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春:千方百计放贷款(上): 奇葩的抵质押物

2018年04月13日10:04    作者:刘晓春  (0)+1

  文/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意见领袖(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刘晓春

  有了抵押物、质押物,就好像有了贷款可以发放的重要理由;银行在审批贷款时也逐渐把这作为一个重要条件;同时,在出现风险后,有没有抵押物、质押物,是责任追究的重要指标。

  “抵押品在哪里?”

  “这儿,那儿,都是。”

  “这是一片空地,哪有什么抵押物啊?”

  “都在这地下呢。”

  “这地下有什么东西?”

  “密密麻麻的,都是管道。”

  “这些管道还有用吗?”

  “项目垮了,办不起来了,这些管道也就没用了。”

  “那这些管道能变现吗,变现的钱够还贷款本息吗?”

  “挖出这些管道还要费人工的,挖出来也就是废铜烂铁了,还贷款本息是不可能的。”

  “不能变现怎么可以做抵押物!”

  这是真事。一个投资项目烂尾了,银行的项目贷款也打水漂了。上级行来检查,了解到是抵押贷款,于是到实地查看抵押物。发现抵押物竟是项目本身所需的地下管道。这些管道除了这个项目外并无其他用处。

  在过去几十年高速发展过程中,改革开放早期形成了以间接融资为主导的投融资体制,因此银行业承担了较大的改革成本。社会方方面面在促进发展的过程中,都希望银行能提供积极的支持。各方认为好的项目、优秀的企业,希望银行支持;困难地区、困难企业、困难人员脱困,也希望银行支持。怎么支持?当然是放贷款。但银行放贷款有种种制度和规定约束。

  银行放贷款的约束是什么?最大的约束就是,放出去的贷款要收回来。社会上许多人有误解,总觉得银行有钱,放点水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明白银行放贷款为什么有那么多规矩。归根结底,就是银行放贷款的钱是存款人的存款。这钱并不是银行自己的,银行必须对存款人负责。这也是银行必须要发牌照,要被强监管的原因。牌照并不是垄断,更没有包赚不赔的垄断红利。被强监管的待遇不是那么好享受的。也正因为如此,那些鼓吹互联网金融是创新的朋友们才以“白马非马”的方式辩称,互联网金融不是传统金融,所以不应被纳入监管。

  本世纪初,我与一个地方政府分管财政金融的领导闲聊。他说:“我原先一直有个疑惑,为什么改革开放这二十年来,银行人员犯错误的比财政的多?现在我渐渐明白了。虽说都是管钱的部门,但两家的运作方式完全不同。关键是财政收支是两条线。比如收税,对一个企业少收税,在账上是没有痕迹的。不查,根本就不知道。查到了,也不能说他收了人家好处了。更何况我们有各种各样的税收优惠政策。这些政策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给谁不给谁,都是由具体人员决定的,很难确认有什么对和错。再比如财政支出。财政的钱总是要花出去的,花出去以后不需要收回来。怎么花有政策,有些钱比如各种补贴,给谁不给谁,还是有许多空间的。因此,从财政收支的账目上是不会因为有坏账从而追查财政人员可能的责任。同时,财政支出即使支持的项目失败了,账目上也是没有反映的。但是银行不同,银行贷款放出去必须要收回来。一旦收不回来,账上马上就反映出来了。这其中的各种猫腻也就暴露出来了。”

  古代有《三言两拍》,我看老领导的这段话,也可以看作是当代银行从业人员的“警人通言”和“醒人恒言”。

  正因为这个道理,所以银行放贷款才有各种各样的规矩。但方方面面却帮银行想办法,怎样突破制度限制去放贷款。当得知银行放贷款,如果有抵押物、质押物,风险要求可以放宽一些,于是就千方百计帮银行考虑哪些东西可以作为抵押物、质押物。

  再就银行方面说。银行最主要的赚钱途径就是放贷款。因此,在基层行,尤其一线客户部门和客户经理,都有放贷款的冲动。为了业绩、部门和个人绩效,也要想尽一切办法让项目、企业符合各种政策要求。不仅中国的银行如此,国外的银行也是如此。所以银行设计了审贷分离的部门制约机制。有了抵押物、质押物,就好像有了贷款可以发放的重要理由;银行在审批贷款时也逐渐把这作为一个重要条件;同时,在出现风险后,有没有抵押物、质押物,是责任追究的重要指标。由此,有没有抵押物、质押物无形中就成了放贷款不成文的必要条件,甚至是合规条件。于是,为了能放贷款,就千方百计地以支持地方经济发展、服务中小企业、扶持三农等名义创新各种抵押物、质押物。文章开头的地下管道就是一例。

  曾经有过的抵押物、质押物包括:商标权、专利权、库存物资、宅基地等。面对林林总总的库存物资,当贷款收不回来时,银行客户经理就成了仓库保管员。但客户经理终究不是仓库保管员专业出身,左支右绌,日思夜不寐,还是管不住。钢贸风险中,许多抵押的钢材最终都不知所踪。还有某地油罐中的油重复抵押,最后杳无痕迹。也有过用地里的农作物作抵押的事例。

  最终,商标权、专利权,因为没有完善的市场和法律,无从评估价值和风险,也无从变现,搞了一阵,成不了气候。还有甚至提出过用无形资产做质押的。曾经有一次,发生了坏账后,银行领导去海南查看全海景的抵押土地。到了美丽的海边,退潮时,是一片泥泞的滩涂;涨潮后,“一片汪洋都不见”。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支行当副行长。曾经考虑过用农房做抵押。后来发现根本没用。别说当时宅基地、农房不能买卖,即使能买卖,银行收来再出售,由于传统文化的原因也没人敢买。

  除抵押、质押之外,担保(规范的说法是保证担保)也是。互保、担保链,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出现的。政府为了支持各地发展市场,不仅鼓励银行贷款建设市场,更鼓励贷款支持市场中的商户。然而,商户大多数是外地人,没有抵押物可抵押,只能担保。因为商户经营规模小,一户一户办理业务管理成本高。便有人想出了联保的模式。商户获得了贷款,生意火红;地方有了GDP;银行做成了业务,皆大欢喜。进而总结先进经验,开现场会推广。抱团取暖,也容易火烧连营。实际上,互保、联保,不是这十年才有的,深刻的教训之前也尝过,只是为了当下的发展,银行、企业、政府都好了伤疤忘了疼。

  (作者系浙商银行行长)

  (本文作者介绍:浙商银行行长)

责任编辑:张琳珮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意见领袖”,阅读更多精彩文章。点击微信界面右上角的+号,选择“添加朋友”,输入意见领袖的微信号“kopleader”即可,也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意见领袖将为您提供财经专业领域的专业分析。

意见领袖官方微信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梁建章:鼓励女性生育最有效的方式是给补贴 曹德旺评特朗普减税:很伟大 他会成为最有作为的总统 社科院李扬:去年居民储蓄存款增长首次为负 这很危险 环球时报:好险! 特朗普“碰瓷”差点得逞 小调查:寺庙也能上市?普陀山符合上市要求吗? 中证报谈中国式独董:难信刘姝威炮轰为保护中小股东 管清友喊话:现在买不起房你就多买两套!借钱也买 失控奔驰车主声明:奔驰把责任完全推给车主过于武断 国务院:5月1日起将对进口抗癌药实施进口零关税 人民网评关停内涵段子:让挑战底线者血本无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