年每月平均付费用户数量计算,映客排名第四。 直播行业经历了2017年冷静期后,仍处于活跃和高增长状态的,斗鱼和虎牙均被腾讯战略投资,虎牙抢先登陆美股,花椒直播和六间房合并,而“孤独”的映客,在经历了冲击A股失败后,最终得以成功赴港上市。 对于映客未来的发展策略,奉佑生称,正在进行渠道下沉,“另外我们同时会有4、5条产品线,保证我们的爆款出来。” 目前,映客的主要收入来源于用户在平台上购买虚拟物品及服务,即用户付费,财务数据上,2017年映客的收益为39.4亿元,经调整纯利达到7.9亿元,2016年映客的收益为43.3亿元,经调整纯利为5.68亿元。 不过,随着短视频等竞争行业的强势崛起,用户流量被分流的同时,如何扩展平台的盈利手段和能力,是映客上市之后需要向投资者解答的问题。 谈及短视频对直播行业的冲击,奉佑生认为,直播与短视频的市场不一样,短视频是碎片化的娱乐方式,直播是有感情互动的娱乐场景。“其次,在与用户联络感情方面,短视频用户不能与视频制作者有直接联系,尽管用户很喜欢这个视频,也不能直接和视频制作者表达心中的想法。但直播就可以做到这一点,用户可以称赞主播,甚至还可以为主播打赏。” 对于收入来源单一的问题,在采访中,映客COO廖洁鸣称,将加强映客广告收入部分,并进行新模式的探索,“2016年我们的直播收入占总收入的99.8%,2017年我们的占比降到了99.4%,这意味着,2017年的广告收入是2014年的2.4倍,映客也成立了独立的广告营收部门,所以我也相信,在未来我们在广告业务上将会有更好的发展。” “映客仍将延续娱乐视频化方向,立足直播+娱乐以及直播+教育两大版块,并将进一步丰富业务及产品形态,满足用户娱乐需求,将流行的娱乐活动以移动直播形式在网上呈现。而在战略资本的方向上,将会不断寻求并购和投资的的机遇。另外映客今年的一个核心策略是下沉,从一线城市,先把映客的品牌的美誉度下沉到二三线 。 ”奉佑生说。[详情]

澎湃新闻 | 2018年07月12日 19:47
上市抢跑 映客求解直播天花板
上市抢跑 映客求解直播天花板

  来源:北京商报 从西大望路到维多利亚港,映客终于成为港交所娱乐直播第一股。7月12日,映客登陆香港联交所,开盘价4.32港元(3.68元),较3.85港元(3.28元)的发行价上涨12%,股价一度上涨超过40%。三年间映客在没有BAT加持的背景下完成了上市,期间经历了高光时刻也遭遇了业绩拷问。在网络直播进入精细化竞争后,完成上市的映客是否能找到持续增长的动力,铺设多元化的营收结构是行业关注的焦点。 3年实现上市 虽然三岁生日后一个月,映客如愿在港上市,但倒推三年,映客只是一家在北京西大望路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而一年前,映客还在为借道登陆A股摸索。2017年底,映客注入A股宣亚国际宣告失败。正是因为这一变故,映客的上市时间晚于赴美上市的游戏直播企业虎牙。 在香港资本市场,映客成为今年继小米、猎聘之后第三家国内互联网企业。与后两家企业不同的是,映客并未遭遇首日破发。开盘后映客股价一度上涨至5.4港元,涨幅超过40%。 映客创始人兼CEO奉佑生对此比较淡定,他认为股价的波动都是正常的,希望大家忘掉股价回归业务增长。 相关资料显示,以2017年收益计算,映客是中国第二大移动端直播平台,收益为39.4亿人民币,市场占有率为15.3%。以2017年平均月活跃主播人数计算,映客是中国最大的移动端直播平台。 按照首日最高股价计算,目前映客市值超过100亿港元(85.28亿元),对比虎牙68.06亿美元(454亿元)的市值差距不小,与虎牙的定价相比,映客也处于低位。 对此,奉佑生更希望外界关注映客的长远发展。奉佑生也更愿意用盈利数据来证明映客的潜力。自成立以来,映客已于各年度实现盈利。2015年-2017年,映客经调整的纯利润分别为150万元、5.68亿元和7.92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219.1%。 不过,在智察大数据分析师刘大伟看来,映客对于上市的迫切与直播市场的竞争有直接关系。虎牙已经登陆美股,斗鱼正在上市筹备中,花椒以及秒拍、小咖秀、一直播母公司一下科技也均被曝光上市进程。“直播企业需要为自己在资本市场提前占位,跳出直播外,短视频也已经开始侵蚀直播行业的市场空间。”刘大伟这样认为。 奉佑生对于短视频的侵蚀并不否认,不过在他看来,“这对于成熟的直播平台并不构成威胁。在流量大战中,为保证下游观看用户的体验,短视频平台可能不得不将头部内容的推荐权重提升,依靠头部内容来留住用户。这意味着,留给新创作者们的流量几近干涸。而映客的竞争力在于对普通人而言触手可及的流量资源。” 发展路径独立 映客强调的全民直播的竞争力还体现在平台与主播之间的扁平化管理关系上。 据介绍,映客鼓励相当部分用户成为主播,而非依赖少数高级主播。映客的主播大多是非专业表演者,并没有与映客或与映客合作的任何主播机构订立表演合同。这与其他的直播平台不同,其他平台包括短视频企业大部分都是通过工会来进行主播管理,或者说大部分主播是通过工会与平台进行合作的。 有观点认为,工会式的主播管理模式更集中化,可以节省管理成本和时间,不过奉佑生表示,“映客这种相对扁平化的管理模式更有助于平台与主播之间的合作”。 全民理念还体现在映客的持股模式上,上市前不到24个小时,奉佑生发布内部信宣布将实施全员持股计划,映客创始团队也仍掌握着大部分的股份和投票权。 根据招股书,上市前映客创始人团队共计持有公司30.32%的股权和投票权,其中奉佑生的持股比例为20.94%,联合创始人廖洁鸣和侯广凌分别占股4.69%,腾讯持股比例不足1%。 相比同行,奉佑生认为,“映客只有700多名员工,却管理着业内人数最多的主播团队。我们没有BAT的支持和站队,是凭借自己不断进步的产品和技术创新能力,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 不过,映客高管团队对直播行业整合、同行资金链断裂消息的影响未予否认。廖洁鸣表示,上述事件肯定会对直播行业存在影响,但不会是特别大的影响。“映客将推行‘直播+’策略,进一步丰富业务及产品形态以满足用户娱乐需求。”她进一步补充,“映客后期加入的短视频业务发展现状良好,已成为映客式社交圈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映客的差异化还体现在战略侧重上,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认为,相比已经上市的虎牙、B站和爱奇艺等泛竞争对手来说,映客过去的战略更保守,包括主播资源开拓、业务扩展、品牌推广等方面,这种战略落地是映客更注重盈利,忽视市场争夺。“随着映客上市获取融资,将有利于映客摆脱保守战略,而是更加积极地在新业务和技术方面推进。”李锦清表示。 求解营收单一 聚焦股价表现之外,业内人士对映客的营收规划也持续关注,营收结构单一也是需要解决的行业问题。 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映客的营收分别为2870.20万元,43.35亿元和39.42亿元,映客营收目前高度集中于直播收入,广告和其他收入占比不到1%。虎牙的主要营业收入同样来自于直播收入,2016年-2017年,虎牙的直播收入分别为7.92亿元、20.7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99.4%、94.7%。 在廖洁鸣看来,“单一营收模式是每一家企业发展的必经之路,多元化的营收结构是在基础业务的基础上的”。 她进一步介绍,目前映客的盈利模式包括提供平台,主播表演和用户充值。未来映客将聚焦三个方向:广告业务拓展、娱乐产业链化和多元化行业渗透,这也将是映客短、中、长期的成长空间所在。        在广告方面,今年映客成立了广告销售团队,在年度选秀活动《樱花女生》中,映客引入了碧生源和乔丹体育作为合作方,广告业务正在逐渐开启。映客6.0改版之后,将“动态”、“关注”等标签前置,推动了平台社交化,平台也扩展了多维场景,以期带动广告承载量和效果的提升。在继有的直播业务外,映客还计划推出新的独立应用,以建立产品矩阵。 毫无疑问,映客的以上商业化计划需要建立在主播、用户规模以及用户付费意愿上。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在中国的移动端直播平台中,映客的活跃主播为250万人,排名第一;营业收入39.4亿元,市场占有率为15.3%;季均付费人数250万,排名第二。 对比已经在港股上市的泛直播企业天鸽互动,虽然映客的活跃用户规模较小,但是用户付费能力更强。根据天鸽互动财报,2017年四季度天鸽互动月度活跃用户2.19亿人,季度付费用户109.8万人,季度用户平均收益为191元,同比增长5.5%。 映客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映客月度活跃用户数攀升至2525万人,自2017年二季度以来持续提升,平均月付费用户数量持续两个季度实现增长,达到72.9万人。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同比从202元上涨近1.67倍至540元。 在用户扩张上,映客计划开发更多玩法及功能和新的独立应用,用以巩固一二线城市用户,进一步渗透三四线市场用户。 站在宏观的角度,李锦清表示,映客的上市短期内并不会直接冲击直播行业市场格局,直播行业中玩家都是实力派,就算不上市在资金上也拥有较好的融资策略。但从长远发展来看,更早上市直播企业在探索新业务和新模式上的自由度会更大。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详情]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港股综合 | 2018年07月12日 17:04
映客上市 奉佑生还会“孤独”吗?
映客上市 奉佑生还会“孤独”吗?

  映客上市,奉佑生还会“孤独”吗? 来源: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12日电(常涛) 紧随小米,今日(7月12日),直播平台映客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交易。 此前一直奔波于路演的映客CEO奉佑生显得有些疲惫,在今日上午视频连线时,屏幕上的他不停打着哈欠。由于时间匆忙,奉佑生的午饭也不得不吃盒饭解决,因为紧接着,他要在香港海富中心一间会议室内接受媒体的采访。 前一天(7月11日),奉佑生发布内部信称,映客即将成为香港资本市场的娱乐直播第一股,并宣布将实施全员持股计划。同天早间,映客还发布公告,确定IPO价格为每股3.85港元,共发行3.0234亿股。 今日开盘后,映客股价报4.32港元,较发行价3.85港元上涨12.21%,盘前竞价成交4619.38万港元。盘中涨幅突破40%,截至下午三点,映客每股仍报4.30港元,涨幅为11.69%。 7月12日,直播平台映客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交易。图为敲钟现场 必然的选择 7月3日晚,奉佑生来到自己曾供职的A8音乐集团,进行了映客上市前的最后一次路演。他解释了自己做映客这个产品的原因:缓解孤独。 “我是一个比较宅、不善社交的人,但我想讲的一个核心观点是,越宅的人,越有可能做出好的社交产品,因为他最懂什么是孤独。”奉佑生说,“我认为孤独感会伴随一个人的一生,不可能永远解决,但是可以有所缓解。” 因为“孤独”,三年前,2015年5月,奉佑生创立了映客。彼时,移动直播发展如火如荼,没有意外,风口上的映客也很快受到了资本的追逐。 当年7月,映客就获得了多米音乐1000万元天使投资,4个月后再获赛富亚洲、金沙江创投和紫辉创投的数千万元A轮投资,2016年1月获昆仑万维6800万元A+轮融资。 2016年9月,A轮股东追投,腾讯跟投,映客估值70亿,一时风光无二。但没想到的是,这也是映客最后一次融资。 资本走向是市场最好的晴雨表。实际上,经历了2014年至2016年的狂热,流入直播市场的资本逐渐冷静下来,而在这背后,是直播风口将要逝去。 与此同时,直播平台还遭到了内容监管、短视频兴起的多重冲击,对“映客们”来说,想要进一步发展,尽早上市在某种程度上成了必然的选择。 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直播这个行业同质化比较严重,人员流动性大,缺少核心竞争力,一定会慢慢失去吸引力。从这点来说,它们(直播平台)一定是要走上市这条路的,而且越早越好。 其实,可以看到,2018年以来,中国新娱乐公司掀起了一股上市热潮,B站、爱奇艺、虎牙相继登陆美股,芒果TV也拟通过以注入快乐购的方式间接上市。秀场直播的另一玩家,花椒也在6月27日晚间宣布,将与六间房重组。 估值偏低? 今日,映客开盘报4.32港元,较发行价3.85港元上涨12.21%,盘前竞价成交4619.38万港元。10分钟后,映客涨幅扩大至35%,每股报5.20港元,15分钟后,涨幅突破40%。 对于映客开盘股价即上涨的原因,业内分析认为是映客给出了较低的定价和估值。 按照募资额来看,映客的最高估值为105亿港元,约合88亿元人民币。而联系到去年9月宣亚国际欲收购映客时给出的60亿估值,半年多过去,映客的估值仅涨了约20亿元。 而与映客的同业公司相比,更能看到其被低估的程度。虎牙拟IPO时,估值区间在160.35亿元到184.43亿元之间,现在则是约439亿元的市值。与陌陌相比,映客2017年收入是陌陌的46%,净利润是陌陌的37%,月活跃用户是陌陌的23%,但其映客的估值仅为目前陌陌市值的14%-17.5%。和YY相比的话,映客2017年的收入是YY的33.7%,净利润是YY的31.5%,月活跃用户是YY的30%,而YY市值目前约为53亿美元,由此来看,映客的估值仅约为YY的23%-28%。 从市盈率来看,彭博社给出的虎牙市盈率为93.73倍,而根据映客IPO的保荐人之一德银在最新报告中,预计映客2018年的盈利将近10.16亿元,2019年、2020年预计盈利达到12.16亿元及13.94亿元。照此看,映客超额配售后,市盈率约为7.4-9.6倍。这一市盈率不仅明显低于其同业公司虎牙,即便与此前港股上市科技公司普遍30倍以上的市盈率相比,映客也仍然是属于被低估的一方。 与另一家在港股上市的直播平台天鸽互动相比,截至2017年底,天鸽互动月活跃用户数约2400万,2017年营收10.05 亿元人民币,经调整净利润为 4.56 亿元。同期,映客2017年月活跃用户数约为2269万,2017年全年营收39.4亿元,净利润达到7.92亿元。而两家公司估值,天鸽互动目前估值约为71亿港币,映客估值77亿港币。 对此,奉佑生在7月12日连线时表示:“并不看重短时间的估值,我们的现金流很高,更相信未来映客能保持有节奏的增长。” 未来的故事 在敲钟仪式前的致辞中,奉佑生说,创业九死一生,上市水到渠成。然而,回看映客上市之路,并不顺利。 2017年6月,映客借钱给宣亚国际试图通过“卖身借壳”的方式实现曲线上市,但宣亚国际“蛇吞象”般的交易引发了质疑,并因万家文化影响而折戟沉沙。 数据的下跌、天花板显现也是映客目前所遇到的困境。招股书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的平均月活用户数为2525.4万人,环比微增0.30%,同比增长14.15%。而同期虎牙的月活数为9200万。 值得注意的是,映客的一些关键数据也在下降。招股书显示,在今年第一季度,映客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为72.9万人,环比增长11.8%,同比下降59.89%;平均每月活跃主播数量为92.5万人,环比下降38.6%,同比下降74.93%。 面对用户数的下滑,映客在产品和功能上做了不少尝试,比如尝试签约主播、做短视频、引入游戏直播,但均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 支撑映客上市的价值在哪?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认为,映客较早地踏入了移动直播这个行业,并成为头部的企业,它的品牌价值、用户价值、投资人关系、研发技术团队都是它的优势。至于上市以后的前景几何,则要看映客能否抓住下一波浪潮。 “目前来看,以斗鱼、虎牙为代表的游戏直播,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都是风口,最重要的是,映客能否探索出新的被市场接受的创意与玩法。”丁道师说。 目前,映客业务主要分为直播业务、网络广告和其他业务三大板块。而限制资本市场对其想象空间的一点,主要在于其收入大部分来自直播业务: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期间,直播业务所得占其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4.6%、99.8%、99.4%。 映客本身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香港路演中,映客表示此次所募集的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方面。未来映客将会聚焦广告业务拓展、娱乐产业链化和多元化行业渗透,这也是映客短、中、长期的成长空间所在。 在昨日的内部信中,奉佑生也透露,“我们内部推动的多个创新孵化项目也正如火如荼,未来我们将实施娱乐和教育的双引擎战略”。 对于基石投资者的选择,也表现出了映客长远的战略考量。映客的基石投资者是分众传媒和B站,映客接下来也有很多可以与这两家公司资源整合创新业务的想象空间。 奉佑生在6月27日中午在港举行的路演中透露,选择分众传媒和B站作为基石投资者是因为优势互补。“分众传媒在三百多个城市都有点,映客也是由无数小屏幕组成的。当下映客主要收入来自C端的打赏,广告未来是互补效应,映客也在探索线下小屏幕和大屏幕的互动。”他分析。(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详情]

中新经纬APP | 2018年07月12日 16:54
这是映客的黄昏吗?未来的走势又将如何呢?
这是映客的黄昏吗?未来的走势又将如何呢?

  来源:雪球  金融圈女神经 7月12日,独角兽“映客”终于上市了。 万万没想到,首日上涨10.7%,其中盘中一度涨幅40%,次日大涨17.4%,一时热度直追小米,简直是打破了近日港股“破发魔咒”。 然而,我早已看穿了这一切。发行价上,映客发行价3.85港币,对应市值78亿港币,对应2017年经调整的市盈率(P/E)仅为8倍左右。而小米的发行价,对应2017年盈利的市盈率则超过50倍。 那么,映客发行价为什么这么低?未来的走势又将如何呢? 1直播行业:风口已过,“剩者”难为王 实际上,自2015、16年的“千播大战”以来,直播的风口已经过去。 除了2018年春节前后的在线答题直播曾经兴起一股风潮之外,行业整体缺乏新的增长点。 用户规模增长非常缓慢,而用户增长是业绩增长的前提。毕竟,映客的主要收入是用户打赏给主播的收益分成,映客一般实际分得45%。 其中,映客所在“网络直播”(秀场类直播)这个领域,又是增长最为缓慢的一个细分领域。 我一个直观的感觉是,身边玩映客的人越来越少,玩抖音、快手的人越来越多。 而不同直播app的市场渗透率变化趋势,更能直观地反应不同app的变化趋势。 斗鱼、虎牙等偏游戏直播的app,由于内容的独特性、游戏玩家群体的庞大,用户渗透率仍保持增长。 而作为网络直播的映客,市场渗透率则持续走低,陷入与其他app的缠斗。 映客招股书披露的数字,也很直观地反映了这种趋势: 活跃用户自2017年以来基本不再增长,而付费用户人数亦不断减少。2018年1季度小幅反弹。而月均活跃主播数亦从2016年的54万人、17年的25万人,降至18年1季度的月均9万人,可谓断崖式下跌…… 而与同行比起来,业务单薄的映客,表现明显落后。 社交加持的陌陌月活用户从17年Q1的8520万增至目前的1.03亿. 游戏背景的YY和虎牙同期从6260万增至目前的7760万. 而同期映客月活仅从2212万增至2525万…… 不过,还是有好消息的。 映客人均月充值金额持续上升,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映客的收入增长压力。 看起来,留下的用户都是土豪啊!(近期看到很多公司会计挪用xx万公款打赏平台主播,不明觉厉……) 当然,人民群众的娱乐需求是不会消失的。 从映客流失的用户,有很大比例都流向了短视频app。截至2018年6月,抖音的日活用户已经超过1.5亿,月活用户超过3亿,快手月活用户也早早突破2亿。 真是应了那句话“打败你的不是同行,而是时代”啊! 2映客的对策 面临用户流失的压力,映客亦采取了多种措施应对: 1,直播对战。即两名主播连麦PK,在对战时间内,获得更多打赏的主播胜出。该方式极大刺激了用户的付费意愿,用户付费环比增加近62.8%。 2,三连麦。即让观众与主播连麦,一起唱歌或玩游戏。(图为马东老师体验三连麦 3,多人直播间。最多支持6名主播在同一直播间互动,一起表演。 4,语音直播。鼓励害羞的人、播音群体与观众互动。感觉要抢喜马拉雅的饭碗? 但是,虽然映客采取了种种措施,却并未改变其用户流失的窘境。大势不可违,映客要想靠直播翻盘,看起来太难了。 我掐指一算,参考陌陌、抖音等巨头,结合社交、短视频、网红电商,可能会是映客的希望。但竞争激烈,难度一点也不小。 3映客的未来:会是下一个9158吗? 说到映客的未来,其实有一位在港交所上市的前辈,完全可以拿来对比。 那就是天鸽互动(1980.HK),其境内运营实体是直播平台9158,是PC时代的直播王者,可谓是国内直播行业的鼻祖。 自2014年7月上市以来,天鸽互动的股价走势是:整体波波折折,但整体而言过去四年的股价涨幅基本为零。 财务方面,公司2014-2017年的收入分别为6.9亿、6.8亿、8.4亿、9.2亿,平均每年增长约10%,增加的很慢。净利润分别为-1.1亿、1.5亿、2.3亿、3.2亿元。好在公司在收入增长乏力的情况下,还很努力的在提升盈利能力。 可是,天鸽互动的股价表现,依然如此一般。市场的主要顾虑是: 1)从PC到移动时代,传统直播龙头能否转型; 2)用户和收入增速较为缓慢,潜在成长性有限; 3)单一的产品矩阵。 可是,这三个问题,在映客身上都有: 1)在直播向短视频转移的时代,映客如何抵御抖音、快手们的侵袭? 2)在活跃用户数陷入瓶颈甚至下滑的背景下,如何充分挖掘用户价值? 3)陌陌有社交+直播,YY有游戏+直播,天鸽也通过收购实现美颜相机+直播,映客如何丰富自身产品矩阵,寻找新的增长点?这一条显得迫在眉睫。 种种不确定性,成为笼罩在映客身上的阴霾。 但愿,这不是映客的黄昏。[详情]

