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年内第三起董事长失联 斯太尔群龙无首局面紧张

A股年内第三起董事长失联 斯太尔群龙无首局面紧张
2018年08月25日 05:14 华夏时报

一碗面要80元,出租车漫天要价,安检排队太长差点误机…你在机场是否遇到过这样的问题?“首届金跑道奖·国内机场口碑评选”正在进行!【点击投票】为机场打分,你说了算!

  A股年内第三起董事长失联“德隆系”斯太尔群龙无首局面紧张

  对于斯太尔(000760.SZ)董事长李晓振失联的原因,目前尚无官方定论。不过斯太尔的股价已经在失联消息出来后翌日(8月21日)一字跌停,并在8月22日以暴跌7.67%收盘。

  斯太尔表示,董事会将根据《公司章程》等相关规定,尽快推举董事代行董事长职责。

  “目前董事长失联的原因还未查明,公司也是突然联系不上他(李晓振)的,之前他都正常来公司上班。”斯太尔内部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次失联没有任何征兆,也不排除是个人原因。”

  事实上,据《华夏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这已经是A股年内发生的第三起董事长失联事件。

  失联的80后董事长

  李晓振刚刚上任不到一个月。

  资料显示,李晓振1981年出生,本科学历,历任东营军泰化工厂业务部副经理、业务部经理,山东英达钢结构有限公司(下称“英达钢构”)监事、副总经理,自2013年12月27日起担任斯太尔董事一职。

  去年12月29日,斯太尔原董事长刘晓疆辞职,原因为“个人身体原因”,同时还辞去董事、代董秘等所有在斯太尔的职务,而代其行使法人代表、董事长权利的是李晓振,不过不到一个月时间,董事会正式选举高立用为董事长并担任法人代表等,李晓振因此辞去担任代董事长和代法人代表。

  过了半年,“80后”(1982年生)高立用也因个人身体原因辞职了,他一下子辞去包括董事长、董事等在内的所有斯太尔职务,此时李晓振再次担当起“代董事长”和“代法人代表”的功能,并在2018年7月27日起正式任职斯太尔的法人代表和董事长职务。

  而这前后两位80后董事长在业务上也有交集。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烟台昆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股东就是李晓振和高立用,持股比例分别为99%、1%。

  事实上,李晓振和斯太尔渊源颇深。

  天眼查数据显示,李晓振曾持有斯太尔大股东英达钢构10.2%的股份,直到2017年6月14日完成股权变更后,才不再持有英达钢构股份,且不再担任英达钢构监事职务。

  公司局面紧张

  包括董事长人选变换在内,斯太尔自去年12月以来,已先后发布9份辞职公告,涉及12位高管,包括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监事会主席、董事、董秘、财务总监等职务。

  而经营层面上,这家被市场称为由“德隆系”旧部操盘的上市公司,斯太尔的局面也是“一地鸡毛”:其上半年预计亏损1.4亿元,此外因涉及诉讼,截至7月6日斯太尔及其子公司被银行冻结的账户已达16个,被冻结金额已达1.88亿元,占斯太尔及子公司账户余额的99.76%。

  斯太尔方面表示,公司出现流动性趋紧、资金紧张局面,这对公司的日常经营和管理活动已造成一定影响。

  此外,斯太尔还有两笔钱未要回,且均在走法律程序。

  其一是2016年7月,斯太尔用1.3亿元闲置资金购买“方正东亚天晟组合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1期产品,该产品存续满12个月时可申请提前终止。

  2017年8月,公司依据信托协议向相关方申请赎回全部信托份额并提请信托利润分配,且已得到书面同意的回复,但经管理层多次催促,公司仅收到委托理财部分收益1040万元,理财本金和剩余收益未能收回。目前斯太尔已经向湖北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已经受理。

  其二是在2012年的非公开发行预案中,斯太尔大股东英达钢构对2014年-2016年的业绩做出了承诺,但实现率仅有18.76%,且至今仍有4.87亿元业绩补偿款未支付。为此,斯太尔已经和英达钢构对簿公堂。

  董事长接连失联

  一直以来,董事长失联、跑路等出现在互金企业以及新三板身上比较多,然而近年来董事长“失联”已经蔓延到一些A股上市公司身上。

  今年1月3日,泰合健康(000790.SZ)公告称,公司无法与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仁果取得联系,此后有媒体报道称其失联原因为“涉恒丰银行窝案可能性最大。”但这并未得到官方证实;半个月后,泰合健康又公告称王仁果在正常履职,对其当初失联原因并未提及;然而到5月10日,泰合健康又再度公告董事长“失联”,且截至8月20日“仍未能与董事长王仁果取得联系”,而王仁果失联原因至今也无官方通告。

  另一家上市公司南风股份(300004.SZ),是在泰合健康董事长第二次失联前后发出董事长失联公告。

  今年5月4日,南风股份公告称,接到时任董事长、总经理杨子善弟弟杨子江通知,称无法与杨子善取得联系,已向警方报案;而截至8月17日,南风股份仍然无法联系上杨子善,公司尚未能了解到杨子善的具体行踪,也无从核实杨子善失联原因。

  而根据与南风股份联系的自称为杨子善债权人所提供的信息,并结合公司目前掌握的诉讼情况,截至8月17日,杨子善存在股票质押的个人借款约3.6亿元(未牵涉南风股份),同时杨子善还可能存在冒用南风股份名义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的债务金额约3.8亿元(未经核实)以及其他未牵涉南风股份的个人债务(具体金额不详)。

  这给南风股份带来不少麻烦,截至8月17日,南风股份共有16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实际被冻结金额约5161.16万元;共9处不动产被查封,4个子公司股权被查封。另外,公司共涉及13起诉讼案件,均尚未开庭,合计标的金额约3.54亿元。

  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失联如果不是因为上市公司,那就应该是其个人的其他原因所致,A股董事长失联事件从侧面反映了上市公司内控制度的缺失,如果董事长失联牵连上市公司或对上市公司经营造成不利影响,将进一步影响公司股价从而给投资者带来损失,上市公司管理层应该深刻反省。

责任编辑:张国帅

热门推荐

收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