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张文

  文/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 张文

  “我不认为中华联合财险没有了成为大公司、好公司的机会”。这是梅孝峰的使命,也是他的信念。

  商车费改持续推进,非车业务增长是否能抵消车险费率市场化的压力?互联网科技还能为行业带来怎样的变革?财险市场频频遭遇监管重拳,又当如何面对可为与不可为?这些都是财险行业面临的挑战。

  从梅孝峰为中华联合财险规划的布局足以窥见其独到的见解与清晰的战略思维,“中华联合财险希望通过创新发挥优势,加快产品结构调整,在规避恶性竞争的同时,让自己快速发展”。

  作为排名第五的财险公司,中华联合财险在2017年保险业务收入388.29亿元,净利润13.42亿元。2017年第4季度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294.97%,风险综合评级为A类。

  涅槃归来的中华联合财险如何抢滩市场份额?面对竞争惨烈的商车业务要如何取舍?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对话保险30人”第六期,与中华联合财险董事长梅孝峰一同展望未来。

公司经营并非一蹴而就 练好内功走江湖

  谈起中华保险,势必要谈起那一段历史。梅孝峰讲述道,“那是规模至上的时代,最好的时候我们离平安也就十几亿的差距,规模优先的激进做法势必导致超高的综合成本率,承保亏损叠加极高的杠杆率,没几年就赔光了,后来保监会托管了。现在虽然问题解决了,但是中华保险的锐气不见了。”

  梅孝峰来自股东东方资管。东方资管在处置不良资产方面有着不菲的成绩,其拥有的东兴证券、大业信托、大连银行等都在托管后效益增速明显。中华联合财险虽然早已走出了阴影,但其增速一直不甚理想。拥有丰富资本运作经验的梅孝峰从东方资管转战中华联合财险,必将肩负着重任与使命。

  一直处于痛苦转型期的中华联合财险利润增速直到2017年才稍有改观,“这是转型期必须经历的过程,公司的经营状况其实在迅速好转”。锐气不再的中华联合财险选择练好内功走江湖,利用差异化优势打响转型攻坚战。

  “中华联合财险希望通过创新发挥优势,在规避恶性竞争领域的同时,让自己快速发展”。面对如履薄冰竞争空前激烈的财险行业,梅孝峰必须拥有独到的见解与清晰的战略思维。

  一方面:利用农业保险的市场基础及机构优势推动其他财产险种的推广;商业车险以退为进保持同比减亏,伺机而动寻求超车良机;借力互联网及科技打造一个全方位的金融服务平台。另一方面:拒绝无序发展,坚持效益优先、兼顾规模,2018年提高盈利能力、增速赶超市场的同时降低综合成本率;推进农村战略打造万村千亿工程,通过中西部及乡村网络渗透建立竞争优势。

  有差异化经营特色,有可持续发展能力,有精细化运营基础,有现代企业治理机制,这必将成为中华联合财险涅槃归来抢滩市场的法宝。

立足农险优势 成为农村综合金融产品强大提供者

  起源于新疆兵团,发展壮大于农业保险,从诞生之日起,中华联合财险就确定了其农业保险的市场版图。2017年我国农业保险提供的风险保障增长到2.79万亿元,整体业务规模居全球第二,中华联合财险的市场份额也仅次于人保。

  虽然规模较大,但农业保险发展较为粗放,其政策性与被动性一直困扰着中华联合财险,“更像是一个财政补贴资金的代办机构,并没有体现保险的价值,这是整个行业需要面对的问题”。中华联合财险致力于倡导商业性农业保险的突破,“让这个业务可持续发展,否则保险行业对于农村来说仅停留在三农支持的层面”。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中华联合财险积极参与“保险+期货”试点,来保证农民收入的实现;并通过与商业银行合作,将模式升级为“保险+期货+银行”,向有融资需求的农户提供资金帮助,帮助农村生产的发展。同时,“通过农业险的客户基础推广人身意外险等其他财产险,真正为农户提供全面的保障,从单纯的农业保险拓展到全面的农村保险。”

  中华联合财险在农村布局时并未选择单打独斗,保险业首家农业科技公司:——农联中鑫便是中华保险与蚂蚁金服合资成立。“蚂蚁金服的风控技术为我们信保提供了技术保障”,中华联合财险通过风险识别技术,利用“共享宝”等网络金融工具,为农村提供一个全方位的金融服务平台。

  蚂蚁金服为中华联合财险带来的是C端客户的风控优势、金融工具的便捷以及产品的多样性。随着先进科技与保险业的融合不断加深,科技将成为农业保险创新的重要发力点,农村保险事业部与农联中鑫“保险+科技”的强强组合将共同打造中华联合财险的新农村战略。

  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召开与中央一号文件公布无一不为国内农业保险的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条件。“我们希望成为农村综合金融产品最强大的提供者”,这是中华联合财险的目标。

商车业务布局绝不盲目 弯道超车仍有时机

  随着商车费改的持续推进,财险公司市场份额的竞争更加激烈。中华联合财险面对亏损较多的车险业务选择不冒进,“车险在公司险种结构中占比并不高,2016年车险保费收入247亿。经营效益的改善仍然处于最优先的地位,商业车险的增速设定低于市场,并保持同比减亏,争取车险占比下降到55%”。

  以退为守,中华联合财险在车险版图上并不是没有野心。对于未来商业车险的增量方向,梅孝峰断言:“中西部!农村!”东部城市的市场可发展空间已经所剩无几,中西部地区及农村的潜力不可小觑。

  中保协发布数据恰恰验证了梅孝峰的观点,2017年互联网车险业务在东部地区累计保费收入为156.13亿元,占50.93%,同期负增长36.97%;而中西部地区互联网车险业务快速发展,中部地区累计保费收入占28.21%,同期增长7.65%,西部地区累计保费收入占20.86%,同期增长37.82%。

  财险行业正在向西部、向农村渗透,可是这个过程需要时间精力。对于蛰伏已久的中华联合财险来说,“在车险增量的主要地区,我们有机构、有基础”。车险的中西部市场中,中华联合财险的市场份额较高,市场认知度较好。

  利用非车业务的超高占比和自身的区域、机构优势,这也许是中华联合财险弯路超车的有利时机。

  中华联合财险在前进的道路上历尽挫折,经过洗礼后多了一份沉稳和从容。财险环境当下虽然竞争空前激烈,但对中华联合财险来说可谓机遇大于挑战。浴火重生中华联合财险在梅孝峰的规划下有了一个清晰的布局,在未来将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



相关报道

【第五期】明亚杨臣:保险中介牌照价值将被重估

【第四期】幸福人寿李传学:我的员工收入一定要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第三期】兰亚东南下横琴人寿:寿险老将如何重来?

【第二期】甘树烨:只拼规模不重价值会进死胡同

【第一期】殷晓松:资本对保险业冲动会降低

对话保险30人

近日,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正式启动“对话保险30人”系列专访活动,一同与业内人士探讨未来保险之路,畅谈保险业的转型、创新与变革。

联系我们:(010)62676252, money@staff.ageofenga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