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妈释放7000亿资金后 “降准+加息”或成政策选项

央妈释放7000亿资金后 “降准+加息”或成政策选项
2018年06月30日 09:08 华夏时报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第四届金牌董秘暨上市公司网络影响力评选正式启动,谁是你心中的金牌董秘?谁是你心目中的行业美誉典范、榜样大咖?你的一票,最有说服力! 【点击投票】

  央妈释放7000亿资金后 “降准+加息”或成政策选项

  ■本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年内第三次定向降准,来的比预期更早一些。

  6月24日下午5点,央行网站发布通知称,从2018年7月5日起,下调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综合测算,这次释放资金约7000亿。

  尽管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已表示将继续定向降准支持小微企业的信贷需求,央行此次定向降准属于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部署,大体在市场预期之内,但是降准的力度和范围仍然出乎市场意料。

  “这相当于全面降准,只是资金流向被严格规定了。”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不过,适当宽松之下,防范资金进入楼市,成为政策重点。在章俊看来,下一步,“降准+加息”或将成为政策选项。

  第三次降准

  事实上,从1月开始,今年以来央行已经实施了3次定向降准。

  1月25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释放长期流动性约4500亿元;4月25日实施定向降准置换中期借贷便利(MLF),释放增量资金约4000亿;叠加此次的7000亿,今年央行合计已向市场投放的增量资金达万亿水平。

  此次定向降准剑指小微企业融资。事实上,今年上半年,金融监管逐步趋严,对表外业务、非标业务的明显打压、对银行表内流动性与资产质量等监管指标的进一步约束降低了金融体系的流动性创造能力、信用衍生能力,在金融监管政策的不断推进之下,社融余额增速也相应不断走低,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受到了政策压制。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1月,社会融资规模比上年同期减少6367亿元;2月,社会融资规模环比下降61.76%。6月12日央行发布的最新相关数据显示,5月社会融资规模仅增长7608亿,创下22个月来的新低。

  企业债券融资同样受到信用收缩的影响,导致很多企业无法通过“借新还旧”的方式来维持资金链的正常运转,债市出现集中违约的现象。5月新增企业债券融资量直接转为负值。

  在章俊看来,虽然今年政府制定的经济政策的立场与去年一致,依然是“中性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的组合,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无论是对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的感受都是偏紧的。

  章俊表示,此次降准相当于小幅度宽松。相较于1月降准的小规模,4月降准与本次降准基本都是全面降准。对比此前降准的对冲性质,本次降准其实更类似宽松,而且,中国存准率降低有很大空间,比起一些定向放松也更公平透明。

  不过,“债转股”略微超出市场预料。

  按照央行要求,金融机构使用降准资金支持“债转股”和小微企业融资的情况将纳入央行宏观审慎评估。在支持“债转股”方面,要求相关银行要建立台账,逐笔详细记录并按季报送人民银行等相关部门。同时明确,不支持“名股实债”的项目,不支持“僵尸企业”债转股。此次释放资金中5000亿元用于推进债转股,同时要求以不低于1∶1的比例撬动社会资金加入。

  下一步或是加息

  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宏观经济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利率的压力,必须要释放出更多的流动性,才能保证经济平稳运行。继续降准是大概率事件。

  “货币和财政政策分别回归真正的中性和积极立场将成为下一步政策调整的方向。一方面,央行和监管层去杠杆的政策立场没有发生改变;另一方面,为去杠杆创造良好的流动性环境来平衡‘发展和改革’,以实现中央‘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在此背景下,我们认为下半年央行还继续降准来确保基础货币供给能满足实体经济平稳增长的需要,降准具体的次数和时间点除了基于基本面的变化之外,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也是重要考量因素之一。”章俊表示。

  不过,在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范若滢看来,如何避免资金流入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值得关注。今年上半年我国房地产市场出现部分二三线城市房价大幅上涨,与此相伴的,是房地产贷款的持续增加。定向降准虽然政策意图明显,资金容易流向房地产市场等领域,未来需要多管齐下,真正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效果,避免金融市场流动性和实体经济融资之间落入“跷跷板”区间。

  在中金看来,降准之后,为防止资金流向楼市,用定向加息对冲,可以有效指挥资金流向。为了不误伤实体,采用定向加息的方式,只加居民端的存贷款的利息,而企业端的不加,事实上企业端的贷款利率,更多受到市场利率的影响,已经高度市场化了,基准利率不会影响企业的融资成本。

  “目前国内经济基本面平稳提供了较大的政策空间,但即便如此,考虑到下半年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幅会更大,这对金融体系的抗风险能力要求更高。近期人民币汇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跌,正是对去年以来美元走弱推动人民币持续升值这一走势的修正,并非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重现。如果美元持续升值造成人民币汇率层面压力过大,以及原油价格进一步攀升推升国内通胀水平,央行可能会考虑加息来应对,会形成‘加息+降准’这种组合。”章俊说。

  在章俊看来,“加息+降准”组合出现的概率并不低。这背后的逻辑是在难以实现同时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情况下,央行倾向于短期内先解决“融资难”的问题。因为短期内融资贵只是成本的问题,而融资难关系到企业的生存。而鉴于国内市场利率已经明显高于基准利率,加息在很大程度上更多的是起到“信号”的作用,并不会造成企业融资成本短期内大幅上升进而对实体经济形成显著负面影响。

  在中金看来,由于中美利率已经倒挂,我国基准利率很久都没有加过,现在有加息的空间和动力,如果进一步降准,那么必然会用加息对冲或者市场化利率改革,让各大银行自主加息,降准是为了释放流动性,而加息是为了改变预期,增加资金成本。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金百利在线手机版合作媒体,金百利在线手机版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责任编辑:依然

热门推荐

收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