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埃塞俄比亚或创造亚洲“四小虎”模式

  参考消息网

  英媒称,过去几十年,世人对埃塞俄比亚这个东非国家的认识仅限于这是一片饱受饥荒摧残的荒凉之地和盛产马拉松选手。如今,受大量外国投资(主要来自中国,为大坝、道路和铁路建设注入了大量资源)的推动,埃塞俄比亚实现了“中国式的繁荣”:自2005年起的十年间,该国年均经济增速达10%,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作为非洲人口第二大国,埃塞俄比亚已超过肯尼亚成为东非第一大经济体。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8月2日报道,去年,住在阿瓦萨的25岁埃塞俄比亚单身妈妈阿贝贝奇·丹萨辞掉了美容院的工作,跳槽到香港服装企业——联业制衣有限公司(TAL Apparel),TAL那时正在阿瓦萨新落成的、技术最先进的工业园建一座工厂。丹萨在公司迅速扩大的生产线上缝制衬衫,每月薪水为1040比尔(约合302元人民币)外加补贴,收入较上一份工作增长了50%。TAL为杰西潘尼(JCPenney)、J Crew和博柏利(Burberry)等品牌供应衬衫,在阿瓦萨的工厂最近刚开始向美国出口。

  “在这儿心情很好,感觉很好,”她说,“许多人以前没工作,不幸福,但现在有了工作,工资也不低。和几年前比,城市变得都认不出来了,到处是新楼房、现代化马路和大工厂。”

  报道称,丹萨的变化得益于埃塞俄比亚一项新的经济规划,这个国家正试图复制亚洲式工业化道路的精髓:希望随着孟加拉国甚至中国等地的成本上升成为下一个全球制造业中心,TAL首席执行官李国权将埃塞俄比亚形容为“主要生产方面的最后处女地”。埃塞俄比亚当局孤注一掷,押注经济的持续强劲增长——包括再建9个工业园的计划。

  埃塞俄比亚负责工业化政策的内阁部长阿尔卡贝·奥克贝表示,“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每一个渴望发展和追赶的国家的终极目标都是改善民生。”

  阿瓦萨工业园是该国工业化战略的旗舰工程,尽管骚乱不断,该工业园的大多数外国投资者仍继续支持政府及其发展制造业的努力。李国权表示:“我们一直在寻找这样一个国家:有充足的劳动力;离海港足够近,方便出口;工资水平足够低;政府有周详的支持工业发展计划……还能免税进入关键的美国和欧洲市场。”另一大吸引力是埃塞俄比亚为世界上电费最便宜的国家之一——每度电费约3美分。

  纽约上市服装公司PVH在阿瓦萨开设了一家工厂,首席供应官比尔·麦克瑞斯表示,埃塞俄比亚政府兑现了承诺,“人们常常幻想一些可能,而现实中一般都实现不了,”他补充道,“在埃塞俄比亚,令人愉快的一点是所有人都照章办事,这笔投资的进展比我们迄今其他所有类似项目都顺利,尽管我们仍处在刚刚起步的阶段。”

  报道称,阿瓦萨模式能否在全国范围内复制,由此缓和社会矛盾,这一点仍不得而知。工业园建造花了9个月,预计会雇佣6万人,还会创造15万个间接就业岗位。其他9个规划中的工业园,有数个定于今年正式运营。阿尔卡贝表示,埃塞俄比亚政府希望在2025年前每年能创造20万个就业岗位。

  这听起来相当不错,但他承认,埃塞俄比亚每年出生230万人,80%的农村年轻人未能读完小学,鉴于此,挑战依然艰巨。全国四分之三人口的生计依赖自给农业,但农业产出仅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7%。政府已计划开拓商业化农场,推动农业技术现代化,并扩大土地灌溉面积。

  外国的外交官并不相信整体政策会成功,尤其是考虑到该国金融服务业、零售业和电信行业对外国资本关闭,政府对私人部门也疑心重重。咖啡等农作物的出口收入去年也有所下降,制造业和电力出口的目标也未能实现,尽管这些政策能吸引到足够的外国投资,从而实现就业增长及其他经济目标。

  埃塞俄比亚著名商界领袖泽梅德内·那加图表示,政府的政策与其说是革命性的,不如说是渐进式的。

  “他们吸收了中国和韩国的最佳经验,可能还有新加坡的某些方面,融入了埃塞俄比亚特色,”他说,“如果一切顺利,他们极有可能创造出一个非洲的‘亚洲四小虎’式经济体。”

  正在开发埃塞俄比亚首个私人大型电力项目的Corbetti Geothermal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迈耶承认:“在埃塞俄比亚投资是一场赌博。”

  非政府组织国际危机组织的非洲之角项目负责人拉希德·阿卜迪表示,只需要看看埃塞俄比亚的四个邻国,就能理解西方政府对它的态度,埃塞俄比亚不仅在地区动荡局势中提供了一座平静的堡垒,还接收了欧洲各国政府不希望看到北上的约80万难民。

  阿卜迪表示:“一切取决于地区安全和稳定,只要这些国家的危机没有化解,埃塞俄比亚就能够打造这些非常具有战略意义的关系。”此外,经济考量也很重要,“这是东非最大的经济体和人口第一大国,”他说,“简言之,这是一个大市场。”

责任编辑:韩佳鹏

热门推荐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