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消息也坑人:招行员工帮亲爹赚1万 朋友却亏400万

内幕消息也坑人:招行员工帮亲爹赚1万 朋友却亏400万
2018年08月25日 14:37 每日经济新闻

【线索征集令!】你吐槽,我倾听;您爆料,我报道!在这里,我们将回应你的诉求,正视你的无奈。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爆料线索征集启动,欢迎广大网友积极“倾诉与吐槽”!爆料联系邮箱:finance_biz@sina.com

  昨日(8月24日)晚间,证监会连发4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其中3份是对内幕交易同一只股票的4名当事人进行处罚。

  不同寻常的是,参与内幕交易的这几个当事人,并非来自上市公司、重组方或者券商和会计所等中介机构。他们分为两组各自炒股,一边是负责给重组项目授信融资的招商银行分行高管,另一边的三个则分别是:

  1.参与融资方案讨论会的招行支行员工的老爹

  2.那位支行员工业务上的老熟人

  3.该熟人的多年好友

  然而,即便有内幕消息的帮助,在一番操作之后,招行分行高管赚了8万;而支行员工这边,仅老爹小赚1万,熟人和熟人的超却巨亏400多万,还被证监会罚款180万……

  目瞪口呆之余,且和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一同复盘这个神奇的故事。

  “缘起”Teenie Weenie

  几乎在每个商场,E-LAND(衣恋)和Teenie Weenie这两个品牌的店铺都是“邻居”,但它们其实已经不属于同一个集团了。

  早在2016年9月3日,A股上市公司维格娜丝(603518.SH)就公告了拟收购Teenie Weenie品牌的事项。2017年,原属于衣恋集团旗下的Teenie Weenie正式被维格娜丝收购。

  但今天我们不讨论Teenie Weenie的女装好不好看,而是要讲讲维格娜丝拟收购公告之前几个月的事情。

  那年4月上旬,还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株式会社衣念世界(以下简称衣念世界)正在为出售衣念时装香港有限公司(衣念香港)及其关联方持有的Teenie Weenie品牌及该品牌相关的资产和业务寻找潜在的投资人,其中就包括维格娜丝。

  5月7日,希望丰富和完善公司品牌和产品线、继续发展壮大的维格娜丝,召集管理团队成员开了个会,确定参与收购竞标。注意,这时内幕信息就已经形成了!

  根据后来的公告,本次交易预估值约为57亿元人民币。

  6月3日,维格娜丝发出第一轮投标书,6月7日,得知自己已进入第二轮竞标后,维格娜丝开开心心地找上了招商银行,希望他们协助做个几十亿规模的融资方案。

  于是,内幕交易的几名主人公先后正式出场了。

  “情定”招行会议室

  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通报显示,当事人共有4名,分别是:

  时任招商银行南京分行授信审批部副总经理的胡忠权、招商银行南京江宁支行员工樊某的父亲樊通兴、与樊某因业务关系保持密切联系的于洪瑞,以及于洪瑞的多年好友王风雷。

  不过,率先亮相并发挥重要作用的,其实是至今仍不知全名的两个人。

  2016年7月4日,招商银行总行投行部、招商银行南京江宁支行员工赵某和樊某,与维格娜丝召开融资方案讨论会。也就是说,最先知悉内幕信息的人中,就有赵某和樊某,但或许碍于身份和其他考量,他俩没有立即行动。

  第二时间知悉内幕信息的则是胡忠权。7月29日,衣念世界告知维格娜丝竞标成功。当天以及几天后(8月2日),招商银行南京分行两次召开对维格娜丝的授信审批会议,作为授信审批部副总经理的他参会并发表意见。

  8月25日,招商银行总行审贷会审批通过维格娜丝融资方案;4天后,维格娜丝获悉了这一消息,便喜滋滋地开始准备披露公告。

  根据有关规定,在9月3日维格娜丝正式披露收购公告前,对Teenie Weenie的收购都属于内幕信息。在这期间,一个紧迫的问题摆在了樊某和胡忠权等人面前,那就是——得赶紧用手上的“独家信息”捞一笔啊!