折戟A股映客低估值登陆港股受追捧 面临短视频冲击
折戟A股映客低估值登陆港股受追捧 面临短视频冲击

  折戟A股映客低估值登陆港股 用户增长放缓面临短视频冲击 本报记者 周松清 重庆报道 折戟A股之后,映客直播终于在港股实现上市梦。 7月12日上午,随着一声锣响,映客直播在港股成功上市,代码3700,发行价3.85港元/股,按此计算其IPO估值在77.6亿港元,发行PE不足10倍,这在互联网企业中实属少见。 得益于其低估值上市,映客直播受到港股投资者热捧。 7月11日晚间披露的配售结果显示,映客直播获得5714份有效申请,认购合计8061.2万股香港发售股份,相当于可供认购香港发售股份总数3024.4万股的约2.67倍。基石投资者为分众传媒和B站,所募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等方面。 7月12日映客直播早盘涨幅一度达到40.26%,截至收盘报收4.26港元/股,涨幅10.65%,市值达85.9亿港元。尽管受市场热捧,但映客直播面前也并非坦途,盈利模式单一、用户增长放缓、短视频冲击等问题都亟待解决。 映客直播相关人士就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单一业务其实是每一间企业起步发展的必经之路,我们认为做企业应当有匠心精神。以后映客仍将延续娱乐视频化方向,立足直播+娱乐以及直播+教育两大板块,进一步丰富业务及产品形态.” 该人士还透露,在战略资本的方向上,公司“将会不断寻求并购和投资的机遇。另外今年的一个核心策略是下沉,从一线城市,先把映客的品牌的美誉度下沉到二三线”。 低估值上市受追捧 映客直播的上市路并非坦途。 早在2017年9月,映客直播就曾试图通过和宣亚国际(300612.SZ)资产重组实现借壳上市,宣亚国际公告拟以现金方式收购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48.2478%的股权,交易价格28.9亿元。 按此计算,当时映客直播估值约在60.5亿元。不过,该重组受到多方质疑,最终宣亚国际于当年12月宣布重组失败。 从今年3月份开始,映客直播寻求港股独立上市。 招股书显示,映客过去三年连续盈利并高增长,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公司经调整纯利分别为150万元、5.68亿元及7.92亿元。高盈利下,映客直播却选择了低估值发行。按照3.85港元发行价映客直播IPO估值在77.6亿港元,折合人民币不超过65亿元。 对于为何低价发行,前述受访人士告诉记者:“我们并不着眼于目前的定价,客观来说,定价受很多市场因素影响。映客重视的是未来,期望低位定价能为投资者让出更多盈利空间。” 基岩资本副总裁杜坤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低估值的优质公司一直是市场努力寻找的买入标的,映客以低估值IPO受到市场追捧也在意料之中。低估值成功帮助映客迅速在香港市场上打开了局面。” 低价策略也在首秀获得成功,映客直播早盘涨幅一度超40%。 同时,映客直播亮眼的财务数据和市场占有率也是投资者们信心满满的来源。 映客招股书显示,目前映客直播在移动端直播领域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二,为15.3%,2017年活跃主播人数排第一,为1300万人,2017年付费用户排名第二,为790万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映客已吸引逾1.945亿名注册用户。 不惧短视频冲击? 不过,随着以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崛起,直播市场正遭受分流危机。 招股书显示,映客平均月活用户数在2016年第四季度达到顶峰,为3000.6万人,之后迅速下跌,随后则一直在2000万到2530万之间徘徊。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月付费用户数同比大幅下滑,从2017年第一季度的182.4万人,减少到72.9万人,降幅达60%。 QuestMobile发布的《2017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报告》显示,去年短视频独立行业用户已突破4.1亿人。在6月21日抖音发布会上,其披露的国内日活用户已突破1.5亿,月活用户超过3亿。 面对来势汹汹的短视频浪潮,前述映客直播人士认为:“直播与短视频的市场不一样,短视频是碎片化的娱乐方式,直播是有感情互动的娱乐场景,故两者还是有差异性。我们也十分欢迎短视频公司的出现,令到更多用户参与到移动端的娱乐消费,这样可以扩大整个市场规模。” 同时,映客认为现在直播市场仍处在快速发展期。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中国移动直播月活用户群由2012年的560万人增长至2017年的1.76亿人,复合增长率为99.3%,预计2022年将进一步增至5.01亿人,复合年增长率为23.3%。 基岩资本副总裁杜坤则表示:“和几年前直播行业拥有巨大的增量市场相比,今年以来直播平台已逐步进入存量博弈时代,成功上市会给直播公司带来资源和流量上的集中效应。预计在近一两年,直播行业将进入激烈的竞争阶段,各个市场参与者对不同层次资本市场的运作能力将对其发展产生明显的影响。”(编辑:郑世凤)[详情]

成立三年即上市 映客凭什么?
成立三年即上市 映客凭什么?

  成立三年即上市 映客凭什么 记者 刘佳 今年以来,伴随着港交所发布新规,允许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包括小米、美团点评、映客、猎聘、创梦天地、同程艺龙等一批新经济公司先后公布赴港IPO 视觉中国图 7月12日上午,重新装修的港交所大厅里摆放了四面锣。 当天,港交所迎来了8家公司挂牌上市。8家公司中有映客、齐屹科技和指尖悦动3家科技相关公司。 “和PC互联网时代不同,移动互联网公司如果做对了方向,上市速度非常快。”映客投资人、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他认为,移动互联网上市潮刚刚开始。映客令朱啸虎获得超40倍回报。 互联网不是来骗钱的 7月12日中午,在港交所完成敲钟仪式的映客CEO奉佑生匆匆吃了一份盒饭,开始接受媒体采访。 映客的上市打破了近期科技股开盘破发的魔咒。“谈不上多么激动,很平静。”奉佑生对第一财经说自己很“佛系”。 对于定价,奉佑生告诉记者,映客经过慎重考虑决定选择了发行价区间3.85至5港元的下限定价。他称映客的现金流很好,融资不是映客上市最看重的,这个定价是希望让利投资人,并且树立市场信心,“让大家知道我们互联网不是来骗钱的。” 奉佑生在2004年加入A8音乐网,此后创办多米音乐,后者在2016年9月挂牌新三板,但在今年黯然离场。相比之下,2015年成立、在北京民宅起步的映客,在去年12月与宣亚国际的并购交易终止,曲线上市的计划失败后,今年迅速转战港股。 “映客的成功有当年做音乐的积累和反思。”奉佑生说,在技术层面,映客的核心团队从多米孵化出来,继承了移动技术上的经验,在商业模式和定位上的把握也有了更多积累。此前做音乐业务时天天思考怎么挣钱,做直播很快想明白了商业模式。 朱啸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自己当年选择投资时,把市面上做移动直播的公司都看了一遍,奉佑生是位扎实的创业者,话不多,但对于产品的思考和运营有深度,战略清晰。 至于成立仅三年就赴港上市,奉佑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他看重的是上市资本的平台价值。例如,上市后品牌知名度的提升,更好地吸引人才,以及借助国际化资本的一些杠杆做合适的资本运作、整合。 关于招股书中显示直播月活跃用户放缓等情况,奉佑生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应,2017年映客选择了减少广告投放,因为直播行业到了平台整理期,要核算整个ROI,自己不愿把钱花在一些制造繁荣的数据指标上。特别是在直播行业同质化竞争,映客选择了守住一线城市的定位和人群,自然放弃一部分人群。 对于直播业务未来的增长潜力,奉佑生称,映客成立只有三年,还有广告、会员等模式没启动,公司直到今年才开始有销售人员。上市后,在娱乐视频化领域坚持投入,下沉到二三线城市,同时也有四五条产品线在孵化中,例如教育领域的直播。 “新经济”降温了吗? 今年以来,伴随着港交所发布新规,允许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包括小米、美团点评、映客、猎聘、创梦天地、同程艺龙等一批新经济公司先后公布赴港IPO,港股市场正在迎来前所未有的资本盛宴。 但在映客之前,今年已经完成赴港上市的猎聘和汇付天下、小米均遭遇破发,而去年上市的新经济领域企业众安在线和易鑫早已跌破发行价。 Wind资讯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4日,在港股新增上市的百家企业中,75家企业存在破发的现象,破发率高达75%。 “新经济”降温了吗?此前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回应,所有改革要看大方向、大事件和大逻辑,真正有意义的改革不是一时兴起的事情。他称港交所没有绿色通道,“我们就是门口‘拿号’的,同股不同权的公司可以‘拿号’了。就改了这一件事情。” 奉佑生认为,检验一家公司的标准是不是连续的能对投资者交出超出预期的业绩和产品。如果投资者对新经济本身预期非常高,企业又以较高的价格发行,可能甚至会面临下跌。 他同时对记者分析,目前来看去杠杆周期较长,一二级市场价格倒挂现象,大家非常谨慎。这也意味着要阶段性地考验企业的商业模式,不是靠烧钱、投资来持续。 而刚刚上市的小米创始人雷军也对记者表示,今年计划上市的公司确实多,原因主要是公司发展到了一个阶段,加上过去一段时间市场比较好,但谁也没想到今年市场的波动。“但我认为公司选择上市的时机还是要看公司的发展状态。” 在朱啸虎看来,过去几年投资下去,今年开始到了收获季节,移动互联网上市潮刚刚开始,后面还会逐步有更多的互联网公司上市。 “过去一两百年都会有几个行业的黄金时代,行业黄金时代占据整体股市的市值比例在40%~50%,最早期黄金时代是地产、金融行业,现在信息公司占总上市公司市值比例还不到20%,远低于其他行业在它们黄金时代占总市值的比例。”朱啸虎表示。 过去,PC互联网公司的上市周期通常在六七年甚至更长,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映客、拼多多都成为了成立仅三年就上市的代表。“如果做对了方向,企业发展速度快,上市速度也会变得非常快。” 朱啸虎说。 对于资本寒冬的说法,朱啸虎也对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二三线基金可能没有钱了,一线基金还是有很多,未来行业会越来越集中化。”[详情]

映客上市首日冲高 头部直播平台竞争加剧
映客上市首日冲高 头部直播平台竞争加剧

  继游戏直播第一股虎牙直播5月11日登陆纽交所后,映客(港股03700)于7月12日在港交所上市,成港股娱乐直播第一股。凭借较低的估值和行业少有的盈利能力,映客以4.32港元开盘后(发行价3.85港元),股价一度涨逾40%,打破了近期港股频频破发的局面,市值也一度突破100亿港元,最终收盘涨10.65%至4.26港元,总市值85.86亿港元。 不过随着直播风口远去,头部平台竞争加剧,市场认为过度依赖直播业务的映客增长仍存隐忧。 盈利能力远超“视频三杰” 不同于直播和视频类行业公司的烧钱现状,映客近三年的净利润分别达150万元人民币、5.682亿元人民币及7.92亿元人民币。公司目前的盈利能力远超今年登陆美股市场且受到追捧的“视频三杰”——哔哩哔哩、爱奇艺和虎牙直播。上市前“视频三杰”均现亏损,即便在2018年一季度虎牙直播实现净利3140万元人民币,顺利扭亏,但仍不及映客表现。 德银预计,上市后映客的净利润将持续增长,2018年的净利将接近10.16亿元人民币,2019年、2020年净利将达到12.16亿元人民币及13.94亿元人民币。 盈利增长的背后是庞大的用户支撑。成立三年的映客已拥有3680万主播和1.945亿用户。截至2017年,映客在移动端直播平台的市场占有率达到15.3%,位于行业第二,领先第三名0.3个百分点。 市场分析人士表示,映客上市首日股价大涨除值得肯定的盈利能力外,其估值也是吸引投资者关注的焦点之一。此前安信国际曾发布报告称,映客招股定价3.85-5.00港元,公司2017年经调整净利润为7.9亿人民币,发行后市值对应公司2017年映客全面摊薄备考市盈率为8.3-10.8倍,低于美股上市的传媒类公司陌陌和欢聚时代,以及近期在美股上市的虎牙直播。另有分析指出,鉴于后期映客有望纳入港股通,能获得内地资金的加持,这也让其估值空间产生更大的想象力。 直播风口远去增长存隐忧 值得关注的是,在映客的直播、网络广告和其他业务三大业务板块中,直播业务占其总收入的比重一直居高不下,2015年至2017年,映客直播业务占其总收入的比重分别达94.6%、99.8%、99.4%。但经历2017年行业管制和加速洗牌后,直播行业风口已去,加上快手和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快速崛起造成用户分流,映客的直播核心数据直线下降。 映客招股书显示,映客平均月活用户数在2016年第四季度达到3000.6万人顶峰后,迅速下滑,此后在2030万人到2530万人区间徘徊。与此同时,行业增速也逐年下滑,据统计2016年至2019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增长率分别为60.6%、28.4%、15.6%和10.2%。 用户规模增速放缓也拉低了公司营收水平。招股书显示,成立于2015年3月的映客,当年实现营收2870万元人民币,2016年业绩达到峰值,实现营收43.35亿元人民币,涨幅高达15004%,而2017年则下滑近10%,营收为39.42亿元人民币。 为摆脱对直播业务模式的过度依赖,映客首席运营官(COO)廖洁鸣表示,目前映客已成立独立的广告营收部门,2017年广告营收规模大幅提高,映客上市后也将会继续探索“直播+”等商业模式。招股书显示,除娱乐秀场直播之外,映客还持续发力包括直播+电商、直播+体育、直播+在线教育等各种结合形式,通过打造超级IP,刺激优质内容沉淀。 值得关注的是,在经历了2017年的行业管制和行业洗牌后,一线直播平台已建立起竞争壁垒。而在虎牙直播和映客相继上市的同时,斗鱼、花椒也正在加速资本运作,且均被传出将在年内完成IPO的消息,这意味着新玩家进入的可能性将进一步降低。 不过存活下来的一线平台竞争也日渐激烈,各大平台开始向专业化精深发展,其中虎牙直播和斗鱼聚焦游戏直播,映客和花椒的侧重点则放在娱乐领域。另有分析指出,互联网巨头间的生态链竞争也将成为直播平台角逐的关键。其中腾讯除自有腾讯NOW直播、QQ空间直播、企鹅直播平台外,还投资了斗鱼直播和虎牙直播;阿里巴巴则在其体系内投资了合一集团、微博、陌陌;百度为巩固自身优势将直播功能与地图、视频等现有业务相结合。[详情]

港股迎互娱企业上市高峰期 映客、指尖悦动携手挂牌
港股迎互娱企业上市高峰期 映客、指尖悦动携手挂牌

  港股迎互娱企业上市高峰期 映客、指尖悦动携手挂牌 每经记者 许恋恋 每经编辑 张海妮 7月12日,映客(03700,HK)、指尖悦动(06860,HK)、以齐家网为业务主体的齐屹科技(01739,HK)等8家企业,携手在港交所挂牌。四面铜锣一字排开,等待着这些公司的掌门人一一敲响,普天同庆的气氛让人有种“集体婚礼”的甜蜜感。有人戏称:“一天8家企业,港交所的锣都不够用了。”港交所工作人员称,一天8家公司敲锣尚属首次。 今年,港交所注定热闹非凡。此前小米赴港上市,港交所人头涌动,而之后美团、同城艺龙、创梦天地等多家公司将排队敲锣。《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这些在港交所上市的公司,互动娱乐领域尤其热闹。 ●映客成港交所“娱乐直播第一股” 直播行业的上市潮似乎已渐入佳境,目前直播类上市公司有YY、陌陌、天鸽互动、虎牙等。继虎牙赴美上市后,7月12日映客在港交所挂牌,发行价为3.85港元/股。在今年已经公开的赴港上市公司名单中,映客是唯一一家直播企业,成功上市后,映客成为港股市场“娱乐直播第一股”。 港股挂牌首日,映客开盘价为4.32港元,收盘价为4.26港元,较发行价涨逾10%,市值约85.86亿港元。作为对比,天鸽互动为72亿港元,虎牙为73.7亿美元。 映客的吸金能力已经被广泛探讨,一直坚持泛娱乐直播的映客的盈利模式简单清晰:提供平台,主播表演,用户充值。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映客的营收收益分别为2870.20万元(人民币,下同)、43.35亿元和39.42亿元。经调整后,纯利分别为146万元、5.68亿元和7.92亿元。 映客方面透露,目前公司手握近30亿元现金,未来将用于业务扩张及投资并购。不过,记者注意到,映客的收入结构也有短板——映客对直播的依赖较为严重,营收结构目前较为单一,未来是否会有更多的获利渠道? 对此,映客COO廖洁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认为加强业务是顶尖公司成长发展的必经之路,把主营业务经营好,才有更好的精力发展其他,现在收入来自于两大块:一块是直播,一块是广告。”廖洁鸣表示,2016年映客直播收入占比99.8%,2017年占比降到了99.4%,映客也成立独立的广告营收部门,将在广告业务上有更好的发展,也一定会在各种商业模式上做更多的探讨。 5月11日,直播平台虎牙赴美上市,在随后两个月的时间里,虎牙股价一路上涨,一度超过50美元关口。 有投资者认为,映客的盈利能力和其估值并不匹配,映客价值被严重低估。对此,映客CEO奉佑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的现金流很高,相信未来可以提供长远和持续增长给投资者,很重要的是让我们企业每年保持有节奏地增长,这是我很看重的。” 对于映客来说,上市只是第一步,基于B站和分众传媒是映客的基石投资者,未来映客将在视频社交上有所侧重,因为直播行业的用户红利已经基本被吃干净,直播企业需要寻找新的风口,并提前站上去。 ●年内港股挂牌首家游戏公司诞生 此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独家了解到,今年至少有6家游戏公司会选择赴港股上市。指尖悦动是年内第一家在港股挂牌的游戏公司,也是一家手游发行商,擅长SLG游戏(策略游戏)的发行。指尖悦动上市首日开盘报2.08港元,盘中破发,收盘报2.18港元,涨幅为5.31%。 招股书显示,指尖悦动2015~2017年营收分别为2.75亿元、9.85亿元及11.97亿元,均产生自销售公司发行的手机游戏中的虚拟物品,去年净利润达2.4亿元。成立5年间,公司正式发行了40款手机游戏,其中2014年发行的旗舰级SLG游戏《坦克前线》累计总流水达15亿元,现在仍然是指尖悦动最受欢迎的游戏之一。这款游戏2017年的营收达4.15亿元,较2016年有小幅度下滑。 记者注意到,指尖悦动在营收看涨的同时,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收益成本的增加,公司2017年收益成本较2016年猛涨了20.5%。 在整个行业迅速发展的同时,手机游戏发行行业竞争十分激烈。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中国有超过900名手机游戏发行商及逾200名第三方手机游戏发行商。行业风云变幻,指尖悦动的打法也需要调整,指尖悦动首席执行官刘杰7月12日表示,未来指尖悦动会战略性投资优秀的游戏研发商,提高游戏内容获取能力,同时建立内部游戏开发能力,推出自主游戏。  [详情]

