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法国别无选择 马克龙锐意改革

《福布斯》:法国别无选择 马克龙锐意改革
2018年06月05日 11:42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美股
图为《福布斯》杂志封面图为《福布斯》杂志封面

  导读:《福布斯》新一期封面文章称,从希拉克到奥朗德,法国政治家大谈改革已有数十年,结果却屈从于反对变革的退休人员和目光短视的工会的压力。马克龙明白这一点,任上决心实现改革,因为别无选择。

  全球最大创业孵化器座落在已有近百年历史的一座货运站内,其中3000位创业者在37万平方英尺(约合3.4万平方米)的孵化器内穿梭,像渴求现金的蚂蚁。从Accel Partners 到Index Ventures,逾30家风投公司缴纳6100美元的年费,以获得当场投资的特权。Facebook微软开展有关项目,考察自己也许会收购的公司,亚马逊谷歌则主要在此招揽人才。

  如果你到处参观,就会发现昆斯(Jeff Koons)设计的耗资2000万美元的装置艺术,即多间吊在空中的格子会议室和一间隔绝光线的“放松空间”,疲惫的程序员在里面休息。孵化器管理者、美国加州人瓦尔扎(Roxanne Varza)称,大家有时候就睡在这儿。瓦尔扎一边说一边拉开门帘,果然一位年轻女士正在里面休息。

  不过最令人感叹的是这个名为Station F孵化器的所在位置。Station F位于法国首都巴黎,而法国罢工频繁、强制实行每周35小时工作制、劳动力价格高差不多与埃菲尔铁塔和法式苹果挞一样出名。法国工资税高达42%,劳动法错综复杂,《劳动法典》(Code du Travail)多达3,000页。这些年来,鲜有西方民主国家像法国这样不适合创业和经济增长。

  一年前开业的Station F与之形成鲜明对比。法国总统马克龙接受本刊独家采访时表示:“三四十年来,法国人对变化的典型反应就是宣布抵制变化。”

  去年39岁的马克龙成为法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全世界为之侧目。不过马克龙的年纪不如其背景重要:从政之前马克龙在罗斯柴尔德做了三年多的投资银行家,还努力创办一家教育初创公司。从希拉克到奥朗德,法国政治家大谈改革已有数十年,结果却屈从于反对变革的退休人员和目光短视的工会的压力。马克龙明白这一点,任上决心实现改革。他说:“也许有人想要组织罢工几周或几个月,我们必须自我组织起来,不过我既不放弃、也不降低改革的宏伟目标,因为别无选择。”

  马克龙通过签署行政命令迅速推进一系列方便雇佣和解雇的就业法。为了减轻就业改革的痛苦,马克龙还拨款180亿美元用于今后五年的再就业培训,其中包括备受争议的扩大对数量日益增长的自由职业者和小业主的失业保险。马克龙还大降财产税、资本利得税和工资税,并简化各种规章制度。

  马克龙愿意将改革推进到何等程度?他向本刊表示,打算明年终结企业家将资金转移出境征收30%“出境税”的备受诟病的做法。“出境税”十分不利于外国人在法国创办企业,强烈刺激法国人在其它国家创办企业。马克龙的做法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做法正好相反,后者威胁在国外发展的美国企业,承诺对留在国内的企业提供补贴。

  这些开明政策正当其时。一代人的时间内法国人口数量将超过德国,成为欧洲人口最多的国家。而且法国人受教育程度在欧洲大陆最高,有众多工程类名校。万宝盛华CEO普莱辛(Jonas Prising)称,就经济增长而言,法国的形势极为有利。与此同时竞争形势有利于法国:脱欧进展不顺利的英国继续加深现代经济史上最大的自我创伤。德国总理默克尔仍因其执政联盟不稳固而政治上受阻。

  宏观经济也在产生影响。今年1月马克龙的劳动力市场改革措施一通过,法国零食巨头家乐福和汽车制造商标志集团便宣布裁员4600人。自然罢工随之而来。不过马克龙的经济顾问称,在此期间外国实体宣布122亿美元新投资。迪士尼预计投资24亿美元扩建巴黎迪士尼乐园,德国SAP公司拟向设在法国的研发中心和加速器初创公司投资24亿美元。Facebook和谷歌在巴黎增招150名人工智能专门人才。

  初创公司的命运也在改善。据市场资讯公司Dealroom最新数据,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削弱了伦敦的风险资本,法国融资去年首次超过欧洲其它国家的总和。今年1月,参加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的法国初创公司仅比美国少六家,是除美国外参展公司数量最多的国家。