  “逐利”二级市场

  虽然先后知悉了内幕信息,但自始至终胡忠权与赵某、樊某是相互独立、没有交集的两拨人。

  胡忠权决定亲自下场炒股。手握“胡忠权”、“胡某凯”两个证券账户的他,在2016年那个8月进行了这样一番操作:

  8月18日,“胡忠权”证券账户买入维格娜丝7400股,成交金额逾23万元;8月25日买入维格娜丝6400股,成交金额19.6万元。

  “胡某凯”普通证券账户则从8月5日至8月18日共买入维格娜丝3.75万股,成交金额114.5万元;8月12日卖出“维格娜丝”17000股,成交金额51.2万元,剩余2.05万股作为担保品划入“胡某凯”信用证券账户。

  随后,“胡某凯”信用证券账户于8月18日买入维格娜丝6.49万股(不含普通账户划入20,500股),成交金额202万元。

  另一边的赵某、樊某,选择了更为隐蔽的做法——让别人动手。

  樊某将内幕信息泄露给了父亲樊通兴,2016年8月份至12月份,父子俩共计打了48通电话。

  2016年8月24日,“樊通兴”信用证券账户买入维格娜丝4650股,成交金额14.6万元。他买维格娜丝的资金,是通过卖出其他股票筹集的。

  而内幕消息还在继续传播。证监会处罚书显示,于洪瑞与赵某和樊某均认识,因业务关系保持频繁联系,从而获取内幕信息。2016年8月至12月,于洪瑞和赵某共计通话116次。2016年8月至11月,于洪瑞和樊某共计通话20次。

  2016年8月15日,“于洪瑞”证券账户开始买入维格娜丝,至8月26日,累计买入46.63万股,成交金额144.8万元。

  王风雷与于洪瑞则是多年好友,联络频繁,关系密切,于洪瑞甚至曾无息出借300万元给王风雷。根据王风雷询问笔录,其决策交易维格娜丝就是于洪瑞向其推荐的。

  处罚书显示,王风雷控制使用“王某虹”、“陈某英”证券账户进行交易,其中:

  “王某虹”证券账户于2016年8月12日至8月24日买入维格娜丝12.79万股,成交金额388.9万元。

  “陈某英”证券账户在2016年8月15日开始买入维格娜丝,至8月23日共买入9.3万股,成交金额为285.8万元。

  “落幕”亏钱又认罚

  2016年8月30日起,维格娜丝因重大资产重组,开始了长达数月的停牌。上述四人买入的股份也暂时封存,他们期待着高位卖出,狠赚一笔的那一刻。

  但现实并没有那么顺利。当年12月19日,维格娜丝复牌即涨停,报33.99元/股。

  樊通兴当天就把持有的股份全部卖了,成交金额15.8万元,实际获利11549元。胡忠权则是一点一点减持股份的。两个账户直到2017年8月24日才全部清仓,实际获利共计82980.15元。

  但于洪瑞和王风雷就没那么好运气了,他俩在这一内幕交易过程中均未获利,反而出现了较大亏损,加起来接近400万元。其中:

  和胡忠权采取相同策略的于洪瑞,截至2017年8月24日全部卖出,实际亏损222.67万元。

  复牌当天就清仓的王风雷,两个账户加起来竟实际亏损176.75万元。

  总的来看,于洪瑞、王风雷、樊通兴和胡忠权4人从不同渠道提前了解到维格娜丝会收购Teenie Weenie的信息,并且都在二级市场进行了股票操作,违反《证券法》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的内幕交易行为。

  而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

  没收胡忠权违法所得82980.15元,并处以248940.45元的三倍罚款;

  没收樊通兴违法所得11549.07元,并处以34647.21元的三倍罚款;

  对于洪瑞内幕交易行为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其建议他人买卖相关证券的行为处以60万元的罚款,合计处以120万元的罚款;

  对王风雷内幕交易行为处以60万元的罚款。

  用数百万的资金参与内幕交易,结果却是分别亏损223万元和178万元,最后还得了证监会处罚,实在是得不偿失。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维格娜丝 王风雷 内幕交易

热门推荐

收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