登陆港股首日大涨 映客:互联网公司卖出硬件公司价格
登陆港股首日大涨 映客:互联网公司卖出硬件公司价格

  上市交易前,相比虎牙近百倍的市盈率,映客的PE不到10倍。即使是同期港股的大多数科技股上市时市盈率都在25倍以上。 7月12日,号称“全民直播”的映客(3700.HK)终于如愿上市,成为港交所直播第一股。以3.85港元开盘,截至9:35分,股价突破5.2港元,上涨超过30%,市值达到105亿元。 “映客,即将成为香港资本市场的娱乐直播第一股。”上市交易前一天,11日,映客CEO奉佑生向全体映客员工发了一封信。奉佑生在信中称,“我们没有BAT的加持和站队,是凭借自己不断进步的产品和技术创新能力,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这封信写于香港,上周他就到了香港。 “我们其实把一家互联网公司卖出了一家硬件公司的价格。”映客回复经济观察网关于估值话题时称。按目前3.85港元的定价,映客总市值约7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不超过65亿元。按定价上线算,映客最高估值或为105亿港元,约合88亿元人民币。按2017年净利润计,PE仅为8倍出头。 这是映客第二次冲击上市。 三年上市路 2015年,映客起步于北京西大望路的一栋二层小楼。5月份,核心产品映客App正式上线,主打秀场直播。最早的秀场直播大概可以追溯到2005年,专注陌生人视频交友的9158上线运营,将线下KTV搬到了线上,在PC上开设了一个个虚拟的秀场,被认为是现今秀场直播的雏形。 2015年也被称为直播元年。据艾媒咨询的数据,2015年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中国移动端直播的月活跃用户群由2012年的560万人增加至2017年的1.76亿人,年复合增长率为99.3%,预期于2022年将进一步增至5亿人。移动端直播市场规模由2012 年的人民币1.06亿元增至2017年的人民币25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00.0%,预期于2022 年将进一步增至人民币978亿元。 按平台的主要直播内容划分,移动端直播平台可大致分为泛娱乐直播平台、游戏直播平台及其他平台。泛娱乐直播平台的主播进入门槛一般较低且提供较丰富的直播内容,游戏直播平台一般相当依赖小部分优秀游戏主播,须向彼等支付大额签约费及与彼等分享较高比例收益。相比游戏直播平台,泛娱乐直播平台的用户一般更愿意消费。泛娱乐直播平台的付费用户比例及平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或收益)一般远高于游戏直播平台。 中国主要移动端直播平台包括映客、陌陌、YY直播、虎牙及斗鱼。中国互联网行业若干其他参与者包括快手及今日头条亦已开始移动端直播业务。 2008年,YY直播前身YY语音上线运行。点播视频平台大战之后,被戏称为“1.5版本”的弹幕式直播及短视频开始进入了大众的视野。而随着电竞的风行,2014年1月,斗鱼TV在武汉成立,抓住了游戏直播的机遇,迅速成长为国内游戏直播的平台巨头。 2016年也是千播混战的一年。2016年4月开始,映客直播打响了明星直播战,陆续借刘涛、Bigbang等超级明星入驻直播平台。美拍邀请TFBOYS组合以吸引90后群体,5月,具有微博内置功能的直播平台一直播上线,不久便邀请了韩国明星宋仲基在线直播,据称邀请费用达到千万元人民币……高峰时期,直播App轻易可以装满手机主页一屏。 这一年,映客实现营收43.35亿元人民币。2015年上线9个月实现营收2870万元。估值达到70亿元人民币。 2017年,映客开始谋求上市。 2017年5月10日,宣亚国际品牌管理(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后简称:宣亚国际,证券代码:300612)公告宣布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披露标的为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蜜莱坞正是映客的母公司。4个月后的9月4日,宣亚国际发布公告,拟以28.9亿元收购映客直播运营公司蜜莱坞48.2478%的股权,在交易完成后,宣亚国际将会称为蜜莱坞控股股东。 这次上市计划,被外界认为是投资者看空直播行业,急于套现走人。 在这次交易时披露的数据时:映客的累计用户数达2.5亿。彼时,宣亚国际还对拟收购的蜜莱坞公司未来三年利润做出了承诺,按照公告信息披露,2017-2019年承诺利润分别 为4.92亿、5.75亿、6.65亿元。 随后的消息是,2017年12月15日晚,宣亚国际发布公告宣布终止收购映客。 奉佑生在信中称,过去的2017年,每个月有超过250万人在映客发起直播。映客用户用超过127亿次观看,78亿次互动。映客在招股书中记录,截至2017年12月31日,平台共有3600万主播,67.2%的活跃主播年龄介乎18岁至27岁,其中55.3%为女性。观众用户超过1.945亿名,其中57.6%为18岁至27岁人群, 46.5%为女性。 半年后,映客登陆港交所。 估值之问 在映客谋求上市的一年多时间里,直播行业格局早已大变。 在资本层面,并购潮与上市潮迭起。 2017年,直播行业掀起一轮并购潮。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研究报告,2017年直播行业共发生17起融资并购,涉及16家直播平台,其中8家系A轮融资,融资并购涉及总金额超100亿元。与2016年相比,直播行业融资呈现出明显的头部化趋势:花椒直播、熊猫TV的融资额度都在10亿元量级。 2018年,直播行业则迎来上市潮。 5月11日,虎牙(HUYA)在纽交所敲钟上市,成为移动游戏直播第一股。7月11日虎牙的市值达到6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33亿元。6月7日,据南华早报援引知情者消息,斗鱼计划于第三季度在港进行7亿美元IPO,是虎牙拟募资不超过2亿美元的三倍。今年3月8日,斗鱼直播完成6.3亿美元融资。粗略估计,从成立至今,不包括未公布的D轮融资,斗鱼已获63亿元人民币融资。有媒体报道称,斗鱼的估值在200亿元人民币左右。 此前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底,虎牙的注册用户有2亿。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虎牙的平均月度活跃用户超过8,600万,其中移动MAUs有近3900万,比2016年同期增长了将近50%。2017年,虎牙实现营收3.4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超过170%。今年6曰6日,虎牙发布一季报显示已扭亏为盈。 映客在招股书中称,按2017年平均每月活跃主播数量计,映客是中国最大的移动端直播平台;按2017年收益计及按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计,映客分别是中国第二、及第四大移动端直播平台。2017年,映客实现收益人民币39.42亿元,市场占有率为15.3%。 2015年、2016年及2017年,映客经调整纯利分别为人民币150万元、人民币5.68亿元及人民币7.92亿元。截至2015年、2016年及2017年12月31日,映客的净负债分别为人民币61.5百万元、人民币13亿元及人民币16亿元。 在现金流方面,2017年映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7.43亿元,2016年这一指标是12.93亿元。此外,2017年投资与融资产生的现金流净额相较上一年度末也出现减少。 2017年,映客的毛利率为35.4%,相较2016年下滑2.4%,映客解释称毛利率下滑系2017年直播行业百花齐放,公司采取了控制销售和市场推广开支。从财报中可以看到,2017年映客的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为2016年的47.68%。 映客此次计划发售3亿股股份,每股招股价介于3.85港元至5港元。不计超额配股,映客此次IPO募资额为13亿港元至18亿港元。 对于映客的估值,映客称,“我们其实把一家互联网公司卖出了一家硬件公司的价格。” “从时间点上看,我们与小米等多家互联网公司一同上市,必定会被分散掉部分资金。但对于投资者而言,其实相对留出了更大的升值空间。” 映客称,“尽管近期香港资本市场环境不好,但是像映客这样垂直领域的互联网公司,还是要比一些硬件公司更值得投资。” 上市交易前,相比虎牙近百倍的市盈率,映客的PE不到10倍。即使是同期港股的大多数科技股上市时市盈率都在25倍以上。 映客回应其与虎牙的估值对比时称,“这个直观对比的“水位”差异,给映客在二级市场上留出了充分的投资和成长空间。” 寡头化竞逐:借力基石投资者与“直播+” 在寡头化趋势下,头部直播平台纷纷寻求差异化突围。 据媒体报道,6月14日,在 2018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暨腾讯电竞年度发布峰会上,斗鱼直播CEO陈少杰称,娱乐化是电竞产业发展的趋势,斗鱼将继续坚持“直播+”战略,还将加强在泛娱乐领域的布局,在短视频等方向上发力。 同样的场合,游戏直播平台虎牙CEO董荣杰着重阐述聚焦电竞体育业务的思路。 秀场直播起家的映客也在布局游戏直播,至于相关的运营数,映客回应称不便透露。 在更广的纬度上,映客将未来发展分为三个阶段: 短期:广告将成盈利增长点。在营收层面,映客的挑战之一是收入来源单一,视频直播收入占总收入比重超过9成。直播收入主要来自主播收入的分成。映客与主播共享主播所收取虚拟物品总值约31%。主播成本约占直播业务收益的55%。映客今年组建了单独的广告部门来发展广告业务,映客提供的资料称,2017年广告收入是16年的2.4倍。 中期:娱乐产业链化。“娱乐产业链化意味着映客以直播平台、千万主播和上亿用户基础为运营中枢,向娱乐产业链的头部迈进。不光意味着更大的变现能力,而是对娱乐产业链的整合、集成能力。”映客称。 长期:行业多元化。映客近两年在娱乐秀场直播之外,也有所尝试。即各种行业和形态的“直播+”,包括游戏直播、直播+电商、直播+体育、直播+在线教育等各种结合形式。 映客称,未来映客仍将延续娱乐视频化方向,今年会进一步丰富业务及产品形态,满足用户娱乐需求,将流行的娱乐活动以移动直播形式在网上呈现。而在战略资本的方向上,将会不断寻求并购和投资的的机遇。 上市前夕,分众传媒与Bilibili认购成为映客的基石投资者。这被认为是资本又看好直播的风向标。此前的代表案例是虎牙的上市。 映客也表示会借助基石投资者的力量。 分众传媒目前在楼宇视频媒体市场占有率达到95%、楼宇框架媒体市场占有率达70%、影院银幕媒体市场占有率达55%。渠道聚焦在城市核心生活区和商业区,在线下具有高频和垄断的优势。 映客告诉经济观察网,在其移动端直播平台地位稳固之后,积累的头部主播、内容和线下渠道之间是互取所需的关系。直播内容需要走出移动端,渗透到线下场景;线下场景则可以用优质内容来提升浏览效果。映客与分众联手也能使渠道下沉到二三线城市,拓宽营销地盘。 映客称,直播会推动线下渠道增加更多交互性,不断丰富线下场景。 “B站有大量二次元内容的年轻受众人群,和映客的直播内容之间,有互补性且并不隔阂,因为都是以娱乐为主线。不久前快手直播收购了另一家二次元站点A站,被认为快手凭借A站打通了多元化的出口。B站和映客之间的联手,异曲同工。B站经过这两年的扩张和并购之后,已把A站远远甩在身后。视频化社交,蕴含着更大的平台化商业机会。这也是渠道、内容相互融合的前景所在。”映客告诉经济观察网。 此外,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的付费用户数量与活跃主播数量下滑。映客称,下滑原因有以下几点:一是受春节档的影响,直播间里的主播们纷纷回到了老家,二是部分中尾部主播开始去尝试抖音短视频。 映客回应称,当去尝试抖音的主播发现没有获得有诱惑力的回报时,便会再次回归到映客上来。“我们预测,映客在今年第一季度经历的主播数下滑趋势,会在短时间内停止并回升。”映客还强调,即使在今年第一季度,映客的活跃主播数受影响出现下滑,但是观看人数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出现了上升,而且这个季度的收入还同比上升了。因为绝大部分的流量和收益,都来自头部主播和直播间,和经济价值最高的那部分用户。 对于未来提升计划,映客称要继续秉持全民直播理念,持续创新产品以拓展用户基础;进一步投资技术研发以提升用户体验;将延续娱乐视频化方向,拓展产品及服务。在与主播的关系上,映客将继续挖掘和培养不同才艺、不同特色的主播,为更多有人气或者有潜力的主播提供更多增值服务和运营资源,让主播在映客可以得到成长和更长远的发展。比如安排人气主播参与自制网剧的拍摄,与娱乐业其他参与者合作,助力其进军泛娱乐业,成为潜力新星。映客透露正在推出自制网剧。 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月活用户继续攀升至2525万人,月均付费用户数72.9万人,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540元人民币,第一季度充值总金额11.81亿元人民币。 映客提供的认购数据显示,公司共获5714份有效申请,认购合计8061.2万股香港发售股份,相当于可供认购香港发售股份总数3024.4万股的约2.67倍,IPO募资额约为10.49亿港元。 映客在招股书中称,假设发售价为每股发售股份4.43港元,将完成募资净额12.17亿港元,募资金额中将被用于5个方面,20%将进一步拓展业务及丰富平台展示的内容;20%用于进一步开发技术、提升研发实力, 特别是大数据及人工智能技术; 30%用于开展营销活动,扩大用户群及推广品牌;其余10%作补充一般营运资金。20%用于物色战略投资及收购机会;按照这一计划,约2.42亿元用于战略投资。 映客称,本次发行完后,映客账面囤了超30亿人民币现金,未来将用于业务扩张及投资并购。 [详情]

映客港股挂牌 盈利能力拳打影视龙头脚踏九成A股公司
映客港股挂牌 盈利能力拳打影视龙头脚踏九成A股公司

  来源:e公司官微 按照赚钱和上市速度,今天在香港上市的映客要碾压前两天上市的小米,该公司2015年成立之后,快速多轮融资,差一点装入A股公司,失败后转而到港股上市。因为公司IPO定价实在,今天挂牌后一度大涨42%,收盘上涨10.65%。 奉佑生创立映客的时候,直播行业已经强头林立,能在强头林立的直播行业撕开一道口子,是靠他对人性的洞察,简单而言就是:美女爱帅哥,帅哥吸引来美女,美女又会吸引来更多男青年,“任何一个社区只要有一个女生,自然会吸引200个男生”。 不仅映客赚钱,直播行业上市公司都很赚钱,像陌陌、YY这样的直播公司,一开始想做的并不是直播,但做了直播之后,才找到方向,就像当年那些互联网公司找不到北,通过做网游找到盈利模式一样。 直播是一个利润稳定的行业,同样靠颜值、才艺和粉丝吃饭,影视行业相对而言日子过得苦多了。 赚钱惊人 弗罗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以2017年计算,映客是中国第二大的移动端直播平台,营收为39.4亿元,市场占有率为15.3%,以2017年平均月活跃主播人数计算,映客以是中国最大的移动端直播平台。 2015年5月映客直播正式上线,映客创业初期,日活还不到10万人的时候,每天通过观众打赏获得的虚拟物品交易收入就有7-8万元,创业当年就实现盈利,2015年到2017年,映客的经调整纯利润分别为150万元增至7.9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219.1%。 与A股公司相比,映客直播去年的净利润则超过86%的A股公司去年净利润,超过张家港行、吴江银行等银行股,顺发恒业、浦东金桥等地产股。 全民直播是映客目前最赚钱的业务,从业务结构上看,映客目前收入也高度集中于直播。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映客直播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占比分别为94.6%、99.8%、99.4%。广告和其他收入占比不到1%。主播费是主要开支,2015至2017年,主播费分别占收益的37.9%,54%以及56.1%。 映客IPO的保荐人之一德银在最新报告指出,预计映客2018年的盈利将近10.16亿元,2019年、2020年预计盈利达到12.16亿元及13.94亿元。按此计算,映客招股PE只有8倍。 弯道超车 奉佑生2015年做映客,是受他在多米孵化出的音频直播产品“蜜live”启发,蜜live主要针对留学生,大约有一百万的用户数,上线一个月的收入几乎和整个公司的付费音乐收入持平。奉佑生感受到用户在互动直播中愿意付费。 直播行业的确有这个特点,就是观众愿意掏钱出来,商业模式容易成功,从一开始,映客的用户定位就是年轻女性,这来自于奉佑生对用户人群的精准洞察:男人爱美女,美女爱帅哥。他决定让映客先成为女性喜欢的时尚直播平台,然后藉此吸引男性用户。事实证明了奉佑生决定的正确性。 奉佑生被人称道之处,是他对人性的观察,他发现,互联网的发展有规律可循,无非是围绕人性来的。按照这样的逻辑,直播只不过是在解决人性的需求。直播成为了自由表达、自我价值放大的一种手段。在这里,主播和观众在互相排解孤独。 记者多年前采访天鸽互动,有高管也称他们的直播业务其实是一种“陪伴”。 奉佑生掏钱买来美颜技术,首先做起了频实时美颜,让每一个人直播的时候看起来又美又帅,自信心爆棚,主播高薪日结,下播就能提走收入,这就可以产生实时激励。 奉佑生表示,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其实也很少有这种能够3年快速成为一个爆款并且快速实现盈利的公司,业务增长太快,导致才30人的团队接不住,服务器经常崩坏,工程师晚上加班都顶不过来。 后来巨头也纷纷要进直播行业,映客到爱奇艺、院线等做广告,吸引消费者,等到客户增长到了一定级别,就站稳了脚跟。2015年7月,映客获得A8音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 到了11月、12月,映客数据迎来一波暴涨,进入了App Store排行榜前十。 成立一年时间,映客共完成4轮融资,融资总额4.8亿元,2017年06月21日,A股上市公司宣亚国际宣布将收购北京蜜莱坞(映客主体公司)48.2478%股权,估值为60.5亿元2017年12月,宣亚国际发布关于终止上述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意味着这场交易并没有完成。 赚钱机器 数据显示,天鸽互动2017年、经调整净利润为4.56 亿元,同比增长62.4%,目前市盈率为18,欢聚时代2017年净营收为115.948亿元,同比增长41.3%;净利润24.93亿元,同增63.6%,目前市盈率为26.8。陌陌2017年净营收达到87.38亿元,同增138%,净利润24.41亿元,同增108%。目前市盈率为63.3。 可以看到,从市盈率上看,映客相对是比较便宜的。 直播行业赚钱稳定,而且增长快,这两年影视行业也发展的不错,但是和直播行业一比,就显得寒酸多了,A股影视行业龙头华谊兄弟和光线传媒,去年不过赚了8亿多元,还主要是靠投资收益。 按道理而言,直播行业的主播们,大多是不出名的,即使有了名气进军影视业,也往往是不怎么入流的小角色,很难进入大众视线,直播平台和影视公司相比也不怎么出名,影视公司一般都很出名,经常做慈善拍卖聚会。直播平台更像一个踏实的技术平台。 但是,靠着众多很难混进影视圈的普通主播,却能让粉丝很轻易掏腰包,也许是前文所述陪伴需求,也许是情感上更为接近,直播行业收入非常稳定。影视是高风险行业,对少数明星和导演强依赖,票房具有不确定性,但是,靠着众多很难混进影视圈的普通主播,却能让粉丝很轻易掏腰包,也许是前文所述陪伴需求,也许是情感上更为接近,直播行业收入非常稳定。影视是高风险行业,对少数明星和导演强依赖,票房具有不确定性,拍摄影片之后,影视公司还要负责宣传推广,成本高,对渠道还有依赖性了,稍有不慎甚至会让整个公司破产。直播行业不用投资押注一个产品,主播要依赖平台,单个主播对公司的影响不大,自己掌握渠道,利润高。[详情]

映客创始人:不依赖BAT不用被迫站队 没考虑发行CDR
映客创始人:不依赖BAT不用被迫站队 没考虑发行CDR

  映客创始人:不依赖BAT不用被迫站队,没考虑发行CDR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杨鑫倢 来源:澎湃新闻 7月12日,直播平台映客(3700.HK)登陆香港联合交所,成为港股娱乐直播第一股。 当天收盘,映客报4.26港元/股,涨10.65%,市值85亿港元,破除了近来新经济或是科技股上市破发的“魔咒”。 映客大涨的直接因素之一,可能是其发行价较低。映客3.85港元/股的发行价,处于发行定价区间的下限,按2017年净利润计,PE仅为8倍出头。按3.85港元的定价,映客总市值约77亿港元,不足虎牙市值的1/6。 映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奉佑生 资料图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映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奉佑生表示,“那一批新经济公司,投资者预期是非常高的,才造成很高的价格发行。” 奉佑生对澎湃新闻记者介绍,映客的发行价原来可以定得更高,“但我们认为,把价格(定得较低),让利给投资者,而不是说内地的一堆新经济跑到香港都是割韭菜,每个都是破发的。” 奉佑生称:“我们希望能够把价值真正地给投资者,短时间的估值对我们来说是并不看重的。重要的是让我们企业每年保持有节奏的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在海外上市的科技公司均考虑回A股发行CDR(中国存托凭证),不过奉佑生称没有考虑发行CDR,因为不符合其发行的标准,奉佑生笑说:“估值没到200亿。”不过奉佑生也表示,“我们三年做到现在也挺好的。” 与前段时间登陆资本市场的几家新经济公司阅文集团、易鑫、虎牙不同,映客此前的融资中,BAT并没有成为其主要的投资方,而多为财务投资者。在上市前的内部信中,奉佑生也称:“我们没有BAT的加持和站队,是凭借自己不断进步的产品和技术创新能力,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 奉佑生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在好像企业必须要依赖BAT才能成长似的,但我们企业不依赖BAT也能成长。不依赖BAT我们至少跟每个企业都可以有很好的合作关系,不用被迫站队。” “大家往往是被迫站队,其实只能选择一方,但你站完队,‘爹’能给你啥,给不了你啥。”奉佑生说。 这番话可谓意味深长,在互联网圈此前有段子称,现在的投资轮次是天使轮、A轮B轮C轮,BAT轮还有孙宏斌轮许家印轮……其中BAT是互联网圈创业公司所绕不开的三座大山,不少创业公司面临站队难题。 由此来看,映客依靠其“独立”,从众多巨头支持的直播平台中突围,确实不易。2016年直播行业火爆时,腾讯也推出了自己的直播平台Now直播、企鹅直播、花样直播,还投资了龙珠直播和斗鱼。与映客定位相似的花椒,背后则是周鸿祎的360。 在没有BAT加持的情况下,据映客招股书,按照2017年收益计算,映客是中国第二大的移动端直播平台,收益39.4亿元,市场占有率为15.3%,以2017年每月平均活跃用户数量计算,映客是中国最大的移动直播平台,而按照2017年每月平均付费用户数量计算,映客排名第四。 直播行业经历了2017年冷静期后,仍处于活跃和高增长状态的,斗鱼和虎牙均被腾讯战略投资,虎牙抢先登陆美股,花椒直播和六间房合并,而“孤独”的映客,在经历了冲击A股失败后,最终得以成功赴港上市。 对于映客未来的发展策略,奉佑生称,正在进行渠道下沉,“另外我们同时会有4、5条产品线,保证我们的爆款出来。” 目前,映客的主要收入来源于用户在平台上购买虚拟物品及服务,即用户付费,财务数据上,2017年映客的收益为39.4亿元,经调整纯利达到7.9亿元,2016年映客的收益为43.3亿元,经调整纯利为5.68亿元。 不过,随着短视频等竞争行业的强势崛起,用户流量被分流的同时,如何扩展平台的盈利手段和能力,是映客上市之后需要向投资者解答的问题。 谈及短视频对直播行业的冲击,奉佑生认为,直播与短视频的市场不一样,短视频是碎片化的娱乐方式,直播是有感情互动的娱乐场景。“其次,在与用户联络感情方面,短视频用户不能与视频制作者有直接联系,尽管用户很喜欢这个视频,也不能直接和视频制作者表达心中的想法。但直播就可以做到这一点,用户可以称赞主播,甚至还可以为主播打赏。” 对于收入来源单一的问题,在采访中,映客COO廖洁鸣称,将加强映客广告收入部分,并进行新模式的探索,“2016年我们的直播收入占总收入的99.8%,2017年我们的占比降到了99.4%,这意味着,2017年的广告收入是2014年的2.4倍,映客也成立了独立的广告营收部门,所以我也相信,在未来我们在广告业务上将会有更好的发展。” “映客仍将延续娱乐视频化方向,立足直播+娱乐以及直播+教育两大版块,并将进一步丰富业务及产品形态,满足用户娱乐需求,将流行的娱乐活动以移动直播形式在网上呈现。而在战略资本的方向上,将会不断寻求并购和投资的的机遇。另外映客今年的一个核心策略是下沉,从一线城市,先把映客的品牌的美誉度下沉到二三线 。 ”奉佑生说。[详情]