  愿景仍然很重要。2017年,法国只有三家初创公司估值达10亿美元,而英国和美国的“独角兽”(估值超10亿美元)初创公司分别达22家和105家。数十年来不利创业的文化不可能一朝消失。不过变革的要素是存在的。思科前CEO钱伯斯(John Chambers)称:“我们认为进步十分缓慢的国家如今进步速度比我们快10倍,法国现在是在合适的时间拥有一位合适的领导人。” 钱伯斯向法国初创公司投资2亿美元,2015年卸任思科CEO。

  法国在科技领域遭受了一系列“失去的一代”。比尔-盖茨、乔布斯、埃里森之后出现了马斯克、贝索斯和扎克伯格,而法国最具创业精神的人才考察国内机会后订票前往加州为这些美国人效力。目前有约六万法国人在硅谷工作,人数超过英国、德国和欧洲其它任何国家。

  主要的另类是法国身家排名第八位的尼尔(Xavier Niel),其财富估计达81亿美元。法国40位亿万富豪的财富主要来源于奢侈品/零售或继承(对很多富豪来说二者兼有)。尼尔是唯一一位植根于互联网的亿万富豪。在法国电信垄断的推动下,法国是20世纪80年代率先采用互联网的先驱。17岁的黑客尼尔伪造父亲签名又安装了一部电话,开发出一个以性话题为主的色情聊天室。24岁时尼尔以30多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一家在线出版公司。1994年万维网兴起之时,尼尔推出Worldnet,这是法国首项主流互联网服务,通过杂志公布数百万网络连接套装,就像当时凯斯(Steve Case)在美国在线所做的工作一样。和凯斯一样,尼尔选择的时机无可挑剔: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前夕他以逾5000万美元出售Worldnet。

  不过虽然这些成功使得尼尔成为硅谷的英雄,但因其中产阶级家庭背景和正规教育不足受到法国商界精英排斥。LeWeb大会创始人Lo?c Le Meur称:“法国人不太喜欢创业者,如果创业成功没人祝贺,创业者更多地像一个问题。” Meur创办了几家法国科技公司,后来前往硅谷。人们称尼尔是色情王,公司高管不愿与他公开同场。这个问题尼尔不愿讨论,近日他表示:“我已经忘记了所有不愉快的事情。”不过当时尼尔投资电信企业Iliad赚了很多,而过去10年Iliad以其低于业界一半的价格打入法国固化的移动领域。

  2013年尼尔出售Iliad 3%股票到手4亿美元,并着手培养更多和自己一样的创业者。如果说没有政治领导法国就不可能实现真正的变革,那么可以说如果私人部门未准备响应,政府就不能有所作为。马克龙发现尼尔是一位现成的合作伙伴。尼尔首项大手笔开支是斥资5700万美元在巴黎创办非营利学校42,向3500名学生教授编程课程,其中40%的学生高中未毕业。之后尼尔创办Kima Ventures,主要投资法国初创公司,延揽前并购顾问Jean de La Rochebrochard执掌该公司。Rochebrochard很快建议减少投资公司数量但增加投资额,加倍押注脱颖而出者,尼尔则反对这一观点。他说自己的钱已经够多,投资初创公司只是因为这样做有用、令人兴奋且没有其他人这样做。据称Kima如今是全世界最活跃的天使投资基金,Pitchbook的数据显示,该基金过去八年做出了518笔投资。Rochebrochard称一年只见到尼尔一两次,但经常和他通信,有时让商学院的学生给尼尔发电子邮件,看他是否在两个小时内回信,结果他每一次都做到了。

  在充斥着对懒汉过度保护法律的法国,Kima数百项投资的前景一度显得可笑。由于物业法令人可悲地欠灵活,在巴黎租一套公寓都很麻烦。没有证明自己拥有法国“神圣”的全职雇佣合同的文件,创业者和初创公司员工常常发现租房需求被排在末位。员工离职必须提前两个月通知,而且雇主坚持必须如此。在马克龙上台前几个月,法国实施一项“断网权利”法,允许并鼓励员工不理会深夜收到的电子邮件。

  另外法国也没有一个创业活动中心。巴黎时尚区Sentier曾经人流如潮,零售业不断没落使得短租方便。这一次尼尔遇上了瓦尔扎。瓦尔扎是一位加州青年,当时负责微软在法国的初创项目Bizspark。2013年7月,尼尔给瓦尔扎去信,邀请她掌管这个全世界最优秀的孵化器。

