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昌:俄罗斯寡头被制裁 俄铝或终须国有化

2018年04月12日13:47    作者:许文昌  (0)+1

  文/金百利在线手机版港股专栏作家 许文昌

  当然俄铝本身资产丰厚,其生产力亦强,然而失去短期流动性是很多曾经辉煌的企业最终倒闭的理由,俄罗斯料不会让其倒闭向西方‘认输’,但俄铝中期若无法撤销制裁将变为强尸企业,只能寄望普京态度软化,或稍後访问白宫救亡,否则现阶段俄铝风险回报仍未成正比,最终被低价国有化的可能性存在。

  美国对俄罗斯的新一轮制裁震撼市场,最意外是涉及被视为7名跟俄罗斯总统普京过从甚密的寡头富商和旗下12间企业,致令俄国股汇大跌,当中风眼就是市值一天腰斩的俄铝(486)和其控制人欧柏嘉(Oleg Deripaska),前者在受制裁名单,营运严重受阻,短期极为倚重俄罗斯支援,若制裁持续或最终会被低价国有化。

  美国制裁俄罗斯并非首例,之前曾制裁知名的‘普京大厨’Yevgeny Prigozhin,但今次牵涉的人物和企业牵涉全球化程度较高丶跟西方往来频密的企业,包括全球第二大铝产商俄铝,其在莫斯科丶香港和欧洲交易所挂牌,瑞士商品交易商嘉能可(Glencore)为其股东,其伦敦挂牌的控股公司En+也在名单之中。

  今次制裁是依据美国去年通过的‘以制裁反制美国敌人法案(Countering America’s Adversaries Through Sanctions Act (CAATSA))’,欧柏嘉是90年代开始已经权倾克里姆林宫的寡头,一直在俄国首富名单之列,其曾往美国申请多次签证,也有斥资於美国进行政经界游说,因此美国也对其调查掌握得最深入,他被指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竞选总干事Paul Manafort有业务往来。

  俄铝引述的美国财政部新闻稿指出:‘被指定的若干人士及实体所有受美国管辖的资产以及因受制裁方具有拥有权而导致法律运作被封锁的任何其他实体的所有资产会被冻结,且美籍人士一般被禁止与其进行交易。此外,非美籍人士人可能因故意为或代表今天被封锁的个人或实体促成重大交易而面临制裁。’即除了必要的平仓交易之外,若任何实体跟俄铝有任何交易也可能跌入制裁网。 

  今次制裁牵连严重,以俄铝业务计,其所产铝制品已被伦敦交易和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除名,前者将俄铝产品剔出获批名单,後者已撤销合约交收,嘉能可也宣称不可抗力条款(Force Majeure)以不履行条款,俄铝制品几乎不可能明目张胆以美元在国际交易流通,由於其占全球铝市场7%,铝价也被推高逾一成。

  俄铝四个主要营运地区包括独联体丶欧洲丶非洲和美国基本已废其二,去年来自俄罗斯的收入20.52亿美元只占整体收入两成,中国更只有区区5200万美元,由於其已主动叫停交收,收入影响或达四成三,当然可以采用迂回或转运方式交易,但除国营资本,敢犯讳者少,而中国铝产量过剩能予多大助力也成疑问。

  融资问题更严重,美国有实体的银行固然不敢造次,连有美元业务的银行也不敢跟其或任何与其交易的实体有往来,据指连俄罗斯本身银行也忧虑。俄铝主要往来银行包括法国巴黎银行,俄铝70亿美元银行债务中绝大多数为美元和欧元借贷,续期和过渡也有问题,旗下最值钱的资产——27.8%的俄国镍矿巨企Norilsk Nickel股权可能被逼出售,目前市价计仍值近69亿美元,或足抵销大额债务,但涉及交易的对手方稍後会否有被制裁风险?且Norilsk另一大股东丶受今次制裁波及身家蒸发严重的Vladimir Potanin是否愿意此时高调介入?