上市抢跑 映客求解直播天花板
上市抢跑 映客求解直播天花板

  来源:北京商报 从西大望路到维多利亚港,映客终于成为港交所娱乐直播第一股。7月12日,映客登陆香港联交所,开盘价4.32港元(3.68元),较3.85港元(3.28元)的发行价上涨12%,股价一度上涨超过40%。三年间映客在没有BAT加持的背景下完成了上市,期间经历了高光时刻也遭遇了业绩拷问。在网络直播进入精细化竞争后,完成上市的映客是否能找到持续增长的动力,铺设多元化的营收结构是行业关注的焦点。 3年实现上市 虽然三岁生日后一个月,映客如愿在港上市,但倒推三年,映客只是一家在北京西大望路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而一年前,映客还在为借道登陆A股摸索。2017年底,映客注入A股宣亚国际宣告失败。正是因为这一变故,映客的上市时间晚于赴美上市的游戏直播企业虎牙。 在香港资本市场,映客成为今年继小米、猎聘之后第三家国内互联网企业。与后两家企业不同的是,映客并未遭遇首日破发。开盘后映客股价一度上涨至5.4港元,涨幅超过40%。 映客创始人兼CEO奉佑生对此比较淡定,他认为股价的波动都是正常的,希望大家忘掉股价回归业务增长。 相关资料显示,以2017年收益计算,映客是中国第二大移动端直播平台,收益为39.4亿人民币,市场占有率为15.3%。以2017年平均月活跃主播人数计算,映客是中国最大的移动端直播平台。 按照首日最高股价计算,目前映客市值超过100亿港元(85.28亿元),对比虎牙68.06亿美元(454亿元)的市值差距不小,与虎牙的定价相比,映客也处于低位。 对此,奉佑生更希望外界关注映客的长远发展。奉佑生也更愿意用盈利数据来证明映客的潜力。自成立以来,映客已于各年度实现盈利。2015年-2017年,映客经调整的纯利润分别为150万元、5.68亿元和7.92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219.1%。 不过,在智察大数据分析师刘大伟看来,映客对于上市的迫切与直播市场的竞争有直接关系。虎牙已经登陆美股,斗鱼正在上市筹备中,花椒以及秒拍、小咖秀、一直播母公司一下科技也均被曝光上市进程。“直播企业需要为自己在资本市场提前占位,跳出直播外,短视频也已经开始侵蚀直播行业的市场空间。”刘大伟这样认为。 奉佑生对于短视频的侵蚀并不否认,不过在他看来,“这对于成熟的直播平台并不构成威胁。在流量大战中,为保证下游观看用户的体验,短视频平台可能不得不将头部内容的推荐权重提升,依靠头部内容来留住用户。这意味着,留给新创作者们的流量几近干涸。而映客的竞争力在于对普通人而言触手可及的流量资源。” 发展路径独立 映客强调的全民直播的竞争力还体现在平台与主播之间的扁平化管理关系上。 据介绍,映客鼓励相当部分用户成为主播,而非依赖少数高级主播。映客的主播大多是非专业表演者,并没有与映客或与映客合作的任何主播机构订立表演合同。这与其他的直播平台不同,其他平台包括短视频企业大部分都是通过工会来进行主播管理,或者说大部分主播是通过工会与平台进行合作的。 有观点认为,工会式的主播管理模式更集中化,可以节省管理成本和时间,不过奉佑生表示,“映客这种相对扁平化的管理模式更有助于平台与主播之间的合作”。 全民理念还体现在映客的持股模式上,上市前不到24个小时,奉佑生发布内部信宣布将实施全员持股计划,映客创始团队也仍掌握着大部分的股份和投票权。 根据招股书,上市前映客创始人团队共计持有公司30.32%的股权和投票权,其中奉佑生的持股比例为20.94%,联合创始人廖洁鸣和侯广凌分别占股4.69%,腾讯持股比例不足1%。 相比同行,奉佑生认为,“映客只有700多名员工,却管理着业内人数最多的主播团队。我们没有BAT的支持和站队,是凭借自己不断进步的产品和技术创新能力,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 不过,映客高管团队对直播行业整合、同行资金链断裂消息的影响未予否认。廖洁鸣表示,上述事件肯定会对直播行业存在影响,但不会是特别大的影响。“映客将推行‘直播+’策略,进一步丰富业务及产品形态以满足用户娱乐需求。”她进一步补充,“映客后期加入的短视频业务发展现状良好,已成为映客式社交圈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映客的差异化还体现在战略侧重上,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认为,相比已经上市的虎牙、B站和爱奇艺等泛竞争对手来说,映客过去的战略更保守,包括主播资源开拓、业务扩展、品牌推广等方面,这种战略落地是映客更注重盈利,忽视市场争夺。“随着映客上市获取融资,将有利于映客摆脱保守战略,而是更加积极地在新业务和技术方面推进。”李锦清表示。 求解营收单一 聚焦股价表现之外,业内人士对映客的营收规划也持续关注,营收结构单一也是需要解决的行业问题。 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映客的营收分别为2870.20万元,43.35亿元和39.42亿元,映客营收目前高度集中于直播收入,广告和其他收入占比不到1%。虎牙的主要营业收入同样来自于直播收入,2016年-2017年,虎牙的直播收入分别为7.92亿元、20.7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99.4%、94.7%。 在廖洁鸣看来,“单一营收模式是每一家企业发展的必经之路,多元化的营收结构是在基础业务的基础上的”。 她进一步介绍,目前映客的盈利模式包括提供平台,主播表演和用户充值。未来映客将聚焦三个方向:广告业务拓展、娱乐产业链化和多元化行业渗透,这也将是映客短、中、长期的成长空间所在。        在广告方面,今年映客成立了广告销售团队,在年度选秀活动《樱花女生》中,映客引入了碧生源和乔丹体育作为合作方,广告业务正在逐渐开启。映客6.0改版之后,将“动态”、“关注”等标签前置,推动了平台社交化,平台也扩展了多维场景,以期带动广告承载量和效果的提升。在继有的直播业务外,映客还计划推出新的独立应用,以建立产品矩阵。 毫无疑问,映客的以上商业化计划需要建立在主播、用户规模以及用户付费意愿上。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在中国的移动端直播平台中,映客的活跃主播为250万人,排名第一;营业收入39.4亿元,市场占有率为15.3%;季均付费人数250万,排名第二。 对比已经在港股上市的泛直播企业天鸽互动,虽然映客的活跃用户规模较小,但是用户付费能力更强。根据天鸽互动财报,2017年四季度天鸽互动月度活跃用户2.19亿人,季度付费用户109.8万人,季度用户平均收益为191元,同比增长5.5%。 映客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映客月度活跃用户数攀升至2525万人,自2017年二季度以来持续提升,平均月付费用户数量持续两个季度实现增长,达到72.9万人。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同比从202元上涨近1.67倍至540元。 在用户扩张上,映客计划开发更多玩法及功能和新的独立应用,用以巩固一二线城市用户,进一步渗透三四线市场用户。 站在宏观的角度,李锦清表示,映客的上市短期内并不会直接冲击直播行业市场格局,直播行业中玩家都是实力派,就算不上市在资金上也拥有较好的融资策略。但从长远发展来看,更早上市直播企业在探索新业务和新模式上的自由度会更大。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详情]

映客上市 奉佑生还会“孤独”吗?
映客上市 奉佑生还会“孤独”吗?

  映客上市,奉佑生还会“孤独”吗? 来源: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12日电(常涛) 紧随小米,今日(7月12日),直播平台映客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交易。 此前一直奔波于路演的映客CEO奉佑生显得有些疲惫,在今日上午视频连线时,屏幕上的他不停打着哈欠。由于时间匆忙,奉佑生的午饭也不得不吃盒饭解决,因为紧接着,他要在香港海富中心一间会议室内接受媒体的采访。 前一天(7月11日),奉佑生发布内部信称,映客即将成为香港资本市场的娱乐直播第一股,并宣布将实施全员持股计划。同天早间,映客还发布公告,确定IPO价格为每股3.85港元,共发行3.0234亿股。 今日开盘后,映客股价报4.32港元,较发行价3.85港元上涨12.21%,盘前竞价成交4619.38万港元。盘中涨幅突破40%,截至下午三点,映客每股仍报4.30港元,涨幅为11.69%。 7月12日,直播平台映客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交易。图为敲钟现场 必然的选择 7月3日晚,奉佑生来到自己曾供职的A8音乐集团,进行了映客上市前的最后一次路演。他解释了自己做映客这个产品的原因:缓解孤独。 “我是一个比较宅、不善社交的人,但我想讲的一个核心观点是,越宅的人,越有可能做出好的社交产品,因为他最懂什么是孤独。”奉佑生说,“我认为孤独感会伴随一个人的一生,不可能永远解决,但是可以有所缓解。” 因为“孤独”,三年前,2015年5月,奉佑生创立了映客。彼时,移动直播发展如火如荼,没有意外,风口上的映客也很快受到了资本的追逐。 当年7月,映客就获得了多米音乐1000万元天使投资,4个月后再获赛富亚洲、金沙江创投和紫辉创投的数千万元A轮投资,2016年1月获昆仑万维6800万元A+轮融资。 2016年9月,A轮股东追投,腾讯跟投,映客估值70亿,一时风光无二。但没想到的是,这也是映客最后一次融资。 资本走向是市场最好的晴雨表。实际上,经历了2014年至2016年的狂热,流入直播市场的资本逐渐冷静下来,而在这背后,是直播风口将要逝去。 与此同时,直播平台还遭到了内容监管、短视频兴起的多重冲击,对“映客们”来说,想要进一步发展,尽早上市在某种程度上成了必然的选择。 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直播这个行业同质化比较严重,人员流动性大,缺少核心竞争力,一定会慢慢失去吸引力。从这点来说,它们(直播平台)一定是要走上市这条路的,而且越早越好。 其实,可以看到,2018年以来,中国新娱乐公司掀起了一股上市热潮,B站、爱奇艺、虎牙相继登陆美股,芒果TV也拟通过以注入快乐购的方式间接上市。秀场直播的另一玩家,花椒也在6月27日晚间宣布,将与六间房重组。 估值偏低? 今日,映客开盘报4.32港元,较发行价3.85港元上涨12.21%,盘前竞价成交4619.38万港元。10分钟后,映客涨幅扩大至35%,每股报5.20港元,15分钟后,涨幅突破40%。 对于映客开盘股价即上涨的原因,业内分析认为是映客给出了较低的定价和估值。 按照募资额来看,映客的最高估值为105亿港元,约合88亿元人民币。而联系到去年9月宣亚国际欲收购映客时给出的60亿估值,半年多过去,映客的估值仅涨了约20亿元。 而与映客的同业公司相比,更能看到其被低估的程度。虎牙拟IPO时,估值区间在160.35亿元到184.43亿元之间,现在则是约439亿元的市值。与陌陌相比,映客2017年收入是陌陌的46%,净利润是陌陌的37%,月活跃用户是陌陌的23%,但其映客的估值仅为目前陌陌市值的14%-17.5%。和YY相比的话,映客2017年的收入是YY的33.7%,净利润是YY的31.5%,月活跃用户是YY的30%,而YY市值目前约为53亿美元,由此来看,映客的估值仅约为YY的23%-28%。 从市盈率来看,彭博社给出的虎牙市盈率为93.73倍,而根据映客IPO的保荐人之一德银在最新报告中,预计映客2018年的盈利将近10.16亿元,2019年、2020年预计盈利达到12.16亿元及13.94亿元。照此看,映客超额配售后,市盈率约为7.4-9.6倍。这一市盈率不仅明显低于其同业公司虎牙,即便与此前港股上市科技公司普遍30倍以上的市盈率相比,映客也仍然是属于被低估的一方。 与另一家在港股上市的直播平台天鸽互动相比,截至2017年底,天鸽互动月活跃用户数约2400万,2017年营收10.05 亿元人民币,经调整净利润为 4.56 亿元。同期,映客2017年月活跃用户数约为2269万,2017年全年营收39.4亿元,净利润达到7.92亿元。而两家公司估值,天鸽互动目前估值约为71亿港币,映客估值77亿港币。 对此,奉佑生在7月12日连线时表示:“并不看重短时间的估值,我们的现金流很高,更相信未来映客能保持有节奏的增长。” 未来的故事 在敲钟仪式前的致辞中,奉佑生说,创业九死一生,上市水到渠成。然而,回看映客上市之路,并不顺利。 2017年6月,映客借钱给宣亚国际试图通过“卖身借壳”的方式实现曲线上市,但宣亚国际“蛇吞象”般的交易引发了质疑,并因万家文化影响而折戟沉沙。 数据的下跌、天花板显现也是映客目前所遇到的困境。招股书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的平均月活用户数为2525.4万人,环比微增0.30%,同比增长14.15%。而同期虎牙的月活数为9200万。 值得注意的是,映客的一些关键数据也在下降。招股书显示,在今年第一季度,映客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为72.9万人,环比增长11.8%,同比下降59.89%;平均每月活跃主播数量为92.5万人,环比下降38.6%,同比下降74.93%。 面对用户数的下滑,映客在产品和功能上做了不少尝试,比如尝试签约主播、做短视频、引入游戏直播,但均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 支撑映客上市的价值在哪?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认为,映客较早地踏入了移动直播这个行业,并成为头部的企业,它的品牌价值、用户价值、投资人关系、研发技术团队都是它的优势。至于上市以后的前景几何,则要看映客能否抓住下一波浪潮。 “目前来看,以斗鱼、虎牙为代表的游戏直播,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都是风口,最重要的是,映客能否探索出新的被市场接受的创意与玩法。”丁道师说。 目前,映客业务主要分为直播业务、网络广告和其他业务三大板块。而限制资本市场对其想象空间的一点,主要在于其收入大部分来自直播业务: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期间,直播业务所得占其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4.6%、99.8%、99.4%。 映客本身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香港路演中,映客表示此次所募集的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方面。未来映客将会聚焦广告业务拓展、娱乐产业链化和多元化行业渗透,这也是映客短、中、长期的成长空间所在。 在昨日的内部信中,奉佑生也透露,“我们内部推动的多个创新孵化项目也正如火如荼,未来我们将实施娱乐和教育的双引擎战略”。 对于基石投资者的选择,也表现出了映客长远的战略考量。映客的基石投资者是分众传媒和B站,映客接下来也有很多可以与这两家公司资源整合创新业务的想象空间。 奉佑生在6月27日中午在港举行的路演中透露,选择分众传媒和B站作为基石投资者是因为优势互补。“分众传媒在三百多个城市都有点,映客也是由无数小屏幕组成的。当下映客主要收入来自C端的打赏,广告未来是互补效应,映客也在探索线下小屏幕和大屏幕的互动。”他分析。(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详情]

