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文涛
中国建设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副总经理
简介:经济学硕士,现任中国建设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副总经理,分管固定收益处、债权资产投资处和投资交易处。

文 |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 徐巧

  建行的理财规模用了十年从0到2万亿,这或许只是商业银行理财迅速发展的一个缩影。

   “大资管涉及银行、信托、证券、基金和保险等金融板块,资管新规对银行的冲击与影响可能是最大的。”建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副总经理童文涛在接受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独家专访时指出,短期来看新规冲击较大,但从长远来看,机遇远大于挑战。“我觉得接下来的过渡期对大行来说可能是一个发展的机遇,行业肯定要重新洗牌。”

  “这些年不单是银行,整个金融系统都累积了不少风险,主要表现在杠杆过高和泡沫过大。”童文涛指出,中国资管业在飞速发展过程中的确埋下不少隐患,而资管新规瞄准了六大核心问题——去杠杆、去通道、禁止期限错配、禁止资金池、打破刚兑和净值化管理。

打破刚兑的关键在于解决估值问题

  “通过一系列的整治金融乱象,杠杠和通道基本已被锁死,剩下的就是打破刚性兑付的问题。”童文涛直指银行理财转型的关键。

  长期以来,银行理财的规模扩张是建立在预期收益率的基础之上,商业银行以国家信用为背书,天然具有“隐形兑付”的特征。但资管新规要求,金融机构应向投资者传递“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理念,打破刚性兑付。银行理财要打破刚兑,就必须推进净值化管理。

  “净值化管理最重要的是确定公允价值。到底该如何估值?摊余成本法还是市值法?”童文涛认为,这里涉及到标准资产与非标资产两大类的问题。

  一方面,非标业务就是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包括未上市的权益类资产,其流动性、信息透明度和估值方法都具有不确定性。根据《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截至2017年末,银行理财的非标占比16.22%,即4.8万亿。“非标其实直接支持了实体经济的发展,而且很多权益类业务例如债转股和股权投资,银行表内是不能投的。这些庞大的非标资产是无法全部回表的。”童文涛表示,未来几年非标业务整体会收紧,增量业务关键则在于“非标转标”,不管是借助ABS、ABN还是其他方式。

  另一方面,标准化资产最常见的就是债券和股票,但问题在于,如果完全采取市值法估值,则理财产品的收益波动性较大,原有的理财客户很难接受。童文涛举例解释道,假设银行理财产品的投资标的是股票,如果股市一旦大幅下跌,净值必然下跌,最终很容易发生理财产品大规模赎回,这就会有连锁反应。其实银行曾经尝试过发行净值化产品,但效果不太理想。“完全采取市值法估值可能还有一个过程,否则如果收益波动太大,容易引发流动性风险。”

  那么,在向净值化产品转型的道路上,银行该如何留住之前的客户?

稳住净值才能稳住客户群 考验银行大类资产配置能力和投研能力

  “只有把理财产品净值稳住,才能把客户群稳住。”童文涛再三强调道。

  除了监管趋严,银行理财还面临激烈的外部竞争。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兴起,如P2P以及互联网货币基金,银行吸收资金成本越来越高,压力越来越大,银行理财也面临客户流失。

  怎么样才能稳住净值?童文涛认为,除了解决估值问题,“第二个就是今后的投资标的,一定是相对低风险的”。

  换言之,未来银行理财产品将给投资者相对稳定的收益和回报为主,产品期限将被尽可能地拉长。“今后更多的是考验银行的大类资产配置能力和自主投资管理能力。”童文涛将自主投资管理能力看作是银行的必备能力。

  那么,相比较于以主动管理能力见长的公募基金,银行理财的优势又体现在哪儿?

  “虽然基金公司也有强大的投研团队,但他们更多的是市场化的分析。银行的优势则在于有庞大的表内客户群体,对于信贷和信用风险有更深的了解。比如,银行可以先从表内挖掘优质客户,通过各种标准化的融资工具,满足客户的投融资需求,同时,也能保证银行理财的整体收益率,形成表内外的联动模式。

  除此之外,童文涛还强调公募基金客户与银行理财客户存在差异。银行理财的主流投资者对收益的预期是介于存款、股票与基金之间的,他们的特征是不要求高回报,要求低风险及相对稳定的回报率。

  在童文涛看来,资管新规对于大型金融机构,尤其是有自主投资交易能力的机构是一件好事。“从长远来看可能是个机遇,因为它们已经有了自主投资交易和大类资产配置能力,能够给投资者提供较好的稳定回报”。

银行资管子公司是大势所趋 人才队伍建设愈发重要

  根据资管新规第十三条,主营业务不包括资产管理业务的金融机构应当设立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资产管理子公司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强化法人风险隔离,暂不具备条件的可以设立专门的资产管理业务经营部门开展业务。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银行资管子公司将会是未来银行资管的新方向。对此,童文涛表示,银行系都会向着独立子公司的方向发展,“大部分银行会选择子公司化,这样能够直接做到独立运营和风险隔离”。

  另外,无论是提高资产配置能力,还是投资能力,关键都在于人才队伍的建设。童文涛以投资经理薪资为例,道出了银行成立资管子公司的另一个重要原因,“现有的资管业务人员在银行体系内有一套薪酬体系,子公司实行市场化招人,完全就是另外一套薪酬体系,有利于资管业务的市场化运作”。

  相比较于其他银行,建行在资产管理方面有两大特点:一是组织架构与其他银行不尽相同。具体而言,建行全行有一个完整的、覆盖总分行的组织架构体系,有统一的产品销售、资产配置原则,能够迅速动员全行的力量,找到合适的理财产品投资人和配置到优质的资产。

  二是资产配置大多依靠表内现有客户群体。庞大的表内客户群体是银行最大的优势。由于表内大量优质客户群体的存在,建行充分挖掘、发挥表内客户群体的潜力,在满足其投资融资需求的同时,也实现了理财产品的投资收益。

  如今资管新规靴子落地,为适应监管新要求,建行已经开始在产品端和负债端着手布局。

  童文涛介绍称,建行已在产品端设计出符合监管要求的固定期限、半开放或开放式的净值化产品;在资产端,也在尝试配置各类标准化资产,适应非标转标的要求。

往期回顾

栏目介绍

资管新规靴子落地,百万亿元大资管行业在2018年终于迎来统一监管。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重磅推出《波特菲勒30人》系列专访,探讨资管业转型之路。

"波特菲勒"音译于诺贝尔经济学家马克维茨的投资组合理论(Modern Portfolio Theory),它从数学上证明了分散投资能降低风险,是资管行业的重要理论基础。

联系方式

栏目策划:徐巧

邮箱:xuqiao@staff.ageofengage.com

微信号:金百利在线手机版金融研究院(sina_jin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