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倍PB内银:贵阳农商行不代表我们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第四届金牌董秘入围名单出炉!7月18日上市公司高峰论坛暨金牌董秘盛典隆重召开,重磅大咖、金牌董秘将集体见证荣耀时刻!【点击查看】

  来源:王雅媛港股圈

  作 者 | 冯积克

  资料搜索 | 青梅

  昨日,据财新网报道:2017年末,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增至19.54%,资本充足率则从11.77%降至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降至-1.41%。遭到评级机构中诚信下调主体评级。

  这可真是刷新我们的认识,根据监管要求,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5%、9.5%和11.5%。按照贵阳农商行的0.91%资本充足率,这不就应该近乎破产了吧?

  这奇葩的新闻,再加上近期资管新规、中美贸易战、汇率等事件叠加,让原本就悲观的资本市场雪上加霜,昨日A股银行股纷纷大跌。

  银行都是大同小异,贵阳农商行爆出奇闻,大家自然也想到其他上市银行的问题也会如此严重吗?

  一、贵阳农商行具体问题分析

  由原贵阳市云岩、南明、小河、白云四城区农村信用社整体改制而成,于2011年12月23日正式挂牌,是贵州第一家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也是该省规模最大的地方性农村法人金融机构。

  该银行第一大股东为贵州省财政厅全资控股的贵州省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贵阳市国资委控股的贵州金阳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两者分别持股10%,股权结构较为分散。

  A.不良率攀升

  根据原银监会发布的2017年四季度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显示,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74%,具体到农商行方面,不良贷款率为3.16%。而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增至2017年末的19.54%,远超出平均水平。

  意味着每贷出去1个亿,就产生了2000万的不良贷款。真应验了你看着别人利息,别人看中你本金这句话。

  但问题是怎么产生的呢?

  ① 在贷款方式上,贵阳农商行以抵质押方式和担保方式发放的贷款占比较高。我们知道个人或企业在向银行借款的时候,银行为了降低风险,不直接放款给个人,而是要求借款人找到第三方(担保公司或资质好的个人)为其做担保,而之前与贵阳农商行合作的担保公司亦出现问题,加剧借债人不还贷款;

  ② 2016年3月,曾任贵阳农商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的索美英被查;2016年9月,索美英因严重违纪(收受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③ 2016年11月,中诚信将贵阳农商行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主要原因是截至2016年6月末,贵阳农商行逾期贷款余额达91.8亿元,较年初增加33.66亿元,占总贷款的29.99%,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为19.77%,拨备覆盖率也较年初大幅下降48.3%至124.49%,低于监管设定的150%最低标准,资产质量大幅恶化。近日,评级下调是中诚信第二次对贵阳农商行给予负面评价。

  将这一系列事件串联起来,我们基本上可以看出端倪。贵阳农商行更多是自身经营管理上出现问题,董事长合谋客户骗取借贷,历史遗留问题。正如媒体报道的前期对信贷业务管理较为粗放、客户经理队伍整体素质偏低、分支机构审批权限过大且总行政策指导不明晰等内部管理问题。

  B.2017年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

  中诚信的报告指出,贵阳农商行2017年末不良贷款激增,是贯彻监管部门降低不良贷款偏离度的要求,贵阳农商行在2017年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计算。

  的确,根据2018年6月初的市场传言,“属于银保监会直管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要求在2018年6月30日之前,“一刀切”将全部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计入不良;属于地方银监局管理的地方法人银行则获得一定的缓冲期限,按各地实际情况,有些地方银行甚至可以延期到2019年达标。”

  虽未发布正式的文件,但结合之前的资管新规看,监管口径进一步收紧已成既定事实。甚至有业内人士直言:“去年底就已经有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贷款余额的要求了。”虽然总体政策给出了一定的缓冲空间,那是不是当地银监局要求这样?

  作为同属当地银监局监管的贵阳银行,我们来做一个对比。

  2016年、2017年,贵阳银行不良贷款与逾期90天以上贷款基本保持平稳,而贵阳农商行2016年逾期90天以上贷款就开始大幅走高,超出不良贷款一大截。

  因此,基本上可以判断出贵阳农商行主要是在董事长、担保公司接连出事后,逾期90天以上贷款越来越多,恰逢资管新规,新管理层上任就选择了“洗大澡”方式,这颗雷最终爆发了。

  数据来源:贵阳银行年报、网络

  不过,根据2018年一季度最新数据,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较年初下降19.5亿至59亿,拨备覆盖亦提升8.27%。客观来看,贵阳农商行的资产质量是有所改善的。

  且2016年以来,贵阳农商行在持续进行增资扩股来满足资本充足率的要求,日前正在开展新一轮的增资扩股,计划完成后将使总股本达到30亿股左右(该行现有股本18亿股)。

  因此,看数据觉得贵阳农商行差不多要死了?实质上是离死亡越来越远了。

  二、若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贷款,上市银行影响有多大?

  在《港股内银,今年注定不温不火?》中,我们提及:

  逾期90天以上全部计入不良资产,意味着高出的部分不良贷款也需要计提减值损失准备,这一部分计提金额的差值就直接体现在利润表上,而且需要计提更多的拨备,对于不良偏离度较大的银行,短期而言业绩承压,2018年中报或年报会有体现。

  按照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拨备和减值损失准备的增多,会导致银行放贷资金减少,进而影响业绩。

  中银国际证券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口径后的拨备覆盖率进行测算。从测算结果来看,由于大部分银行不良确认较审慎,不良确认趋严带来的影响不大(新口径拨备覆盖率约下降8个百分点)。

  如果维持原有的拨备水平,不良确认趋严对行业净利润的影响有限(约下降5%),主要对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不良明显高于100%银行的2018年净利润增速带来负面影响。

  由此可以看出,并不是所有的银行都有问题,银行间会出现分化。不良确认趋严对地方性法人银行影响更大。

  根据华泰证券调研,一些类似贵阳农商行或更小的农商行和村镇银行,可能报表不良率会较之前提升4倍,而国有大行已在1Q18已将全部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这也是政策给予地方法人性银行缓冲的原因。

  结合东吴证券的数据,2018年一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5%,较上年末基本持平。其中,

  a.国有大行:资产质量改善最为明显,不良率继续下降3bps至1.5%,在各类银行中不良率最低;

  b.股份制银行:不良率为1.7%,较上年末下降1bp,整体也呈现改善趋势;

  c.地方法人银行(城商行和农商行):分别上升1bp和10bps至1.53%和3.26%,

  总体而言,国有银行及股份制银行整体优于地方性法人银行。

  三、总结

  近期评级机构中诚信爆出贵阳农商行事件,让本就风声鹤唳的市场更平添一份恐慌。试想,如果是在2018年一月下调评级,在当时市场一片大好的环境下会不会引发蝴蝶效应呢?

  2016年11月,中诚信也曾对贵阳农商行评级由稳定调为负面,当时内银股并未受此波及,反而在2017年迎来一波大牛市。

  当前在资管新规叠加贸易战、人民币汇率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内银股短期阵痛难以避免,不过贵阳农商行这种‘绝地爆破’只属个别事件。

  目前银行板块估值仅0.88倍PB,距离历史最底部2014年5月的0.84倍PB已非常接近。考虑到目前的经济情况好于当年,2017年年末的息差已有所回升,当前位置已无需过度悲观。

  记着雷爆得越多,隐藏的担心也越少,长期反而对估值修复更有帮助,这才是正确的逻辑。

  REVIEW

  ◆◆

责任编辑:白仲平

热门推荐

收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