映客成功香港上市 奉佑生:比起IPO更美好是前方梦想
映客成功香港上市 奉佑生:比起IPO更美好是前方梦想

  来源:雷帝触网  雷帝网 雷建平 7月12日报道 移动直播平台映客今日在港交所正式上市,发行价为3.85港元,经扣除承销佣金及本公司应付全球发售相关的其他估计开支,筹集资金为10.48亿港元。 映客今日开盘价为4.32港元,较发行价上涨12%,此后,映客股价上涨到5港元以上,市值突破100亿港元,涨幅超过30%。 映客股票代码为3700,是映客CEO奉佑生选的,其中,3代表映客成立三年,700,是因为腾讯是0700。 奉佑生认为,对标腾讯当年上市时,还没映客现在的市值和收入高,所以映客是一个3年的腾讯。 奉佑生眼里的直播是未来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未来和各行业融合发展,将提升整个社会的信息化水平。也就是映客布局之一的垂直行业化拓展空间。 奉佑生的期望是:“当直播渗透到各行各业,真正和人们的学习、工作结合起来,将会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可,也将获得巨大的发展空间。” 赛富基金合伙人金凤春对雷帝网表示,映客从创立到香港上市,仅用了三年时间。以奉佑生为代表的互联网湘军不断创造资本奇迹,借上市之力,映客一定会问鼎互联网泛娱乐的霸主。 映客基石投资人、分众传媒合伙人兼高级副总裁稽海荣对雷帝网表示,分众在做线上线下流量打通尝试,映客将会成分众线上线下流量打通的平台之一。第二,分众和映客间在广告业务会形成协同效应。未来分众的屏会越来越有趣。 3年成登陆资本市场的新经济独角兽 三年前的2015年,映客在北京西大望路的一栋二层小楼起步,仅仅三年,映客就成为登陆资本市场的新经济独角兽。 映客CEO奉佑生昨日发布公开信称,从西大望路到维多利亚港,映客走了三年。映客一起见过凌晨四点的北京城,赢得了一起聆听港交所钟声的船票。 映客只有700多名员工,却管理着业内人数最多的主播团队。没有BAT加持和站队,是凭借不断进步产品和技术创新能力,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最后。 雷帝触网创始人雷建平与映客CEO奉佑合影 奉佑生说,作为创始人,一直希望能将公司更多价值与每一位映客人共享,将实施全员持股计划,共同来铭记创业的黄金岁月,激励映客去更美好的远方。 “比起IPO更美好的事情,是我们前方的梦想。我们没有学会高调和张扬。创业需要百折不挠的坚持。” 奉佑生说,相信勤奋和幸运会让我们娱乐视频化的愿景变得越来越触手可及。 缓解人性孤独,是做映客的初衷 奉佑生前老板、A8集团CEO刘晓松评价奉佑生用了几个关键词。 第一个关键词——实在,刘晓松说,看面相也能看出来,是个实在人。14年前大家一块在深圳战斗,后来又转战北京做多米音乐,奉佑生主要做产品运营。 刘晓松称,挺感谢奉佑生的,他很仗义,曾经在多米最困难的时候跟刘晓松说:“老板,太难了,公司如果干不下去了,最后一个走的是我,但如果干下去了,我想早点走,实在是太苦逼了。” 第二个关键词——强悍。映客在2015年创业的时候,碰到的困难巨大。 一是当时流量已经被腾讯等巨头归集得很厉害了,金百利在线手机版系也有自己视频、短视频,再去做视频其实难度很大; 二是由于各种原因映客APP曾被迫下线过,一方面要约束用户一些不规范行为,一方面要面对竞争对手的打压,各种战役都打得都非常艰苦。 刘晓松说,在此情况下能把映客做下来,佑生和他的团队是非常强悍的。映客未来还会面对很多变数和困难,但困难越大,机会也越大。 “现在很多大流量公司都是在流量环境当中被“呵护”长大,而佑生的团队是饿着肚子长大,你说谁‘打架’厉害?” 刘晓松说,肯定是奉佑生的团队“打架”会比较厉害。 奉佑生说,之所以做映客,初衷是缓解人性孤独。“我是湖南人,可能普通话没那么标准,人比较土一点,但湖南人最擅于干社交产品,比如有张小龙。” 湖南属于山区,很多人从小都是在深山里出生、泥巴里打滚长大,深山里的人没见过世面,很多时候都在独自品尝孤独。 奉佑生是一个比较宅、不善社交的人,他的一个核心观点是,越宅的人,越有可能做出好的社交产品,因为他最懂什么是孤独。 而越是社交大王,越可能做不出好的社交产品。因此,映客的一个使命——让快乐更简单。 “我希望像马云一样,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他因此提出了快乐和健康两个产业,我们选择了快乐这个产业链条。” 奉佑生指出,这是从其内心状态出发的,因为工程师经常加班,有时候回到家已经深夜一两点,即使面对老婆,还是觉得自己的内心世界无法完全敞开。 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一个可以清楚沟通、有共鸣的倾诉对象。但恰恰在线上虚拟世界中,你也许可以找到这种共鸣感。 映客2017年经调整纯利7.91亿元 映客2015年、2016年、2017年营收分别为2870万元、43.34亿元、39.41亿元,毛利分别为1384万元、16.36亿元、13.95亿元。 映客2015年、2016年、2017年的销售成本分别为1485万元、26.97亿元、25.45亿元。 其中,主播费为主要开支,分别为1088万元、23.39亿元、22.12亿元,付款手续费分别为139万、1.648亿元、9734万元。 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每月活跃用户数量2525万人,较上一季度增长0.3%。 从2017年以来的趋势看,映客总用户数和月活用户继续增长,但因为各视频渠道对存量主播和用户的争抢,月活主播和月均付费用户数有所下滑,其中月活主播下滑最为明显。 但头部主播直播时间和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在上升,也就是经历过高峰期的增长之后,主播和付费用户都在向头部集中。 映客同期每个季度充值金额相对稳定,主要是能一直维持一群高消费付费用户,且该群规模相对稳定。 映客2015年、2016年、2017年运营利润分别190万元、4.93亿元、8.71亿元,年内亏损分别为4941万元、14.67亿元、2.39亿元。 映客2015年、2016年、2017年经调整纯利分别为146万、5.68亿、7.91亿元。 映客和目前幸存的很多直播平台不一样,比如,虎牙依赖于欢聚时代和腾讯,斗鱼依靠腾讯、陌陌的直播依靠于陌生人交友,映客则一直是独立发展。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对雷帝网表示,映客有很强获取用户的能力,且映客投放的广告一直非常少,到今天都是盈利的。 这证明确实不需要花钱买用户,自身造血能力非常强。“映客有很多机会。”朱啸虎说,今天映客市值不到100亿港元,上升空间还非常大。 分众传媒与B站为基石投资人 映客此次筹集资金为10.48亿港元,一共有几方面用途: 此次筹集的资金20%(2.09亿港元)用于拓展业务及丰富平台展示的内容;约30%(3.14亿港元)开展本集团营销活动,扩大用户群及推广品牌; 约20%(2.09亿港元)用于开发本集团的技术、提升研发实力,特别是大数据及人工智能技术;约20%(即2.09亿港元)用于物色战略投资及收购机会; 约10%(即1.04亿港元),用于补充本集团的一般营运资金。 分众传媒与B站为映客基石投资者;其中,分众传媒旗下Nova Compass Investment Limited认购61,162,000股发售股份,相当于紧随资本化发行及全球发售完成后本公司已发行股本约3.03%及全球发售的发售股份数目约20.23%; 及(ii) Bilibili Inc.认购20,387,000股发售股份,相当于紧随资本化发行及全球发售完成后本公司已发行股本约1.01%及全球发售的发售股份数目约6.74%。 奉佑生持股为20.94% 多米在线为二股东 IPO前,映客创始人奉佑生持股为20.94%,廖洁明和侯广凌分别持股9.75%,昆仑万维持股为10.23%,多米在线持股为14.59%,郑刚持股为7.29%。 映客常青、紫辉聚鑫、厦门盛元、嘉兴光信、金沙江朝华、腾讯、宣亚国际分别持有不等股权。其中,腾讯持股为0.91%,宣亚持股为0.74%。 当前,映客的执行董事为奉佑生、廖洁明和侯广凌,非执行董事为刘晓松,独立非执行董事为崔大伟、杜永波、李珲。 其中,映客审核委员会成员包括崔大伟(主席)、刘晓松、李珲,酬薪委员会成员包括杜永波、刘晓松、崔大伟。 映客提名委员会成员包括奉佑生(主席)、杜永波、刘晓松、李珲。 广告将成盈利增长点 当前,映客在短、中、长期对业务拓展都有布局,既包括市场运营,也包括纵向深耕和横向拓展。 1)短期:广告将成盈利增长点 映客在前三年里全力构建了直播收入的商业模式,甚至刻意回避广告。因为不想追求营收效果而影响用户体验。 今年映客成立广告销售团队,在年度选秀活动《樱花女生》中引入碧生源品牌作为赞助商,战略合作国内运动品牌乔丹体育,说明广告业务已逐渐开启。 2)中期:娱乐产业链化 映客在直播行业内被视为“独狼”,因为背后没有依托流量巨头,是行业里唯一靠自我运营起家和立足的一线直播企业。 从最初映客就确定娱乐化定位,在线上地位巩固后,开始整合传统娱乐资源。 此前,映客已尝试“先声夺人”电台综艺节目,“樱花女生”则脱胎于映客早期的“樱花女主播”大赛,打造出一众明星主播。 去年开始,映客在比赛和盛典基础上给选手量身打造直播综艺,迈出IP化一步。今年“樱花女生”赛事伊始签约英皇娱乐,主播IP化、平台产业化意图明显。 3)长期:行业多元化 映客近两年在娱乐秀场直播之外,也有所尝试。即各种行业和形态的“直播+”,包括游戏直播、直播+电商、直播+体育、直播+在线教育等各种结合形式。 第一版5G国际标准今年6月已经完成,映客在直播行业对技术布局非常重视。技术研发团队占比过半,甚至在2017年对其他社交平台开始了直播技术输出。 以下是奉佑生港交所致辞内容: 尊敬的各位来宾: 早上好! 感谢各位今天来见证映客的上市挂牌。敲钟,我是第一次,致辞,我的普通话不太好。但是你们知道,我们公司的表现比我的普通话好太多了:映客用了三年多,成为了港股的娱乐直播第一股。 2015年,我们22个人在北京的民宅起步,创立映客,初衷是希望通过视频直播将天南地北的年轻人连接起来,通过直播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幸运的是这个想法得到了年轻人的追棒,引爆了直播的流行。每个月有数千万人在映客遇见更美好的人和事,几百万主播在映客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感谢你们,让映客成为了24小时永不落幕的party,今天,这个party来到了香港联交所。 创业九死一生,上市水到渠成。感谢映客宝宝、员工和家属,是你们持续的创业激情成就了今天的映客。同时也感谢独具慧眼、一路支持我们的投资人。 今天站在香港这个全球自由专业的资本市场,我们有更强的信心和动力,推动娱乐视频化的战略,实现业务创新、营收增长和投资布局,完成映客的使命:让快乐更简单,继续为各位股东带来最大回报。 最后,向香港联交所的工作人员﹑为我们上市工作保驾护航的中金、花旗、德意志的所有团队﹑各合作伙伴,以及信任我们的投资者、客户,致以最衷心的感谢!祝愿香港股市繁荣兴旺,祝愿各位来宾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以下是奉佑生路演后在A8的一次内部分享: 缓解人性孤独,是做映客的初衷 我为什么做映客这个产品呢? 我是湖南人,可能普通话没那么标准,人也比较土一点,但是湖南人最擅于干社交产品,比如有张小龙。 湖南属于山区,很多人从小都是在深山里出生、泥巴里打滚长大,深山里的人没见过世面,很多时候都在独自品尝孤独。 我是一个比较宅、不善社交的人,但我想讲的一个核心观点是,越宅的人,越有可能做出好的社交产品,因为他最懂什么是孤独。而越是社交大王,越可能做不出好的社交产品。 我们给映客定了一个使命——让快乐更简单。我希望像马云一样,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他因此提出了快乐和健康两个产业,我们选择了快乐这个产业链条。 这是从我内心状态出发的,因为工程师经常加班,有时候回到家已经深夜一两点,即使面对老婆,还是觉得自己的内心世界无法完全敞开,找不到一个可以清楚沟通、有共鸣的倾诉对象。 但恰恰在线上虚拟世界中,你也许可以找到这种共鸣感。 试想一下,到了晚上你们打开微信,有多少人能够找到3个无缝聊天的好友?所以我认为孤独感会伴随一个人的一生,不可能永远解决,但是可以有所缓解。 我从1998年开始上互联网,那时候第一代网站叫碧海银沙,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回望互联网20年的发展,从文字年代发展到视频年代,但是基于人性的需求,其实没有发生太多的变化,因为它背后都是,要寻找一个共同的社群沟通效应。 大家可能会把现在看到的很多泛娱乐化的直播或者映客上的直播等同于直播,其实不是,这仅仅只是原始状态,直播的萌芽。 因为现在这类产品非常不符合人性,主播和大量的观众只能文字互动,但最好的状态应该是人和人之间实现平等的视频或者语音互动,这才符合我们生活中的场景。 未来基于新的视频技术,这种形态一定会在线上有机会重构。我希望映客能够成为中国每一个城市的线上娱乐入口,这是我们的愿景和使命。 抓准人性和定位,成就映客奇迹 映客从2015年5月产品上线至今也就3年多,累积下来创造的充值额超过100亿,连续3年盈利,去年的利润是7.9亿人民币,2017年月活跃主播数行业排名第一。 我自己也回顾了一下,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其实也很少有这种能够3年快速成为一个爆款并且快速实现盈利的公司。 “遗憾”的是,我们的收入爆得太快了,当时我的团队才30个人,根本接不住,服务器经常崩坏,工程师晚上加班都顶不过来。这种幸福来得超级痛苦,我们不想它长得这么快,更希望它更慢一点。这是现象级的增长。 面对那么多竞争对手,我们能够脱颖而出,对人性的洞察起着决定作用的。其中主要有三个人性点: 第一点,实现秒开。映客第一版只用了14天开发完成,当时我对团队提了一个要求——秒开,一秒内你必须能够把视频打开看得到。这在2015年的时候还是比较难做到的,但是团队实现。 第二点,实时美颜。当时全中国还没人做视频实时美颜,已有的照片美颜也要PS之后才能发到朋友圈。2015年手机的CPU还很差,要想实现一秒24帧的美颜处理速度,让每一个人直播的时候看起来又美又帅,自信心爆棚,对技术的要求是很高的。 第三点,高薪日结。这来源于我在东莞待过一段时间,没干坏事啊(笑),东莞的电线杆上面经常贴着各种“高薪日结”的招聘广告,那个时候我多么渴望有这样一份工作,但是遗憾的是颜值都不够,没办法成为这样的工作者。 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人性的点,谁都希望工作完成后当天就能拿到工资。所以,映客主播下播就能提走收入,产生了很好的口碑效应。这是三个原始的基于人性的融合点,让产品有了第一波爆发的口碑。 还有是定位。那个时候最早提起直播,大家会觉得没法见人,好像你是在干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而我希望能把这个局面给打开,让直播变成大家都能接受的事情。 所以从第一天开始,我们的定位就叫做“让年轻女性喜欢的时尚直播平台”。这是很多人不理解的,为什么只让女性喜欢,男人怎么办?男人都在看直播呀。 我认为,任何一个社区只要有一个女生,自然会吸引200个男生。目前,我认为映客是全行业里面用户结构最好的,我们的男女比例53:47,同行大多都是8:2或7:3。 只有男女结构均衡的产品,才有可能具有很强大的社交因子。 此外,在传播和运营策略层面,我们也有自己的独特点。2015年10月,全行业里面做直播的已经很多了,我们想让映客快速从中爆出来,在朋友圈制造刷屏现象。如果能做到一个软件你同时有3个朋友在刷屏,这个软件不爆不可能。但是往往我们历史上所见过的爆款,都是工具型的产品,爆完第三天也就没了。 所以,我首先要思考让它怎么爆的问题,接不接得住再说。我要求我的3个90后编辑想一条分享语,就是你必须让用户愿意分享到朋友圈,并且不删除,最后就有了“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这样一个刷爆朋友圈的广告语。 这一条其实符合了90后的价值观,叫做鄙视链条,证明我长得比你美一点,你丑的睡觉去吧。这样大家就很好奇,引起了一次传播,但这一层仅仅是朋友圈的传播。 另一层是品牌运营的传播。我们希望人们提起直播就想到映客,让它成为品类代名词。那时刚好我们拿到了周亚辉的投资,他只给我打了一个10分钟的电话,没见过面,就决定向映客投资数千万,这也是他挺牛逼的地方。 后来我们拿这笔投资去做整个品类广告的投放,把市场点爆,赢得整个行业流量的大红利。就是你提起直播,映客一定是第一品牌。 但是刚做完这个决定,映客就在苹果商城上被下架了,怎么办?当时,我们的一大笔广告预算已经砸下去,整个春节档用户都疯掉了,留言骂我们,是哪个傻逼广告打半天,就是软件找不到。这个插曲看似是错的,其实是对的,被逼得做了一次饥渴营销。 后来我们通过展示映客的视频技术体验、节目监控系统等打动了苹果,映客APP得已重新上线。后来,我们还做了一系列品牌营销,比如说赞助big-bang的全国演唱会,这一系列品牌运作背后都是建立映客的品牌标签,树立一个潮品牌,形成品牌美誉度。 弹性的商业模式,持续的创新能力 为什么映客主播数全行业最多?因为我们一直坚持“全民直播”的理念。我们绝大多数主播都是以社交的需求为出发点来到映客的,他们的第一诉求是需要陪伴,我们有约20%的用户是尝试开播的;第二诉求是赚钱,我们平台上年收入上千万、百万的主播比比皆是,很多人都是利用业余时间做主播。 我们是直接跟主播分成的,主播在我们这平均拿到55%,行业里面其它家的公司主播是拿走30%到40%,工会从中抽走15%到20%。 那我觉得互联网应该是要消灭工会这种中介机构的。我们希望用户更长情,打造一个长尾的社交链条和圈子,所以商业模式上也非常弹性。 很多人问过我,互联网竞争的本质是什么?我认为最终的核心本质一定是团队,团队的持续创新能力和持续做爆款的能力。 我们团队有机会从千播大战中杀出来,制造了映客这第一个爆款;2018年1月份我们做了第二个爆款,叫芝士超人,我们用了一周的开发时间,在全行业率先上线,一个月之内把它引爆。 同样,我们团队现在还持续有四、五条产品的孵化线,有些产品其实商业模型已经闭环得非常好,因为我原来吃了做音乐产品的苦,现在做任何产品的第一天,都要先把商业模式想清楚,为的就是把它顶进爆款而已。 我们孵化了一款针对于三四线城市的中年人群的一款社交产品,数据非常好。假以时日,我觉得能够在三到五年内解决这个人群的社交需求。目前行业竞争,大家COPY产品的速度都是以半个月记,但是核心的创新能力,我认为是没法持续COPY的。 围绕“美”和“情感”,制造城市化线上娱乐中心 我一直思考公司未来五年、十年有什么东西不变,这个社会有什么东西不变。 我认为有两个东西不变,第一个不变的是情感,只要年轻人存在的市场,人存在的地方,一直会有情感需求; 第二个不变的是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个东西一辈子都不会变。这也是我们的核心,映客链条下核心的资源是主播,能不能去垄断全国最优秀的、最有才华的一批主播,可能成为我们一个核心的增长引进。 我认为未来的三到五年中国会有一个大的社会形态的变化,也就是城市群的变化,每一个省会城市的人口是在净流入的,而且都是年轻人净流入,净流入的人都是县级和市级的年轻人,包括北上广深部分人回流到省会城市。 以长沙为例,长沙每年新增人口是49万,那未来中国基本上我觉得至少有20个这样的节点化的中心城市,这种就是城市社群。所以我们今年的一个核心策略是下沉,从一线城市,先把映客的品牌的美誉度下沉,让我们下沉到二线。 在下沉到二线城市的时候,映客的品牌和标签也会继续保持高于我们同行的水平。因为人群是往上走的,所有人敢承认自己,敢于为品牌标签的时候,你才会吸引到优秀的主播。 同时,我们未来也想投资和去参与一些中国的选美赛事的IP,可以通过线上平台来筛选。未来线上的娱乐产品不仅仅是直播这样一个形态,一定是丰富多样的,但我们想要围绕抓住美这个点,然后制造一个城市化的线上娱乐中心。 最后,映客7月12号在香港挂牌上市,股票代码是3700。代码是我选的,3代表映客成立三年,700,因为我看到腾讯是0700。 对标腾讯当年上市时,还没映客现在市值和收入高,所以我们是一个3年的腾讯。[详情]

映客今起香港上市 发行价3.85港元
映客今起香港上市 发行价3.85港元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讯(记者 陈妮希)7月12日,映客将登陆港交所,股票代码(03700.HK),每股定价3.85港元。在全国近80%的互联网市场都被BAT划分之际,这家企业自己杀出一条“血路”。 据估算,2016年9月,昆仑万维转让映客3%股权给光信资本,总作价2.1亿,对应100%股权估值70亿元人民币。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映客前后经历了不下六次融资,估值翻了近400倍。如今,映客上市估值直指88亿元,估值翻了近500倍,被外界看作是成长迅速的独角兽企业无疑。 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在全员内部信中表示,映客三年前起步,如今已经赢得超2亿注册用户,开创了全民直播的先河,引爆了直播的流行。 根据内部信数据显示,过去的2017年,每个月有超过250万人在映客发起直播。仅仅在这一年,映客用户用超过127亿次观看,78亿次互动。 映客吸金能力强劲业内皆知,从2015年5月映客APP上线开始就已实现盈利,截至目前累计充值额已突破100亿元,直接比肩老牌互联网公司。2015年、2016年及2017年,映客经调整纯利分别为人民币150万元、人民币5.68亿元及人民币7.92亿元。 不过,具体来看,其营收主要来自直播、网络广告和其他业务三个部分。其中,直播业务营收占比最大,从2015年的94.6%上升至2016年的99.8%,2017年则为99.4%。 在映客看来,短短三年打造了产品的闭环生态系统,并跻身新经济独角兽,登陆资本市场,可以实现了真正可持续的繁荣。 按照募资额来看,映客的最高估值为105亿港元,约合88亿元人民币。而联系到去年9月宣亚国际欲收购映客时给出的60亿估值,如今半年多过去,映客的估值才涨了约20亿。同行业的虎牙宣布上市时估值超160亿,是其两倍高。 有分析认为,映客被低估,则与其聚焦的是秀场而非游戏直播有关,游戏直播本身自带光环,背倚偌大的游戏产业让虎牙、斗鱼们可以更容易的实现变现。而尽管映客的秀场直播从打赏等维度上看也比较可观,但是映客长期以来为了不伤害用户体验而对广告业务持相当保守的态度,也让资本市场看不清映客的坚持和未来走向。 “只有700多名员工,却管理着业内人数最多的主播团队。我们没有BAT的加持和站队,是凭借自己不断进步的产品和技术创新能力,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奉佑生在内部信中显得自信满满。 责编:ZB[详情]

映客今日赴港IPO PE不到10倍或打破破发魔咒
映客今日赴港IPO PE不到10倍或打破破发魔咒

  ■本报记者 贺 骏  7月12日,映客将在港交所挂牌。 最新数据显示,映客此次IPO的发行价最终确定为3.85港元/股,总计发行3.0234亿股,占总股本的15%,募资10.486亿港元,IPO估值为77.6亿港元,发行PE值不足10倍。招股书显示,相比其他互联网公司的亏损上市,成立三年的映客从来不知道亏损的滋味。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150万元(人民币,下同)、5.682亿元及7.92亿元。 港股直播概念股估值偏低 映客的股票代码是3700,有业内人士称,3或是代表着成立3年就上市了,700是腾讯的代码,或是暗中对标腾讯。 对于如此绩优的情况下,以不足10倍的PE发行,有观点认为,在目前市场环境下,或因担心小米IPO导致资金分流,所以定价比较“谦虚”。相比之下,今年5月11日在纽交所上市的虎牙,PE已到达90倍。 “港股相对开放,破发不是企业不好,而是目前大环境不乐观,大多企业如此,小米虽然破发,但第二天还是涨了很多”,天鸽互动COO麦世恩指出。 四年前的7月9日,首只直播概念股——天鸽互动在港交所挂牌,股票代码是1980。这一代码寓意着为“80后”服务。4年前,直播用户的主体的确是“80后”。 作为三家最早上市的直播概念股之一,由于欢聚时代和陌陌都是在美股上市,使得在港股上市的天鸽互动有些“偏安一隅”或“孤芳自赏”的意味。自身一直在闷声发财,但由于缺乏直接对标公司,市场也没有为其单独建立清晰的估值模型。 映客的到来即将改变这一切。对天鸽互动而言,在港股市场终于有了“伴”。而在业界看来,随着港股直播概念股变为“花开两朵”,有望进一步吸引投资人的注意。 对于小米上市首日的破发,雷军曾表示,“IPO能从低点开始,未必不是好事”。相比之下,此次映客IPO的发行价也在低值,但却很有可能打破近期以来的破发“魔咒”。有消息称,映客挂牌前的暗盘价上涨了7%左右。 公开数据显示,除了映客之外,同样在7月12日上市的齐家网,以及即将上市的美团、找钢网、沪江、宝宝树等互联网公司,均处于亏损甚至是巨亏状态。 映客的保荐人德银预计,IPO后映客的净利润将持续增长,2018年的净利将接近10.16亿元,2019年、2020年净利将达到12.16亿元及13.94亿元。 数据显示,天鸽互动2017年经调整收益10.05 亿元,同增20.4%;经调整净利润为4.56 亿元,同增62.4%,目前市盈率为18。 欢聚时代2017年净营收为115.948亿元,同增41.3%;净利润24.93亿元,同增63.6%,目前市盈率为26.8。 陌陌2017年净营收达到87.38亿元,同增138%,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2017年全年归属于陌陌的净利润24.41亿元,同增108%。目前市盈率为63.3。 今年刚刚上市的虎牙,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扭亏。 不难看出,相比于O2O、电商等商业模式,直播行业整体是盈利的,且继续保持着较快增长。但是由于所处市场不同,相比于欢聚时代、陌陌和虎牙,映客的估值是最低的。 直播平台洗牌接近尾声 除了映客之外,另外一家直播平台花椒,近期也有了大动作。 日前,花椒直播与宋城演艺旗下的六间房进行了重组。花椒直播全体股东以所持100%股份,认购六间房新增注册资本。六间房整体估值34亿元,花椒直播整体估值51亿元,重组后的新公司估值约为85亿元。在业界看来,新公司未来也将走上市之路。值得一提的是,天鸽互动去年曾对花椒进行了投资。 此外,一直有消息称,斗鱼拟于今年三季度赴港上市。 “随着这一轮IPO热潮,有能力上市的企业也差不多了,市场能容纳的上市企业不会超过七八家,目前资源已高度集中,也不会出现什么新玩家,未来1年-2年内将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格局”,天鸽互动CEO傅政军表示,“就像我原来说的,‘直播是个银矿’,远不及游戏、电商市场那么大,直播行业好在没有一家独大的局面,大家还是处在同一水平。未来随着业务的多元化,在其他领域也许会逐渐拉开差距”。 据记者观察,尽管增速一直保持在两位数,但秀场类直播一直都在谋求多元化。映客招股书显示,所募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等方面。 可供类比的是,4年前天鸽互动上市后,也在游戏、金融、海外等方面多有出击,除了投资花椒之外,还在今年4月份完成了对无他相机的控股。无他相机的对标公司是港股上市公司美图。“随着与无他相机的进一步整合,以‘相机’为核心拓展全新的女性用户群体,MAU有望再创新高。我们希望未来能够与更多的企业进行对标,不止于是直播,这也是天鸽多元化策略的体现”,麦世恩表示。 7月11日,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在内部信中透露,“我们内部推动的多个创新孵化项目也正如火如荼,未来我们将实施娱乐和教育的双引擎战略”。[详情]

映客暗盘涨超4%收报4.01港元 每手赚160港元
映客暗盘涨超4%收报4.01港元 每手赚160港元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港股讯 中国移动端直播平台映客(03700)将于下一交易日挂牌,上市前夕,据辉立交易场资料显示,映客暗盘开市报3.85元,较招股价持平,收报4.01元,较招股价涨4.156%,每手1000股,不计手续费,每手赚160元。 [详情]

映客将于7月12日上市 发行价定为3.85港元
映客将于7月12日上市 发行价定为3.85港元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港股讯 映客(03700.HK)公布,公司拟发行3.02亿股,发售价已厘定为每股3.85港元,每手1000股,预计7月12日上市。 香港公开发售获轻微超额认购,获认购合共8061.2万股,相当于香港公开发售股份总数3023.4万股的约2.67倍。 由于香港公开发售的超额认购低于行使任何超额配股权前全球发售股份总数的15倍,故并未采用重新分配程序,亦无国际发售股份从国际发售重新分配至香港公开发售。 国际发售已获适度超额认购,国际发售分配予承配人的发售股份最终数目为约3.17亿股,相当于全球发售股份总数(假设超额配股权未获行使)约1.05倍。 基于发售价每股3.85港元及与基石投资者签订的基石投资协议,NovaCompass Investment Limited认购6116.2万股,相当于紧随资本化发行及全球发售完成后公司已发行股本约3.03%及全球发售的发售股份数目约20.23%(假设超额配股权未获行使);及Bilibili Inc.认购2038.7万股,相当于紧随资本化发行及全球发售完成后公司已发行股本约1.01%及全球发售的发售股份数目约6.74%(假设超额配股权未获行使)。 全球发售方面,公司已向国际承销商授出超额配股权,可由联席全球协调人(本身及代表国际承销商)于上市日期至2018年8月3日(星期五)(即递交香港公开发售申请截止日期后第30日)期间随时行使。截至公告日期,超额配股权尚未获行使。 按每股发售价3.85港元计算,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为10.486亿港元。其中,约20%用于进一步拓展集团业务及丰富平台展示的内容;约30%用于开展集团营销活动,扩大用户群及推广品牌;约20%用于进一步开发集团的技术、提升研发实力,特别是大数据及人工智能技术;约20%用于物色战略投资及收购机会;及约10%用于补充集团的一般营运资金。[详情]