  美国财政部CAATSA 之前涉及的可制裁俄罗斯实体名单几乎包含所有俄国顶级富豪,Potanin是其一,知名车路士班主阿巴莫域治也在内,其他巨企比如俄罗斯天然气(Gazprom)和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 亦然,不过部份或影响广泛包括输往欧洲的天然气,故或投鼠忌器,但连俄铝都予打击,加上目前特朗普内阁已成鹰派大本营,扩大被制裁俄罗斯实体的机会甚高,俄国资产暂时难受欢迎。

  被制裁之下,为免触犯法规要求,相关金融交易资产包括股票即时被美资基金抛售,美国的彭博终端机随即无法查阅俄铝的资料,券商和银行比如渣打香港已不容许买入俄铝股票,伦敦富时指数以至摩根大通债券指数也会将相关资产剔出指数,变相指数基金也会将其抛售,而巴黎泛欧交易所(Euronext)已安排俄铝的预托证券除牌,投资者可转来香港沽售,短期均导致俄铝等股份沽压沉重。

  由於俄铝是俄罗斯产业的象徵性企业,相信克里姆林宫短期以至中期不会让其在美国制裁之下破产,俄罗斯财长Anton Siluanov表示,俄铝仍聘有17万名员工,他认为俄罗斯在国家层面会提供支持,包括短期流动资金和其他相关措施,他又指俄罗斯有银行机构,特别点名俄罗斯工业通讯银行(Promsvyazbank)。

  短期当然要视乎俄罗斯提供的支持,不过Siluanov已否认无计划创立国有基金购入俄铝产品,也否认国家会直接买入俄铝股份,而这些偏偏是重要提振外界对俄铝信心的措施,当然短期是有观望空间,无需采取最高强度的救助。

  但值得留意的是,俄罗斯去年需要接管多间包括 Promsvyazbank在内的3间较大型银行,和关闭逾十间小型银行。即是说,俄罗斯银行体系目前的流动性本身已经存在一定问题,3间大型银行今年首季据称也需要再额外注资170亿美元,而美国是次制裁也殃及国营银行Russian Financial Corporation Bank,而其环球性的俄罗斯外贸银行(VTB)的董事长Andrey Kostin也因为其在经济范畴与普京亲密被制裁,股价大跌,其他无被制裁的俄罗斯银行的交易对手也会提高警觉。

  由於俄罗斯目前政治地缘风险极高,一旦美国通俄门丶英国涉嫌叛变间谍毒杀案丶以至叙利亚问题有所进展,被美国甚至欧盟加码制裁,俄罗斯的银行体系自保或成问题,届时救助俄铝已非首要考虑。当然俄铝或可研究向公众集资包括供股丶在中俄等地发行卢布和熊猫债券自救,但也涉及参与银行可能被制裁的问题,且财政问题上风险之高,致令中国企业或未必敢公开在市场协助。

  当然俄铝本身资产丰厚,其生产力亦强,然而失去短期流动性是很多曾经辉煌的企业最终倒闭的理由,俄罗斯料不会让其倒闭向西方‘认输’,但俄铝中期若无法撤销制裁将变为强尸企业,只能寄望普京态度软化,或稍後访问白宫救亡,否则现阶段俄铝风险回报仍未成正比,最终被低价国有化的可能性存在。

  (本文作者介绍:专业投资者丶节目主持丶行业发言人丶评论员,Godahsing.com股东倡议活动发起人。)

责任编辑:白仲平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意见领袖”,阅读更多精彩文章。点击微信界面右上角的+号,选择“添加朋友”,输入意见领袖的微信号“kopleader”即可,也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意见领袖将为您提供财经专业领域的专业分析。

意见领袖官方微信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曹德旺评特朗普减税:很伟大 他会成为最有作为的总统 梁建章:鼓励女性生育最有效的方式是给补贴 环球时报:好险! 特朗普“碰瓷”差点得逞 曹德旺说中国减税太慢 财政部官员当场回应 管清友喊话:现在买不起房你就多买两套!借钱也买 林义相贺强刘纪鹏等谈A股向何处去:监管错位(全文) 最具影响力商界领袖50人:马化腾任正非马云列前三 [老潘辣评]潘石屹:高房价总要回归常识 偏离太远就会下跌 杭州俩首富互怼三年省长都劝不好 现在大结局来了 董明珠:靠眼泪无法解决问题 唯一的方法就是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