  尼尔是唯一的出资者。他斥资逾3亿美元打造Station F,并在附近建了能够容纳600位创业者的三栋公寓,附近在建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和一家经济型酒店将再增加数千套公寓。尼尔表示,这完全是做慈善。 

  要入驻Station F,初创公司需申请该孵化器32个主题项目中的一种项目。微软拿下了10家人工智能初创公司,Facebook得到15家数据初创公司……去年来自50个国家的大约4000家初创公司申请了Station F的项目,其中200家初创公司入驻。

  在这些创业活动开展的同时,投资者四处考察,服务提供者提供从送货到3D打印的各种服务,法国政府设立了某种管理处,减少各种繁文缛节,创业者的营业执照和纳税申报表可一站式获得。

  在Station F开业典礼上,马克龙问法国最新、最成功的创业者之一马丁(Antoine Martin)其定位应用Zenly的成功之道(马丁不久前以2.13亿美元卖给Snap)。马丁说Zenly的成功很不容易,有段时间自己不得不转变整个业务。

  一小时后马克龙站在入驻Station F的数百名初创公司创始人和软件工程师前排,人们纷纷拿出手机自拍。这时马克龙谈到自己三年前向妻子承诺将成为一名创业者,但形势发生了变化。

  马克龙显然学得很快。而且他的确明白如何与时俱进,这使其有可能取得历任法国总统未能取得的成果。马克龙父母都是医生,毕业于法国名牌大学,拥有尼尔从未拥有的那种公信力。职业生涯之初马克龙任法国哲学家科利(Paul Ricoeur)研究助手。科利的生活和工作在极端毁誉之中找到平衡。马克龙把科利的哲学付诸实施,进入罗斯柴尔德担任银行家,为瑞士消费品巨头雀巢118亿美元竞购辉瑞婴儿配方奶粉提供咨询而大赚300多万美元。后来马克龙加入奥朗德领导的社会党政府领导层。

  马克龙最初在奥朗德政府担任副秘书长,2014年8月担任经济部长,负责推进如今他期望改革的初步工作。在此期间马克龙开始形成创办一家教育初创公司的想法,他说“我认为自己十分了解创业者和冒险者”。

  马克龙高效利用自己简短的从政经历。钱伯斯回忆在帕洛阿尔托为马克龙和其他法国初创公司创始人举办晚宴时的情形:“马克龙不断询问硅谷的成功之道。他们谈论为何波士顿的Route 128把科技中心的桂冠输给了湾区。马克龙孜孜不倦地吸取知识。”

  马克龙成立“前进党”(En Marche)以解决造成法国故步自封的“封锁”。他很快发现自己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意外手段。他的中间派平台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左-右党派政治僵局,使其(比如说)能够既推动劳动力市场改革,又能同时对弱势群体提供补贴。至关重要的是,由于马克龙及其党派在议会中的多数地位在2022年前都不会变化,他能够做出长期决定。

  如果说Station F是法国创业精神的“文艺复兴”,那么Station F的晚餐时间便是面临的障碍。前往巴黎攻读MBA、目前在Station F协助一家数据分析初创公司运营的Karen Ko称,这里晚上7点清场,到8点便几乎成为一座“鬼城”。

  要是问问法国创业公司中的任何员工,你会了解到文化和政府习惯仍然根深蒂固。Anton Soulier去年在巴黎成立Mission Food后不久便收到一份账单。虽然一位员工都还没有招聘,但这家送餐创业公司必须缴纳近2000美元的就业税。在法国还存在一种事实上的法务税,每家创业公司都需要聘请一位优秀律师,一年费用高最达3万多美元,而目的只不过是顺利通过错综复杂的监管规定要求。当初创公司最终雇佣员工时,每位员工的工资成本将因为各种法定附加税而翻倍。读懂工资单不容易,因为工资单有长达25行的各种扣除和数字。

  马克龙称自己正在着手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基本上将废除创业者必须缴纳的大量小税种。”不过一些创业者怀疑宣传热度过后这些改革是否会实现。Soulier称,马克龙的改革尚未对Mission Food产生效果,从2002年开始的一些劳动法改革现在才开始实施,拖延15年之久。之前的法国政府一直以支持传统行业(如出租车业)著称,反对共享车之类新型业务模式。马克龙表示:“我希望法国接受颠覆和这些新模式。”(柠楠/编译)

责任编辑:张玉洁 SF107

热门推荐

收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