去年纯利近8亿映客赴港敲钟 泛娱乐直播吸金能力强劲
去年纯利近8亿映客赴港敲钟 泛娱乐直播吸金能力强劲

  去年纯利近8亿的映客赴港敲钟 泛娱乐直播吸金能力强劲 每经编辑 祝裕 港股掀起一阵独角兽上市潮,而这波上市的公司里,映客的身影显得十分特别:映客是今年率先赴港上市的直播独角兽公司,且连续三年盈利,2015年至2017年的复合年增长率高达2229.1%。 作为一家一直坚持泛娱乐直播的平台,映客的吸金能力一直备受瞩目,去年映客的营业收入为人民币39.4亿元,经调整纯利达到7.92亿元。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此时距离映客成立不过短短3年,就做到了很多互联网公司做不到的成绩,一个行业爆款传奇就此诞生。 复盘映客成长轨迹,无论是从激烈的直播竞争中一路拼杀,还是以成熟的商业模式连续三年盈利,映客最大的优势在于以创新吸引住移动行业最核心的用户,这也是映客在直播行业众多玩家中能够脱颖而出并且获得持续健康发展最重要的护城河。下一步的映客,也将在这个基础上,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累计充值超100亿“三岁”映客成互联网时代娱乐创新者 2016年,以映客为代表的直播平台引爆全民直播的风潮,一句“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刷爆当时的朋友圈,这一年,也成为了“移动直播元年”。“千播大战”刚刚过去两年,就迎来了“直播上市潮”。 踩着直播行业风潮,踏过已成泡沫的盲目追随者,映客这家刚刚创业三年多的直播公司,盈利能力已经超过或逼近搜狗、金百利在线手机版等老牌互联网公司。2015年、2016年及2017年,映客经调整纯利分别为人民币150万元、人民币5.68亿元及人民币7.92亿元。 映客吸金能力强劲业内皆知,让人意外的是,APP刚上线便已经实现盈利。不久前上市路演时,映客CEO奉佑生介绍,从2015年5月映客APP上线开始就已实现盈利,8个月累计充值破亿,11个月破10亿,19个月破50亿,截至目前累计充值额已突破100亿元。 奉佑生称,映客的愿景和使命是“让娱乐视频化”、“让快乐更简单”。我们希望通过视频化的技术,让人们获取快乐越来越简单,让分布在全球的每一个人通过手机能够实时视频连接起来,互相交流,创造和分享快乐。 “人内心是孤独的”,工程师出身的奉佑生流露出感性的一面:人是一个情感性动物,更需要在情感上的陪伴和交流,映客通过直播这种产品,主要是解决陪伴,无论你身在地球上任何地方,总有一个人在陪伴你。 这样的愿景让映客始终以创新的姿态面对用户,映客的成长依赖于公司在技术上和产品上的不断创新,从创立伊始建立竖屏直播界面,推出礼物、红包提现、美颜、各类互动交互和鼓励变现的功能,具备始终领先行业产品的迭代速度,这些功能的迭代促进了映客口碑的树立,也塑造了映客独特的品牌形象。 映客在发展初期之所以能从千播大战中脱颖而出,靠的不仅仅是内容输出,最大杀手锏恰恰是技术力量。映客创业之初就建立了专业技术团队,投入大量资源在技术端,到2017年,技术研发人员368人,占比51.3%。在5G时代到来之后,各行业的可视化连接需求会加速爆发,AI化的数据处理和连接能力,会让产品力和延展能力都大幅提升。映客的“直播+”战略,对医疗、教育、电商等垂直行业的渗透,很大程度上也建立在技术对场景能力的构建之上。 从建立流量、产品迭代、产生收入到扩大利润,今天的映客已快人一步,走到了持续利润的关键上。 据映客此次IPO的保荐人之一德银在最新报告指出,映客2018年的盈利将近10.16亿元,2019年、2020年预计盈利达到12.16亿元及13.94亿元。按此计算,映客88亿市值上市,其2018年预期市盈率仅8倍左右。与其他移动直播股欢聚时代18.4倍、陌陌26.4倍、天鸽互娱18.4倍市盈率相比,确实比较便宜,也非常有竞争力。 根据公开信息,不计超额配股,映客此次IPO募资额为16.5亿港元至21.4亿港元。基石投资者为分众传媒和B站。所募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等方面。 聚拢大波核心用户泛娱乐变现能力强劲 2016年一季度至今,映客主要经历了行业爆发期、整合期、可持续增长期三个时期。奉佑生称,2017年映客的月均活跃主播数行业排名第1,收入及季均付费用户数排名第2。2018年一季度,映客APP平台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为2525万人,付费用户、主播数量、直播时长仍然维持着庞大规模。 如此高的月活背后,对应的是映客强大的变现能力、成本弹性极佳的商业模式以及不断优化的费用结构,尤其是和游戏直播相比,映客的泛娱乐战略优势明显。 与游戏直播相比,泛娱乐直播的门槛更低,直播内容更加丰富,用户互动更多元化,并且不依赖头部主播。与游戏直播平台相比,泛娱乐直播平台的玩家通常更愿意付费。 平均月付费用户数量亦已持续两个季度实现增长,达到72.9万人,付费用户的充值金额亦同比上涨,其中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更同比从202元涨上近1.67倍至540元。这就是映客简单但有效的盈利模式:提供平台,主播表演,用户充值,反过来又给平台提供了稳定的现金流。 映客首席战略官姜谷鹏介绍,映客身处移动直播赛道,预计在未来5年,移动直播的渗透率会逐步提高,市场规模保持在30%左右的增长速度。泛娱乐直播作为应用场景最广的类别,会在整个移动直播市场中保持绝对大比例的市场份额。而对比游戏直播,无论是从市场规模、内容、用户、主播、付费上来说,泛娱乐直播都是更占优势的: 首先,从用户和收入两个角度,泛娱乐直播都远远大于游戏直播,这是由其内容的本质决定的。游戏直播更像一个体育赛事频道,重点比赛很多人观看,高峰量比较大,但主要集中在头部主播身上。而泛娱乐直播更像一个社交平台,应用场景多样,直播的内容更加多元化碎片化,人人都可以加入,所以潜在用户规模要大的多。 其次,从商业模式的角度,泛娱乐直播要远远胜出。游戏直播由于其特点,直接付费很少,收入更多的依赖于广告,更像传统意义上的视频网站的商业模式。视频网站已经亏损了10年,核心原因是收入手段有限,但版权成本的支出非常刚性,且没有讨价还价的能力。游戏直播同样,面对头部明星主播的高额费用,和游戏厂商的版权风险。而泛娱乐直播在收入方面手段丰富,有打赏、互动PK等直接消费方式,同时也有不菲的广告收入。 成本弹性极佳的商业模式成为映客上市的一大助攻,映客直播业务的销售成本中,主播费用占比更高,其次是付款手续费、宽带和服务器托管费、雇员福利开支和其他费用。映客CFO李劲介绍,映客的毛利率16年达37.8%,17年达35.4%,目前趋于稳定。 李劲表示,映客目前的收入主要来源于视频直播收入和在线广告收入。视频直播收入在2016年占总收入的99.8%,2017年占总收入的99.4%,广告收入也迅速增长,17年广告收入是16年的2.4倍。另外映客今年组建了单独的广告部门来发展广告业务,有着广阔的增长空间。 坚持全民直播打造映客视频社交生态 映客一直坚信“人人都会是主播”,一直从用户角度思考产品和运营逻辑,所以摸索出了直接、有效率的直营模式,也是针对业界常见的“公会”生态而言。 姜谷鹏介绍,从映客成立伊始到发展至今,“全民直播”这一理念从始至终在映客这一平台上很好的彰显着自己独特的魅力和差异化,这也使得映客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社交生态:让每一个人都成为主播,人人都可以互动。 “直播会成为一种主流的、人与人沟通的视频化沟通方式,就像现在大家越来越习惯用微信语音通话、Facetime通话一样,未来大家也会习惯一对一、一对多和多对多的视频化沟通方式。”这种所谓的“实时视频沟通”就是直播,也就是说,映客一直在做的就是“实时互动视频沟通”。 基于这个朴素的理念,并且一直坚持这个方向,映客形成了独特的社交生态。在映客上,用户就是主播,主播就是用户;用户可以很方便的开播,邀请朋友观看分享,主播也有自己的朋友和圈子。映客的用户间形成了多对多的、牢固的网络关系。 全民直播一是增加用户归属感和黏性,二是直营模式比公会代理模式,至少高5~10%的成本节省。作为代理的公会,因为利益和平台不完全一致,且也需要获益,每个环节间会产生损耗。 在映客用户中,每五个人就有一个人曾经开播过,这个比例很高。用户使用映客的首要目的是一是展示自我,认识新的朋友,和朋友交流玩游戏,其次,重度用户通过礼物互赠得到部分收益。 持续创新产品以拓展用户基础是映客始终在做的事情,映客在创立之初,率先在市场推出三连麦及实时美颜等多元化的功能,并创造出了直播对战、多人直播间及千人千面推介等的新鲜有趣的玩法,让年轻人以使用、分享映客为荣。2017年,映客直播平台促成了33亿分钟的直播时长,浏览总次数达127亿次,逾78亿条互动信息,用户社交媒体分享达2.038亿次。 对于映客来说,盈利之外,更重要的是,凭借强大的用户黏性,映客提前抓住了下一波社交风口,也能讲出更好的商业故事,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日前,映客发布了6.0版本,增加“朋友圈”功能,用户可以直接在映客APP上发朋友圈动态,从而打造自己新的社交圈子,新功能的发布再一次将映客推到了直播平台深度社交化的风口。 社交的发展需要一个健康的用户生态画像,映客不管用户还是主播,男女比例都非常平衡,比例几乎是1:1,平衡的男女比例是社交重要的基础条件,充分反应了映客用户生态的健康,年轻的、很容易接受新事物的用户都在映客,他们的使用习惯代表了互联网的发展方向。 奉佑生表示,映客未来仍将延续娱乐视频化方向,今年会进一步丰富业务及产品形态,满足用户娱乐需求,将流行的娱乐活动以移动直播形式在网上呈现。而在战略资本的方向上,将会不断寻求并购和投资的的机遇。 文\温言[详情]

消息称映客IPO定价3.85港元 已超额三倍认购
消息称映客IPO定价3.85港元 已超额三倍认购

  据媒体报道,有消息称,映客港股IPO最终定价为3.85港元,此前据映客招股书披露,发行价区间为3.85至5港元,发行3.02亿股。市传映客目前的国际配售已超额三倍认购,获得众多著名中美基金认购。[详情]

映客要上市了 它的招股书暴露了哪些问题
映客要上市了 它的招股书暴露了哪些问题

   映客于昨天(6月27日)更新了招股书:映客拟通过香港IPO发行3.023亿股股票,定价在3.85~5港元之间,拟筹集最多1.93亿美元。按照募资额来看,映客最高估值为105亿港元,约合88亿元人民币。基石投资者为分众传媒和Bilibili。 上市之后,映客将会把募集的来的资金用于进一步拓展业务和平台展示的内容,开展营销活动,物色战略投资机会等等。 核心数据下滑、收入依赖直播 最新的招股书披露了2018年第一季度的运营数据: 平均月活用户数为2525.4万人,环比增长0.30%,同比增长14.15%。 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72.9万人,环比增长11.80%,同比下降59.89%。 平均每月活跃主播数量92.5万人,环比下降38.60%,同比下降74.93%。 映客在招股书中表示:从2017年第一季度到第二季度期间,平均月活用户数量大幅下降;2016年第三季度到2017年第三季度期间,付费用户也出现下降的情况。因此,映客方面无法保证,公司业绩日后能够维持大幅增长。 招股书并没有披露第一季度的营收和盈利情况。 根据此前发布的招股书,映客在2015年、2016年、2017年营收分别为2870万元(单位均为人民币,下同)、43.34亿元、39.41亿元;毛利分别为1384万元、16.36亿元、13.95亿元。2015年、2016年、2017年,映客经调整纯利分别为150万元、5.68亿元、7.92亿元。 映客透露,其业务主要分为直播业务、网络广告和其他业务三大板块,而公司收入大部分来自直播业务: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期间,直播业务所得占其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4.6%、99.8%、99.4%。  这也反映出,映客的收入过度依赖直播打赏,来源较为单一。 映客表示,其网络广告业务的发展策略一直较为保守,只与少数广告商进行合作,并力求开发干扰少的广告。 所以,映客于今年成立广告销售团队,并在年度选秀活动《樱花女生》中引入赞助商碧生源、战略合作国内运动品牌乔丹体育——映客的广告业务已逐渐展开。 资本市场的态度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与陌陌、YY(欢聚时代)、虎牙、斗鱼等平台相比,映客的估值很低。 虎牙的总值在69.6亿美元左右(折合港币546.29亿元),彭博社计算出的市盈率为93.73倍。据“略大参考”报道,映客IPO的保荐人之一德银在最新报告指出,预计映客2018年的盈利将近10.16亿元,2019年、2020年预计盈利达到12.16亿元及13.94亿元。按此计算,映客88亿元市值上市,超额配售后,市盈率则为7.4~9.6倍。而不少港股上市科技公司的市盈率甚至在30倍以上。 映客的估值约为陌陌市值的14%~17.5; 映客的估值约为YY市值的23%~28%; 映客的估值约为虎牙市值的21%。 其实,映客的上市之路非常曲折。 2017年9月,市值72亿人民币的宣亚国际拟以28.95亿的价格,收购映客直播48.2478%股权,估值为60.5亿元。 虎嗅于去年12月发文分析指出,“或许是为了避开证监会复杂的审核流程,增加成功概率。在宣亚没有足够的资金情况下,收购映客所使用的部分资金来自创始团队之手。但这样操作,交易完成后映客团队持有的宣亚国际股票已经超过目前其实际控股人。” 这起收购案被业界普遍认为是“蛇吞象”,映客被质疑“自己出钱买自己”,变相“借壳上市”,从而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 “略大参考”分析指出,映客的上市计划之激进,以及映客创始团队所面临的资本方的压力,这个背后是当时资本市场对于直播风口的看空,资本急于出逃。 同年12月,这一收购案宣告失败。于是映客寻求独立IPO。 尽管直播平台的变现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但从市盈率来看,映客并不被股东看好。“开柒”总结道:“对于投资者而言,尽管这是一家赚钱的公司,但想象空间太有限了。”[详情]

映客求生:资本热情退潮 上市成为直播玩家们最后一搏
映客求生:资本热情退潮 上市成为直播玩家们最后一搏

  映客求生 万珮 在资本热情退潮后,上市似乎成为直播玩家们的最后一搏。 在卖身宣亚国际试图借壳上市未果后,映客再次选择赴港上市。6月27日,映客在香港路演,宣布上市计划。 今年以来,中国新娱乐公司掀起了一股上市热潮,B站、爱奇艺、虎牙相继登陆美股,芒果TV也拟通过以注入快乐购的方式间接上市。秀场直播的另一玩家,花椒也在6月27日晚间宣布,将与六间房重组。 对于映客来说,上市可能只是下一场鏖战的起点。未来,如何持续地吸引用户将成为这家主打秀场直播的平台的最大烦恼。 有分析认为,后半场战局将更加多维,首先是战场可能不止于直播,还要和风头正劲的短视频争夺流量;其次,战线将拉得更长,如何在流量见顶后沉淀出独特的价值才是平台的立命之本。 直播、短视频战场强敌环伺,映客将如何求生?CEO奉佑生称,映客未来短、中、长期的成长空间在于广告业务拓展、娱乐产业链化和多元化行业渗透。 曾经的“行业领头羊” 在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看来,映客刚好赶上了移动直播发展的浪潮,一度估值高企。 映客创立于2015年3月,当年7月获得多米音乐1000万元天使投资,4个月后再获赛富亚洲、金沙江创投和紫辉创投的数千万元A轮投资,2016年1月获昆仑万维6800万元A+轮融资。 三轮融资后,映客的估值已经到了70亿元。此后再无融资消息。2016年9月,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其转让映客3%的股份套现2.1亿元。 映客的投资方之一,金沙江创投投资人罗斌认为,“快”是映客成为“领头羊”的诀窍。 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曾在他的投资笔记中写道,为了迅速起量,映客曾在2016年初,花了一个亿拍广告片、请明星代言。映客的广告主要集中在分众楼宇、电影院线,也和湖南卫视、四川卫视等综艺节目进行了合作,比如《我是歌手》、《极限挑战》。 招股书显示,2016年宣传及广告开支为7.05亿元。 确实效果很明显,映客投资人周亚辉称,映客在半年内就将100万DAU提升到500万。 最开始,映客尝试用请明星的办法带动用户增长,但是奉佑生很快发现,明星走了以后,用户也随之流失掉了,所以后来主打“全民直播”的模式。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告诉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映客的商业化做的还是挺不错,招股书显示,2017年,映客经调整后纯利润为7.92亿元,2016年这个数字为5.68亿元。此前,一位映客的投资人曾告诉寻找中国创客记者,映客的用户非常值钱,都是“土豪”,“王思聪都在上面花了好几百万。” 映客CEO奉佑生 月付费用户、月活主播数同比下降超5成 以秀场为主导的娱乐直播平台的天花板是明显的。表现之一是近两年过去,映客的估值并未涨多少。 不计超额配股,映客此次IPO募资额为13亿港元至18亿港元。据媒体报道,按照募资额来看,映客的最高估值为105亿港元,约合88亿元人民币,业内人士分析,与虎牙(450亿人民币市值)相比,此次映客的定价并不算太高。 为什么已经赚钱了的映客,估值会与虎牙相差如此之多?最关键的原因还是数据不太好看。 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映客收入为2870万、43.3亿及39.4亿元,经调整纯利分别为人民币150万元、5.68亿元及7.92亿元,3年复合年增长率为2229.1%。 尽管赚钱了,但其实映客的天花板也显而易见,招股书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的平均月活用户数为2525.4万人,环比微增0.30%,同比增长14.15%。对比同期的虎牙,月活数为9290万,接近其4倍。 值得注意的是,映客的一些关键数据也在下降。招股书显示,在今年第一季度,映客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为72.9万人,环比增长11.8%,同比下降59.89%;平均每月活跃主播数量为92.5万人,环比下降38.6%,同比下降74.93%。 有分析称,秀场直播普遍增长乏力。就数据来看,游戏直播才是直播行业的大赢家。极光大数据显示,2018年2月直播APP市场渗透率最高的三款为:斗鱼直播、虎牙直播和YY,分别占4.25%、3.61%和3.33%。 同时,2017年9月至2018年2月,斗鱼直播、YY、虎牙直播的DAU日活均值分别为670.8万、580.6万和474.6万,名列前三。相较之下,映客的DAU均值仅为201万。 “依靠秀场、颜值内容的直播平台流量增长已经初现疲态。”在花椒直播联合创始人于丹看来,移动直播经过两年多的发展,直播产品技术和内容形态趋向高度同质化,探索新的、用户买单的直播内容是发展的一个趋势。 风口变了,即使是独角兽日子也不太好过,“移动直播现在的风口出现了转变,综合性的直播平台估值都会降低,未来,游戏、体育直播会是直播的两个大方向。”丁道师表示。 上市后如何? 过去一年,你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映客的声量小了,最为明显的是,几乎都见不到什么市场活动和宣传推广。 事实也的确如此,据界面报道,2017年,已经很少能在各种渠道见到映客的广告了,最大的投入就是耗资2亿筹备“樱花女神”、“映客先生”两个活动。2017年,其广告及宣传开支为3.23亿元,不及2016年的一半。 “除了两个大型活动外,基本上没有做大规模推广,这两个活动的成本还基本上都通过打赏收了回来。”一位映客员工称。 同时,2017年一整年,映客都没有融资消息传来。甚至还有股东急忙撤离,招股书显示,2018年2月底,芒果文创将手中持有的所有映客股权转给长兴盛矩,嘉兴光联也在今年1月将手中股权悉数转给驰誉投资。 为了扭转这种不利局面,映客一方面曲线上市,“卖身”给A股上市公司宣亚国际;另一方面在各种产品中做尝试。 但是这些努力的结果并不理想,收购最终“告吹”,12月15日晚间,宣亚国际发公告称,终止收购映客。 过去一年,映客的几款产品都不太理想,比如区块链技术做的德州扑克,涉及到女性派单接单的软件月猫和付费交友软件克拉等。 就连在去年底上线的直播答题APP——芝士超人都死于监管。那是映客好不容易孵化出的一款有声响的产品。在一位移动直播业内认为看来,“争相做答题反映了直播平台对流量的集体性焦虑。” 蓝湖资本合伙人殷明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也许映客能够成为一个不错的赚钱的公司,甚至在A股上市短期内拿到100倍的市盈率,但它同时也是一个没想明白长期竞争壁垒的公司。 招股书提示,映客的风险在于无法保证日后能够维持或达到2015年至2016年的增长水平,也无法保证2017年的下降不会发生,包括留住平台的现有用户及吸纳新用户;开发及推出能吸引用户的多元化且类别不同的虚拟物品、功能、特色及服务;与主播及主播机构维持稳定关系;制定及执行成功的变现方法。此外,竞争市场的激烈程度也有可能对其经营活动产生不利影响。 奉佑生称,此次上市所募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开发技术以及战略投资等方面。 支撑映客上市的价值在哪?丁道师认为,映客较早地踏入了移动直播这个行业,并成为头部的企业,它的品牌价值、用户价值、投资人关系、研发技术团队都是它的优势。至于上市以后的前景几何,则要看映客能否抓住下一波浪潮。 “目前来看,以斗鱼、虎牙为代表的游戏直播,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都是风口,最重要的是,映客能否探索出新的被市场接受的创意与玩法,”这些决定了映客能否求生成功。[详情]

映客成港股首支娱乐直播股 上市在即潜在红利兑现
映客成港股首支娱乐直播股 上市在即潜在红利兑现

  今夏最流行,一个是C罗,一个是C位。 世界杯开幕以来,精彩不断,透过电视机可以听到现场球迷震撼的欢呼声。到现在为止,葡萄牙总共就打了三场比赛,C罗包揽四粒进球,在其它队员发挥不好的情况下,以一己之力帮助葡萄牙两平一胜,真正上演了孤胆英雄拯救国家的好戏,毫不夸张的说,这三场球的C罗打出了球王该有的表现,完全可以载入史册。 世界杯这样的四年一届的足球盛宴给夏日激情又添一把火,但不是人人都能前往俄罗斯享受这样的比赛,如果在家也能身临其境,感受这样激动人心的比赛那该多好。映客直播作为中国领先的直播平台,在5G 技术的应用下,未来将可能通过VR实现实时直播应用。 VR直播或成5G时代“杀手级”应用场景 在过往两年中,VR业内公司始终在尝试VR直播在综艺娱乐和体育直播的落地应用可行方案,但因4G网络环境的带宽限制无法满足高清VR视频的传输,即使用于内容采集的VR摄像机拥有超清VR视频采集和直播能力的情况下,用户终端的观看体验仍然欠佳,导致VR直播应用发展缓慢。 据智通财经了解,随着5G时代的来临,这一现状或许将开始改变。在5G环境下通过VR头显观看高清VR直播视频,我们可以感受到5G网络加强了高清VR视频播放的流畅性,特别是对VR摄像机高清VR直播采集能力的释放更为明显。这是由于5G的数据吞吐量增加了10倍,通信容量增加了100倍,而延迟仅仅是此前的十分之一,能够出色应对VR技术对传输的要求。也就是说,以后在家也能身临其境享受世界杯的狂欢。 实际上,实时VR直播并不是幻想,今年2月火爆的美国超级碗赛事,美国Verizon已经成功的将VR和5G网络结合起来,实现了虚拟现实当中观看球赛的体验。 据智通财经了解,映客直播作为中国领先的直播平台,一直以其创新的软件功能提升用户体验,公司计划继续投资数据传输,增强现实等技术,为用户提供一流的实时互通体验。或许未来,映客的VR直播这一应用场景或许将成为5G时代的高带宽的最佳“杀手级”应用场景。 映客成港股首支娱乐直播股 恰逢市场七翻身 或许VR直播真正实现尚待时日,但映客登陆资本市场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了。 映客直播的母公司映客互娱(3700)于今天公开招股,7月12日在香港主板上市,成为香港第一只移动娱乐直播股。 目前,港股市场表现被动,正在经历“五穷六绝”,而7月登场的映客恰逢“七翻身”,或许将给市场带来惊喜。 据智通财经了解,恒指5月30日收盘价对应PE(TTM)12.13倍,低于历史均值。横向对比全球,港股仍是价值洼地。从龙头股的估值来看,贸易战、去杠杆、经济下滑的风险已经PRICE IN。根据彭博一致预期,2018年恒指EPS同比仅增长5.6%,超预期概率大。 虽然市场黑天鹅和灰犀牛频出,但是港股估值处于偏低水平,为长期投资者提供了安全垫,而业绩的增长将是接下来市场的主要驱动力。最暗时刻,曙光将至,机构普遍预期三季度市场将出现反击,这时候秉承价值投资的理念,业绩坚挺的龙头企业更受资金的拥护,而市场也正在给龙头企业给予确定性的溢价,优秀的企业正在逆市创新高。 映客作为国内领先的直播平台,拥有庞大的注册用户数量和卓越的盈利能力,从今年3月份提交港股IPO开始,就一直吸引着投资界的关注。 据智通财经了解,截至2018年3月31日第一季度,映客拥有超过2亿注册用户,一个季度增加用户700万。2017年全年,其经调整纯利达到7.92亿元,2015至2017年间的复合年增长率接近22.3倍。2018年第一季度,平均用户月付费金额为540元,同比増长近200%。在港股拥抱新经济企业的改革中,映客在过去三年的成长速度远远地超越同期的新经济企业。分析认为,在资本的作用下,映客作为泛娱乐直播的龙头企业,头部优势将更加明显,或许也将享受市场所给予的确定性溢价,并成为境内外基金的爱股。 国内外对比 投资价值凸显 映客目前的估值是105亿元港币(即88亿元人民币),以新经济股的增长性来看,根据德银预计映客2018年赚逾10亿元人民币,市盈率仅8倍,估值便宜,业内纷纷看涨。 映客作为香港第一只移动娱乐直播股,与老牌直播股天鸽互动对比和借鉴同期递交IPO的游戏直播股虎牙(HUYA)的市场表现,映客存在着很大的想象空间。 号称是中国最大的实时社交视频平台之一的天鸽互动(01980)于2014年7月在香港主板上市,2016年从PC端直播转移到移动直播,并在16年底成为第一批进入深港通名单的港股公司。截止到2017年底,天鸽互动平台注册用户数已经达到3.78亿,月活跃用户数约2400万,季度付费用户 123.7 万人,季度用户平均收益为 172 元。反应到2017年业绩上,年度经调整收益 10.05 亿元人民币,经调整纯利为 4.56 亿元。 映客作为国内泛娱乐直播的龙头,映客APP于2015年上线。截至2017年底,拥有1.945亿注册用户,3680万主播,2017年第四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数2518万,月付费用户数量65.2万,月活跃用户平均每月付406元。从基础数据来看,映客凭着“全民直播”的平等理念,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就获得了广泛的用户支持,主播人数规模国内第一,即创造出多样化且丰富的内容,又极大提高了用户粘度和活跃度,用户付费意愿强烈。反应到在业绩上,2017年,映客直播的收益为人民币39.41亿元;经调整纯利为人民7.9亿元。 显然,映客直播与老牌直播天鸽互动对比之下,业绩成长更为迅猛。目前,天鸽互动的估值在75亿港元左右,而市场给予映客的估值下线在97亿港元,仅比天鸽互动高30%。而映客与天鸽互动相比,营收、经调整纯利分别为后者的4倍、1.7倍。鉴于后期映客有望纳入港股通,获得内地资金的加持,估值的空间有着较大的想象力。 与此同时,智通财经还注意到,与映客同期提交IPO的直播平台虎牙率先登陆美股,虽然作为游戏直播的虎牙与泛娱乐直播的映客定位不同,但同属于直播行业,虎牙在美上市不足一个月就展现翻倍升幅,相比之下,即将登陆港股的映客的业绩更为靓丽。 虎牙号称游戏直播第一股,以游戏为导向,无论是用户人群还是内容类别都更为依赖热门游戏和知名主播。虽然虎牙现已发展为包含游戏、泛娱乐、二次元、户外等内容的综合性互动平台, 但如果纯粹以直播产品定位、或者泛娱乐直播产品,虎牙明显落后于以秀场起步的泛娱乐直播平台映客。 映客以人为导向的模式更加突出,坚持全民直播的理念,而主播是平台的主要内容贡献,内容类别也依据主播的自主选择。映客和同类的直播更像是通过直播这种手段创造人与人的关系,即社交。映客通过虚拟商品、虚拟服务连接主播与观众的互动,再基于不同观众的喜好推荐不同风格的主播,时下最流行的抖音也是这种模式。 据智通财经统计,映客和虎牙的注册用户数相差无几,但是从2017年第四季度的数据来看,虎牙平均月活跃用户数是映客的3.44倍,付费用户数量是映客的5倍。目前,虎牙的市值为72亿美元(约564亿港元),但其在2018年第一季度才首次实现扭亏为盈,映客在三年前就实现盈利,至今年复合年增长率为2229.1%,而市场给予映客的估值上线仅121亿港元,大幅低于前者。鉴于虎牙上市后的表现,业内人士纷纷看涨映客,认为业绩确定性更高的映客明显被低估。 潜在红利兑现 付费用户数或再次增长 由于移动直播摆脱了电脑端的束缚,用户可以利用便携的移动设备,通过互联互通随时随地的进行直播,不仅方便了直播的行为,更是将直播渗透到用户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中,进一步丰富了内容的多样性。移动直播成了一种新型的线上视频娱乐社交方式。短短的几年时间,中国的移动直播市场发展十分迅猛,但是在映客CEO奉佑生看来,这个行业依旧年轻,未来仍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调查统计,中国移动直播市场规模由2012年的人民币1.05亿元增加至2017年的人民币257亿元,符合年增长率为200%,预期于2022年将进一步增加至人民币97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0.6%。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景气度高的行业里,映客还将享有两个潜在的红利。 第一个红利是流量费率越来越便宜之后,带来的视频内容需求大幅提高。智通财经发现,中国互联网用户相比美国,除了人口数量的红利外,还有一个隐形红利,就是流量成本的红利。虽然中国的三大运营商都属于国有企业,但其竞争比美国更加市场化。各大运营商过去几年的流量费用越来越低,导致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的进入门槛很低。在美国,许多运营商要求每月80到100美元才能包流量。而在中国,一个月100人民币就能获得巨大的流量。过去我们会把视频下载好,在地铁或者上班路上看。今天,我们都已经习惯了随意点开一个喜欢的视频。从信息密度看,视频内容也远远超过了过去的文字和图片。随着流量费率的下降,映客的活跃用户有望进一步加速增加。 第二个红利是渠道下沉带来的新增用户。无论是电商中的阿里、京东,还是社交媒体的微博和陌陌,过去几年活跃用户数增长主要来自各类渠道的下沉。中国的三四五线城市提供了移动互联网最后的流量金矿。陌陌此前也大力推广了渠道下沉,获取了一批新的用户。这也是付费用户数重新开始增长的原因,同时反映了这些新获取用户流量的转化能力。映客已经计划把直播平台渗透到中国的三四线城市。未来,我们还可以看到其付费用户数的不断增长。 以直播为支点撬动娱乐生态 直播平台为了改变其单一的业务结构,纷纷推出直播+,将产业链纵横延伸。 早前,映客直播综艺盛典《樱花女生》于广州体育馆圆满落幕,规模超过卫视晚会。映客在直播+泛娱乐的深挖,就是以“赛事+综艺+盛典”三位一体的玩法,打造直播自有IP,进而引领直播平台内容升级,而“樱花”也已经借此逐步成为映客的自有IP了。 据智通财经了解,《樱花女生》活动的圆满成功,树立了映客的娱乐生态处于行业的领先地位,而娱乐生态的初步搭建,体现出来的价值是多方面的: 1、主播层面:助力主播走上更加专业化的星路。以往的直播明星比赛,都停留在单纯的打赏PK阶段。映客则通过英皇助力,为主播带来从训练到评选等各个环节的专业化指导,让主播体验到从素人成为真的明星过程。这让映客与其他平台形成差异化优势。 2、行业层面:形成行业转型探索的范例。在整个互联网视频行业的娱乐化背景下,映客此次娱乐化生态的构建,助力自己成为直播APP转型路上的标杆,为直播行业转型树了成功经验。 3、用户层面:增加了更多的互动性和参与感。直播平台本身的强互动性,让用户体验到陪自己支持的网红一同成长的感觉。而150位主播在盛典现场的开播,更拉近用户与主播们、与赛事本身的距离感,让用户体验到“身临其境”的感觉。 4、合作伙伴层面:口碑和真实价值的双赢。一方面为碧生源、乔丹体育这种纯商业合作伙伴,带来了更好的品牌口碑效果。另一方面也为英皇这种娱乐公司提供了新星资源,也给其他娱乐公司提供了一个新式造星的途径和经验。 5、映客自己:更多商业模式的探索。从单纯的以打赏为主要商业模式,到如今的赞助、打赏、售票、造星乃至未来参与更多娱乐产业的可能性。[详情]

映客互娱拟在港上市集资最多15.1亿港元 7月12日挂牌
映客互娱拟在港上市集资最多15.1亿港元 7月12日挂牌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港股讯 据经济通报道,市场消息人士指出,内地直播平台映客之母公司映客互娱,拟在港公开招股上市,发售3.023亿股,每股作价3.85至5港元,集资最多15.1亿港元。预期在7月12日挂牌。 中金,花旗及德银任联席保荐人。[详情]

映客更新招股书:第一季度月活用户2525.4万人
映客更新招股书:第一季度月活用户2525.4万人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港股讯 6月27日,国内直播平台映客今日更新招股书,招股书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平均月活2525万人,环比增长0.3%;平均月付费用户72.9万人,环比增长11.8%。 [详情]

独立直播公司面临大考 映客转战香港争抢直播第一股
独立直播公司面临大考 映客转战香港争抢直播第一股

  独立直播公司面临大考 映客转战香港争抢直播第一股 记者 何天骄 直播网红们尚在苦恼,但直播的平台却已经争相启动了IPO 视觉中国图 网红直播经纪公司负责人老秦最近有点郁闷,自己苦心经营的直播团队去年以来流量一直下滑,无奈之下,只能让一部分网红转战尚未有明确盈利模式的短视频平台。 直播网红们尚在苦恼,但直播的平台却已经争相启动了IPO。 在斗鱼、虎牙在本月初完成新一轮融资并释放出上市信号后不久,日前以秀场直播为主的映客在香港市场提交IPO文件。 独立直播平台争抢直播第一股的战火也越来越浓。然而,先不论上市能否成功,但上市的过程就是一次大考,意味着资本和市场对相关公司前景的判断,那么,映客能否通过这场大考? 秀场直播受冲击 独立直播平台近年来异军突起,然而却面临用户黏性不够高的痛点。相比其他非独立直播平台,诸如陌陌、爱奇艺旗下的直播平台,均有社交平台和内容平台做后盾,独立直播平台被认为缺乏足够内容支撑或社交平台导流,因而被认为用户黏性不够高。 不过,相比于斗鱼、虎牙的游戏直播,以秀场直播为主的映客更显艰难。龙珠直播创始人兼CEO陈琦栋向记者表示:“在我看来,唱歌跳舞为主的秀场直播对用户的黏性相对较低,要让粉丝一直盯着一个人唱歌跳舞其实是很难的。” “很多人来看直播甚至打赏,核心需求还是想要认识网红,社交为主要目的,用户黏性不高,这也导致了我们网红的流量在前年达到巅峰后,去年开始流量下滑很厉害,各项数据一直在掉。”老秦也深有感触,“最近不是抖音很火么,我们公司一部分网红已经转战抖音了,虽然目前还不清楚如何盈利。” 与老秦一样谋求转型的不止一家,网红经纪公司上海迎新文化传播董事长章琼支向记者表示:“我们已经从秀场转型做电商直播,独立的秀场直播现在已经很少做了。显然,大量的秀场直播网红正在转型,秀场直播正在面临考验。” 事实上,直播平台的流量下滑也反映在了映客披露的招股书中。按2017年主播人数计算,映客是中国最大的移动端直播平台,按2017年收益计算及按活跃付费用户人数计算,映客是中国第二大移动端直播平台。然而,在2017年,映客在两项重要的数据——活跃用户数量和付费用户数量上显著下滑。 相比之下,依靠黏性很强的游戏作为主要直播内容的斗鱼、虎牙等平台似乎更被资本看好。3月8日,斗鱼宣布获新一轮6.3亿美元融资,由腾讯独家投资。至此斗鱼已经完成了六轮融资,总融资额超60亿元。去年上半年,斗鱼完成了D轮融资,同时宣布公司完全进入了盈利状态,并在积极对外投资。同一天虎牙直播也宣布完成B轮融资,腾讯以4.6亿美元投资虎牙直播,腾讯拥有虎牙51%的投票权。与此同时,斗鱼、虎牙直播也先后释放出上市信息。其中,虎牙直播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秘密提交IPO申请文件。 那么,在同行的虎视眈眈下,映客能否拿下独立直播公司第一股? 核心数据堪忧 映客要顺利上市最先要解决的恐怕是核心数据下滑问题。 财报数据显示,映客的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MAU)在2016年迅速增长,从第一季度的1537万攀升至2016年第四季度的3000.6万,但从2017年开始,映客的月活数出现下滑,四个季度的月活数在2212万和2518万之间。 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的变化态势与月活数据类似,也出现下滑,在2016年第四季度达到248.6万,但这一数据在2017年显著下滑,2017年第一季度的每月付费用户数量较2016年第四季度拦腰截断至182.4万,随后在第三季度下滑至61万,在第四季度小幅增长至65.2万。 对于这两块核心数据下滑,第一财经联系了映客方面,映客方面表示以招股书为准。在映客招股书的风险陈述章节,映客提到了上述数据下滑的问题:“于2017年第一季至2017年第二季期间,平均月活跃用户数大幅下降,而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于2016年第三季至2017年第三季期间亦有所减少。”映客称:“倘我们未能有效管理增长、实施业务战略及控制成本与开支,我们的业务及经营业绩可能或受损;倘我们无法以具成本效益的方式吸纳新用户及留住吸纳有效用户,我们的业务及经营业绩或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映客的数据下滑让人不禁联想到去年映客曾计划通过注入A股上市公司宣亚实现曲线上市,最后未能成功,不排除是因为核心数据下滑导致。 不过,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赵晓马表示:“由于从2017年4月起,证监会开始收紧影视文娱等行业的再融资和并购重组政策,映客在一个较差的时机尝试注入宣亚国际,故此以失败告终。但是,此次的失败对于映客直播的长远发展并不是坏事,反而可能起到激励其独立上市的勇气和决心。” 北大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向记者表示,独立的直播业务在A股上市较困难,在境外市场比较合适。现在一些独立直播业务萎缩,需要及时调整商业模式,诸如直播行业的文创电商、网红经纪等,做得好的话会有新的业绩增长点。 转型迫在眉睫 所幸的是,映客目前业绩表现尚可。2017年映客的收益为39.4亿元,经调整纯利达到7.9亿元,2016年映客的收益为43.3亿元,经调整纯利为5.68亿元。可见,映客在2017年虽然收益减少,但净利润有所增加。此外,虽然面临活跃用户数和付费用户数的减少,但映客在招股书中强调了用户数付费金额的提升: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从2015年的190元增至2017年的406元。 相关直播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从财务数据看,映客损失了一部分非核心用户,一些有较强付费意愿的核心用户留存下来了,这也带来映客利润的增加。” “既有盈利模式,又有海量用户的映客凭当下的利润体量已经足够上市,而在香港上市也许是不错的选择。”赵晓马表示。 仅靠这些核心用户能否一直推动业绩增长? 赵晓马认为:“以秀场为主的直播平台,主要靠产品自驱力来增加用户数量和用户黏性。在秀场模式下,首先主播为了获得更多的打赏,会努力迎合观众,想办法留住观众,甚至会从外部(比如其他社交平台、直播平台、论坛等)拉来观众;其次,得到认可的主播为了增加收入会更长时间地进行直播,而官方将给优秀的内容(一般为在线人数高的或者收到打赏多的主播)放在更显眼的展示位,进而吸引更多的用户。另外,映客通过制定和调整提升等级的规则及等级权益来对用户的行为进行一些影响。” 这些办法某种程度上能够缓解用户活跃度下滑的困境。不过,为持续发展,映客还需要不断寻找新的出路。赵晓马指出,首先在业务上进行突围,从秀场模式转型“直播+”,并在各个垂直领域布局。诸如广告市场是映客直播平台未来非常大的一个增长点。[详情]

映客递交上市申请 传集资2至3亿美元
映客递交上市申请 传集资2至3亿美元

  内地第二大手机直播平台“映客”母企映客互娱向港交所(00388-HK)递上市申请。市场较早时传出,映客集资2至3亿美元(约15.6至23.4亿港元)。资料显示,腾讯(00700-HK)上市前持有0.91%股份。 初步招股文件显示,截至去年底,映客App已有1.945亿名注册用户。据弗若斯特沙利文资料,映客在中国的移动端直播平台中,活跃主播人数排名第一、收益排名第二,以及付费用户人数排名第二。[详情]

映客赴港IPO:用户数据下滑 商业化待突围
映客赴港IPO:用户数据下滑 商业化待突围

  在去年欲借壳A股上市公司宣亚国际失败之后,直播平台映客将目标转向了港股。 3月26日,映客向港交所提交了IPO招股书。招股书中,映客未公布拟募资金额,据悉这一金额或在3亿美元左右。 映客称,此次上市募集的资金,将用于进一步拓展业务即丰富平台展示的内容;开展营销活动,扩大用户群及推广品牌;物色战略投资及收购机会;开发技术、提升研发实力,尤其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等。 据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映客的营收收益分别为2870万元、43.35亿元与39.41亿元,经调整后的纯利收入分别为150万、5.68亿元与7.92亿元。其中,直播业务是映客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15年至2017年,直播业务在映客总收入的占比分别是94.6%、99.8%及99.4%。 对于直播业务来说,影响其收入的主要有三个因素,月活用户数量、月均付费用户数量以及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但从招股书来看,映客在过去一年,用户方面的数据出现了大幅下滑。 用户指标下滑 招股书显示,2016年,映客的月活用户数量从第一季度的1537万涨至第四季度的约3000万,但是整个2017年,映客的月活用户数量都维持在2212万至2518万之间。 月均付费用户数量方面,2016年的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映客的月均付费用户数量均维持在250万左右,但到了2017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这个数据只有60万左右。 对于两项核心数据的大幅下滑,映客表示,主要是由于直播行业在2016年迅速发展后,2017年整个行业的活跃及付费用户群体增长开始放缓,同时,也有一批用户在进行过初始试验后,活跃度降低。 但据第三方顾问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调查报告,中国移动文化和娱乐开支近些年在迅速增长,2012年数字约为393亿元,2017年已增至1861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6.5%。报告预计,2017年至2022年的复合年增长率约为31.2%,因此,中国移动文化和娱乐开支在2022年或升至7239亿元。 此外,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研究还指出,得益于智能手机和4G、5G网络的日益普及,中国移动直播市场的月活用户数量也将进一步提升。此前,中国移动直播的月活用户群由2012年的560万人增至2017年的1.76亿人,而2022年或将达到5.01亿人。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接下来,移动直播市场整体还是会处于增长的状态,只是增速会有所放缓,所以对于包括映客在内的直播平台而言,要考虑的应该是如何强化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以吸引及留住更多用户。 映客在招股书中指出,其在移动直播领域的主要竞争对手包括陌陌、YY直播、虎牙及斗鱼,同时还包括快手及今日头条等建立的直播业务。在谈及用户数量下滑时,映客也提及,随着更多公司进入市场,中国移动直播市场进一步分化,这也让映客的用户在线上或者线下有了更多的娱乐选择。 面对这一市场现状,映客也看到了潜在风险,因此,其在招股书的风险提示中指出,在用户自由时间及消费方面的竞争上,倘若映客相比其他娱乐方式不能维持足够的吸引力,或将对业务带来重大不利影响。 为提升用户黏性,映客在2017年下半年推出了直播对战及千人千面推荐等新功能,从数据来看,这些新功能也颇有成效,映客2017年第四季度的月活用户数量及月均付费用户数量均实现一定的环比增长。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在两项数据同时下滑的情况下,映客的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在2017年稳步增长。映客称,这主要是由于平台维持了一群高消费付费用户,且该群体规模相对稳定。 商业化待解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映客目前的营收过度依赖于直播打赏,一旦该业务出现波动,映客的营收状况也会受到重大影响。因此,映客需要进一步拓展更多的商业化方式。 目前,映客的收益主要来自于平台上销售虚拟物品及服务。据介绍,映客平台用户可以通过多种支付方式购买平台的虚拟货币“映客钻石”,然后用它再去购买各种虚拟物品来赠予其他用户。 映客表示,公司以往的重心都放在核心业务上,对网络广告一直比较保守,仅与少数广告商合作。接下来,映客将进一步开发网络广告业务,预计广告业务收益占比将会持续增加。 目前,移动直播平台的广告形式主要包括直播间内广告、展示类广告及宣传活动。对于广告主而言,他们选择移动直播平台作为广告载体的原因无非以下几点:有优质用户群体,消费力强;平台数据分析能力强,用户画像清晰,广告更加精准;平台主播的广告价值高;直播形式的创新能力强,可开发更多有趣的内容减少对用户的干扰。 而映客招股书显示,映客的用户群体或拥有较高的广告价值。截至2017年12月31日,映客已经吸引超过1.945亿注册用户,有3680万用户以主播身份直播各类表演。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调查,映客有57.4%的注册用户来自中国一二线城市,76.1%的年龄区间在18至35岁,月收入超过一万元的用户占比为35%。 事实上,映客在去年底就已经开始进行更多商业化尝试。当时,映客曾上线过“映天下商业平台”,映客的主播要做商业直播,都需要通过入驻该平台和接单来完成。 某直播平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直播+”已经成为直播行业普遍认可的一种商业模式,即通过直播的形式连接各类内容,目前比较常见的内容包括电商、游戏、旅游等。 作为映客的主要竞争对手,陌陌在直播商业化方面的一些经验或许值得借鉴。据记者了解,目前陌陌已经支持多场景的“直播+”营销,比如直播+发布会、直播+产品售卖、直播+品牌口播等等。 据陌陌发布的财报显示,陌陌2017年第四季度的移动营销业务营收达到2180万美元,该业务营收增长主要原因是广告主需求的增长。 (编辑:黄锴,邮箱:huangk@21jingji.com)[详情]

重组失败三个月后映客港股IPO 求最后一搏?
重组失败三个月后映客港股IPO 求最后一搏?

  重组失败三个月后映客港股IPO,营收、月活下降,求最后一搏?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在与宣亚国际重组终止3个月后,映客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IPO申请。月活急速下降,盈利陷入困境。2016年10月,映客直播的下载量超过一亿次,日活量超过1500万,日前网上曝光一张映客直播的日活数据图显示,2018年2月21日,映客用户活跃量仅有68.54万。 3月26日,根据香港联交所的文件,映客已经以映客互娱有限公司的名义递交了首次公开募股的申请书。据目前初步招股资料,映客计划将IPO所募资金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开发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等技术,并考虑投资收购有高增长潜力的泛娱乐行业公司。 此时,距离与宣亚国际重组失败仅仅三个月而已。映客想要奔赴资本市场的心,可以说是人尽皆知,在重组失败后,为了能在香港主板上市,映客进行了内部重组,并且设立映客互娱作为上市业务的最终控股公司。 从这一系列动作来看,映客对上市一事,可谓是相当急迫。而其初步招股书似乎也透露了“玄机”,2015-2017年,映客的营收收益分别为2870万元,43.35亿元与39.41亿元;2017年较2016年营收下跌9.07%。 营收、月活整体下滑 据招股书透露,映客业绩整体下滑与直播行业的走向密切相关。2016年,借着直播的风口,迎来了行业的春天。在得到迅速的发展滞后,2017年行业活跃及付费的用户群增长放缓。 据易观数据显示,在直播行业2017年第三季度主流直播平台,全网用户渗透率TOP10 中,映客排名第三。笔者将排名第二的YY直播、排名第四的花椒直播与映客2017年1-8月的月活进行对比,可见,YY直播和花椒直播的月活人数相对平稳,并不像映客这样下滑趋势如此明显。 而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在主要娱乐内容直播APP中,映客直播的用户增长率为7.3%,远不及花椒、一直播等平台。 与其他相比,映客一直坚持不签约主播的制度,这一制度确实能为映客省下大量的成本,但是主播对直播平台来说,就是内容产生的来源,尤其是KOL主播对于平台来说,就是吸金石。而对于直播平台来说,与主播分红是其主要的营收来源。据招股书,2016年和2017年,映客的营收中有超过99%是来自于直播分红,即通过虚拟道具售卖和观众打赏带来的与主播分红的收入。 事实上,映客也曾希望能通过其他方式获得营收,2017年1月1日,映客针对微信红包的提现采取了新政策——每月提现总计小于等于2万免费,每月超过部分收取5%手续费,平台上的大主播可以申请大额提现。不过,映客一直没有成功通过流量广告的方式实现变现。 而随着月活人数的减少,月付费人数也出现了大幅度下滑。2016年的时候,映客每个季度的月付费人数都能维持在150万人以上的规模,但是进入到2017年下半年锐降到60万人左右,下降幅度超过50%。2017年较2016年营收下跌9.07%,而且运营三年的映客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 对资本的追逐 或许是已经意识到平台目前的资金情况,映客寻求资本的依靠。2017年9月,经过5个月停牌的宣亚国际公布的重组方案,拟以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奉佑生、廖洁鸣、侯广凌、映客常青、映客远达和映客欢众分别持有的蜜莱坞20.9429%、4.6934%、4.6934%、7.7915%、 5.0633%、5.0633%的股权,合计资金28.95亿元。 但是,宣亚国际并没有能力收购映客,更有意思的是,在披露的细节中,宣亚国际的4个大股东向上市公司提供的28.5亿贷款,以获取映客团队48.25%的股权。不过这些贷款中,有7成来自于映客本身。 对于这样一起并购案,自然是没能躲过监管的审查。2017年12月15日,宣亚国际与映客的并购案以失败而告终。 尽管,在重组失败之后,映客的首席执行官奉佑生再三表示,映客的现金流和持续发展能力非常健康。但是映客在重组失败公告公布前后的举动,不仅突出了映客对资金的急迫渴求,似乎暴露了映客实际准备赴港上市的时间。 映客申请港股上市的最终控股公司的映客互娱,是2017年11月24日在开曼群岛注册的,这一注册时间仅与映客宣布重组失败的12月15日,相差20天。 在映客互娱注册4天之后,11月30日于英属维京群岛注册Inke Holdings Limited(Inke BVI);12月19日,映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映客香港)在香港注册成立;2018年2月14日,映客在中国注册了一间外商独资企业,名为北京映客芝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映客中国)。 从而形成了以映客互娱为控股公司,依次为Inke BVI、Inke 香港和Inke中国,都是100%控股,同时,北京蜜莱坞公司以合约协议的方式,授权映客中国享有蜜莱坞及其附属公司主营业务的所有经济利益及经营风险,以此完成经营实体对上市公司的资金转移。[详情]

亏损严重、用户乏力 困境重重的映客流血赴港上市
亏损严重、用户乏力 困境重重的映客流血赴港上市

  来源:金百利在线手机版券商基金 作者:金石侃股  注入A股上市公司宣亚国际(300612)不成,映客直播拟冲刺港股上市。但映客面临的一系列问题:月活和付费用户双降、直播风口被取代、第二大股东业绩惨不忍睹、宣亚国际重组失败等,给映客的上市之路蒙上一层阴影。在多家直播平台掀起上市潮的当下,映客能够顺利实现港股上市,值得大家期待! 映客提交招股书 科技部晋独角兽名单 昨日,映客一则招股说明书递交港交所,据金百利在线手机版旗下华盛证券消息,映客3月26日向港交所提交了首版IPO招股书,并未列出计划募集金额,所募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等方面。根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映客的营收收益为39.41亿元,纯利收入为7.92亿元,2017年第四季度直播月活为2518.4万人次。 此前亦有外媒表示,中国视频直播平台映客筹划今年香港IPO,计划募资3亿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映客是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一款全新的实时直播媒体,极简的产品设计,全新的动态点赞模式。通过已有的社交关系,建立真正属于你全民直播交互时代。招股书资料显示,映客是中国领先的移动端直播平台,在2017年移动端直播平台中,映客活跃主播人数排名第一,受益排名第二,付费用户排名第二。 3月23日,科技部发布《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映客上榜164家独角兽名单,估值10亿美元。 映客内外部困难重重,后市依然堪忧 一、映客连续三年亏损 亏损额收窄 2015年3月团队成立,当年营收为2870万元;2016年,营收暴增15004%达43.35亿元;2017年增速放缓,营收为39.42亿元,同比下跌9.07%。 利润方面,2015年,映客净亏损4942万元;2016年净亏损暴增至14.67亿元;2017年仍然亏损2.40亿元。经调整的纯利则相对较好,成立第一年虽仅有146万元,但在2016年则达到5.68亿元,同比上涨38817.81%;2017年同比涨幅虽不佳,但仍上涨了39.38%至7.92亿元。 二、用户增长乏力,退出第一梯队(周活) 具体来看,其营收主要来自直播、网络广告和其他业务三个部分;其中,直播业务营收占比最大,从2015年的94.6%上升至2016年的99.8%,2017年则为99.4%。2016年以来,网络广告营收也在逐渐增加。 招股书显示,映客的用户数出现了增长乏力的情况:平均月活在2016年第四季度达到顶峰值,2017年上半年开始出现滑坡,下半年又有回升之势,2017年第四季度用户较2016年高点大降;而平均月付费用户则在2016年第二季度达到巅峰后,一路呈现下滑态势,从最高点每季度3000万人降到2017年第四季度的651万人,付费用户大降75%。 而在周活跃渗透率和周打开人数中,YY直播、虎牙直播、斗鱼直播高居第一。而,映客直播无论是周活跃渗透率和周打开人数,都已降至第十名,甚至远不及远不及花椒、企鹅电竞等。 三、估值70亿,腾讯持股不足1% 根据招股中,可以发现,映客董事长、CEO奉佑生直接持股20.94%。首席运营官廖洁鸣与首席技术官侯广凌各直接持股4.69%。 具体持股比例方面,创始人奉佑生持股20.94%,多米在线持股为14.59%、昆仑万维为10.23%、紫辉持股为7.29%。腾讯持股0.91%,宣亚国际持股不足0.74%,映客创始团队合计持股48.23%。此前,宣亚国际曾试图作价约30亿元收购映客控股权,但该笔交易最终未能成功。 2015年7月,映客获得A8音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5年11月,映客获得赛富基金领投,金沙江创投、紫辉创跟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2016年1月,映客获得昆仑万维领投的8000万元A+轮融资。2016年9月,昆仑万维转让映客3%股权给光信资本,总作价2.1亿,对应100%股权估值70亿元人民币。 如果对应这70亿的估值,董事长奉佑生直接持股20.94%,可套现14.65亿元;经理、董事廖洁鸣和董事侯广凌分别直接持股4.69%,可套现6.56亿元;廖洁鸣、侯广凌以及其他7位公司高管通过三只资管合计持股17.91%,可套现12.54亿元。因此,映客创始团队合计持股48.23%,可套现33.76亿元。 四、第二大股东陷入“版权困境”业绩惨不忍睹 在招股书中,映客第二大股东多米在线持股14.59%,董事长为刘晓松,持股27.08%。同时背靠光线、华谊这样的大佬,手持映客14.59%的股份,以及明星黄渤持股3.48%。 但是,近日多米股份发布公告宣布暂停多米音乐App客户端和偶扑客户端的业务运营,引起一片哗然。 2016年9月,多米音乐的运营公司多米股份宣布挂牌新三板,成为国内“音乐第一股”。但实际上,早在2013年,多米音乐就已经在音乐播放器的大战中落入下风。据多米音乐2016年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其2014年1月的月活跃用户数为2200万人,到2015年12月,跌至850万人。 当今的音乐市场早已形成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音乐三大巨头的三分天下。而随着在线音乐平台“版权大战”的开启,多米音乐彻底成为牺牲品。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多米音乐创始人、董事长刘晓松不禁感叹:“版权大战比我们想象得快和狠。” 多米音乐业绩更是惨不忍睹,2017年中期核心净利为负,同比大减85%;归属母公司净利连续三年为负,且仅有16年净利实现正增长。扣非净利2017年中期大减54%。映客第二大股东前景堪忧! 五、与宣亚国际重组失败,赴港上市压力山大 12月15日,宣亚国际宣布收购映客计划失败,在停牌半年后中午下周将再度开启股票交易,而这或将影响未来映客的发展走向。映客人心不足蛇吞象,奈何架不住国家管控,映客尝到了苦头,但也不得不再次计划在直播风口过去后自己的未来,以及团队和投资人的退出计划。 回顾映客被宣亚国际收购我们可以看出这一场闹剧,5月市值72亿元的宣亚国际收购了估值70亿元的映客,拟以约28.95亿元现金收购蜜莱坞(映客直播)6位映客创始人员共计约48.25%的股权。而其中21.56亿元来自于映客股东的借款,宣亚国际只需筹集7.39亿元就可完成收购,换句话说,映客是“借钱给别人来收购自己”。对映客来说,被收购不成功不是一个好消息,意味着映客继续受制于投资人的退出压力。 国内借壳已经不太可能,在运营现状和投资人退出压力影响下,在外界看来让映客已经没有退路,赴港上市或是最佳选择。(以下部分内容综合自网络) 1,纳斯达克上市?太难。且不论直播市场萎缩和自己数据下跌。直播模式在纳斯达克并未得到验证,即使上市因为映客的壁垒较低,也很难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 2,国内新三板?不符合映客需求。新三板的流通性较差,投资人很难退出,创始团队也很难套现,即使上市也不会对映客诉求有帮助, 3,继续寻求被并购。可能性较大,但不太可能类似宣亚国际46%的股权收购,毕竟同样的模式在证监会上仍然有风险。 4,继续运营,降低估值引入新投资人。可能性最大。映客在得不到新机遇的情况下只能继续运营,而在数据低迷和直播平台风口过去的大背景下,映客只能降低估值寻求新投资者的进入以备在2019年前后再度启动资本市场的股权转移动作,前提是要继续提高数据和运营壁垒。 5、赴港上市。港交所对新经济公司的开放鼓励政策以及港股对新经济的吸引力。此前传言斗鱼、快手将赴港上市。[详情]

映客赴港IPO困境:营收下降、流量变现困难 市占下降
映客赴港IPO困境:营收下降、流量变现困难 市占下降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讯3月27日消息备受关注的映客赴港IPO终于有了最新进展。 今晚(3月26日)映客正式在香港市场提交IPO文件书,根据这份长达400多页的招股书,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更为详细的映客,同时也看到了一个处于尴尬期的的映客。 映客核心数据正在下滑,退居行业第二 映客IPO最受关注的当然是财务信息,根据招股书映客2016年、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43.35亿元和39.42亿元,同比减少9.1%;在净利润方面映客2016年、2017年分别为5.68亿元和7.92亿元,同比增长40%。 映客虽然在这次公布的财务数据上,净利润出现上升趋势,但是现实情况却非常不乐观,除了营业收入下滑,在以下几方面核心数据上,都出现了大幅度滑坡。 1、在活跃用户数量上面,映客2017年的数据相比较于2016年下滑较多。刚进入2017年的时候,映客的月活用户下降的是最厉害的,2017年第二季度最低潮的时候只有2000万左右的月活,相比较于2016年高峰下降了三分之一。 2、月付费人数出现大幅度下滑。在2016年的时候,映客每个季度的月付费人数都能维持在150万人以上的规模,但是进入到2017年下半年锐降到60万人左右,下降幅度超过50%。 3、在流量变现方面,映客做得相当不理想。其不论是2016年还是2017年营业收入中有超过99%来自于直播带来的收入,即虚拟道具售卖和观众打赏带来的收入,关于流量的广告变现始终处于市场小的规模,无法获得突破性进展。 4、在市场份额方面,映客已经让出移动直播第一平台的座次。根据招股书资料显示,映客在2017年的市场占有率为15.5%,远低于第一名的29%,只比第三名高出0.3%个百分点。 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下去,映客很可能会跌出前三。 业务加上资本双不顺利,映客只能赴港IPO? 映客此次赴港IPO,被外界看来是孤注一掷,不得已而为之。 一方面映客通过“卖身”宣亚国际一案,已经在国内声名狼藉。 根据当时的方案,映客分三步“注入”上市公司,其目是通过设计精巧复杂的交易结构,既达到了映客“曲线上市”的目的,也帮助投资人成功套现,还避开了政策层面的有效监管。 因此并购方案一经公布,便引起行业一片争议,属于典型的“左手倒右手”游戏,也受到监管层面的关注和问询,直指交易的核心目的,使得直到交易宣告终止,双方也没有敢正面回复监管层的问题。 有此前科,映客想在国内有所动作,可腾挪的空间并不大。 另一方面映客2017年以来的各项核心数据正在下降,面对快手、抖音、斗鱼等其他直播平台的崛起与分食,已经开始显现出颓势,映客方面临的业务压力十分大。 本来映客是有逆袭的机会。在直播答题兴起的时候,映客重金押注芝士答题活动,每场豪撒百万元,一度取得非常不错的成绩,明显拉动了日活用户。 但随后来自监管层面的干预,让整个直播答题陷入停滞当中,包括映客在内的诸多直播答题实存明亡,映客虽然一度抓住了这个封口,但是奈何最后被迫终止。 新产品运营不顺利让映客业务突围蒙上一层阴影,加上资本上的不顺利,在外界看来让映客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快速选择赴港IPO,给投资人一个交代。(凌先静)[详情]

映客向港交所提交IPO招股书
映客向港交所提交IPO招股书

  来源:华盛通 映客今日向港交所提交了首版IPO招股书,并未列出计划募集金额,所募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等方面。根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映客的营收收益为39.41亿元,纯利收入为7.92亿元,2017年第四季度直播月活为2518.4万人次。 映客已提交香港IPO招股书,媒体猜测计划募资3亿美元。 月活下降,付费人数降低 2017年映客的营收收益为39.41亿元,纯利收入为7.92亿元 此前,映客曾欲借壳宣亚国际 如果说斗鱼、虎牙和B站等视频公司IPO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完成一次成人礼,向投资人和团队一个交代;那么映客则复杂得多:DUA加速下滑导致在国内IPO几乎等不起;变相借壳失败让国内资本运作空间几乎被封死;全力押注的直播答题无疾而终意味着想找到下一个增长引擎的失败…… 这一切让映客压力陡增,也让其IPO衍生出更多的解读,映客直播似乎只能孤注一掷赴港IPO。 映客借壳上市失败,资本运作路径和投资人退出均不理想 去年4月份,上市公司宣亚国际突然停牌,宣布有重大资产重组,9月份宣亚国际公布重组方案,拟以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奉佑生、廖洁鸣、侯广凌、映客常青、映客远达和映客欢众分别持有的蜜莱坞20.9429%、4.6934%、4.6934%、7.7915%、 5.0633%、5.0633%的股权,合计资金28.95亿元。 然而,实际上宣亚国际本身并没有能力收购映客,因为宣亚国际的账面资金也只有不到3亿元,披露的更多细节显示,收购的现金主要来自宣亚国际股东借款,值得注意的是,这笔借款有70%来自映客的创始团队。 这种操作曾一度被业内解读为映客的“借壳上市”,尽管宣亚收购映客的情况并未满足借壳的所有条件,但这些都被解读为精巧设计而躲避监管层多重审查。 这种铤而走险的操作无异于火中取栗,尤其是在监管层收紧文娱产业重组并购的情况下,宣亚国际与映客这种左手倒右手的方式,无疑是挑战监管底线。在宣亚国际停牌七个月之后,这项备受争议的并购案被迫终止。 重组失败对于映客的投资者来说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映客自2015年成立以来,正赶上了直播风口,映客作为直播领域的独角兽公司也受到资本的青睐: 2015年7月,映客获得A8音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5年11月,映客获得赛富基金领投,金沙江创投、紫辉创跟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2016年1月,映客获得昆仑万维领投的8000万元A+轮融资;2016年9月,昆仑万维转让映客3%股权给光信资本,总作价2.1亿,对应100%股权估值70亿元人民币。 映客前后经历了不下六次融资,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估值翻了近400倍,独角兽企业无疑。 然而,随着直播行业的整体增速放缓,映客的估值也将面临着重新评估,映客急需接触资本市场,其投资机构才有机会脱手,这也是为什么在宣亚国际重组失败不久之后,映客就做好了港股IPO的准备。 月活急速下降,映客盈利陷入困境 对于大多数的直播平台来说,流量无法变现已经是行业共同的难题。根据此前映客公布的财务状况可以看出,映客直播业务收入占据了绝大部分比例,2017年1-3月份、2016年、2015年比重分别达到99.84%、99.71%、94.63%。 与花椒、斗鱼等直播平台不同,映客没有签约主播制度,在这一块省下了大量成本,而这意味着平台对主播没有掌控能力,主播可以轻易跳槽。2017年1月1日,映客针对微信红包的提现采取了新政策——每月提现总计小于等于2万免费,每月超过部分收取5%手续费,平台上的大主播可以申请大额提现。 显然,映客直播并不想只把与主播的分红变成唯一的收入来源,而流量变现的另外一种方式便是广告。而2016年映客为了实现业务多元化,尝试广告变现业务却十分不理想,2016年的广告业务仅仅只占到0.22%,金额也不足一千万,2017年前3月更是一单也没有。 这使得映客陷入了收入困境:一方面,映客的商业化之路并不顺利,另一方面随着月活下降,直播业务收入也会随之减少,根据此前映客直播的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10月,映客直播的下载量超过一亿次,日活量超过1500万,日前网上曝光一张映客直播的日活数据图显示,2018年2月21日,映客用户活跃量仅有68.54万。[详情]

小调查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