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O2O平台健康猫为何变"理财平台" 套牢众多体育人

体育O2O平台健康猫为何变"理财平台" 套牢众多体育人
2018年08月25日 05:11 华夏时报

一碗面要80元,出租车漫天要价,安检排队太长差点误机…你在机场是否遇到过这样的问题?“首届金跑道奖·国内机场口碑评选”正在进行!【点击投票】为机场打分,你说了算!

  体育O2O平台为何变“理财平台”健康猫套牢众多体育人

  一场因为刷单引发的对峙正愈演愈烈。

  《华夏时报》记者近日获悉,私教O2O平台健康猫突然“变脸”,众多私教在账户中的课时费提现困难。至少有数千名来自全国体育院校的教师、在校或毕业学生深陷其中,不少人因此负债累累,而卷入其中的甚至还包括一些体育界明星大腕。

  不过健康猫方面称,“我们今年遭受了目前互联网史上最大恶意、最有组织的刷单事件,而在这次刷单事件中,更是有大量的非法资金盘提供资金给私教,进行了合谋。”

  北京、天津、上海、湖北、陕西、四川等多地的数位私教则均向《华夏时报》记者称,“自加入健康猫以来就一直在刷单,从未真正上过课。”但他们表示,刷单是在健康猫管理层的诱导以及默认下进行的,在今年5月开始提现无法到账后,健康猫还上线了系统代约功能。

  一个以约教练、约场地为主的体育O2O平台,为何会吸引诸多体育人投入数十万元甚至不惜举债参与其中刷单牟利呢?其运作和经营模式存在颇多问题。8月15日,北京两所知名体育院校近百名学生前往上地派出所报案并进行了登记。此外,众多私教与健康猫平台也已分别向广州警方报案,多地有关部门正在就该事件展开调查。

  刷单单月利润超50%

  若非参与了健康猫,明年将毕业的西南某体育学院研究生成武,本打算在这个暑假完成自己的毕业论文后便开始找工作。但如今,身负上百万债务的他已无心继续完成学业。

  据记者了解,广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健康猫平台成立于2015年3月。该平台可进行预约私教、购买私教课程及具备一系列运动健身配套服务,其将自身定位为赋能退役运动员和高校体育生创新创业的平台。健康猫私教O2O业务分为单人课和团体课,平台不向开设课程的私教进行课时费抽成,仅在提现时扣除较低比例的手续费,同时还会提供一定的补贴,最高时补贴达到15%。

  截至今年6月,该平台对外宣称已有23万余名私教入驻。但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数位私教称,“平台上99%的人估计都是刷单”。

  2016年9月,成武进入该体育学院研究生院学习,9月开学,就在师兄的介绍下了解到,健康猫可以刷单,自己购买自己的课程,拿回课时费的同时还能拿补贴。“据说我们学校武术学院的老师全在弄。”成武说。于是成武在同年国庆期间成为了一名健康猫私教,并尝试着投入了500元进行刷单。

  公开信息显示,广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杨骅力(外号“大象”),曾是全国散打冠军,1999年退役后,当过健身教练,也在酒店担任过康体中心的高管,后来自己创业做健康产业,其还拥有华中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大学生创新创业指导导师等多个社会职务。该公司的黄山、韦剑、虞定海、郭会仙等多位董事均是体育界知名人物,具备国内知名高校教师背景。创立3年来,健康猫还布局了电商、线下生活馆、赛事体系。

  健康猫的实力令成武对该平台信服不已,熟悉刷单流程后逐渐加大了投资。在2017年其投入的金额在10万元左右。今年更是大举投入超过160万元,其中有近70万元是从银行和多个网贷平台获得的贷款,50多万则来源于自己和借用朋友的近20张信用卡。成武的健康猫私教后台显示,不到两年时间,通过投入本金循环刷单,累计获得的补贴高达近90万元。

  综合多位私教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的数据,健康猫提现的周期和补贴比例一直在变化。大致来看,创立之初提现为3天一个周期,此后变为5天、7天,而后是10天。补贴比例则逐渐下滑,由15%下降至5%、2%、1.5%。但今年开始,补贴比例波动频繁,最高时甚至回到了15%的最高比例。若以10天的到账周期,15%的最高比例补贴计算,刷单可获得单月超过50%的利润。

  据一位私教确认,健康猫私教团课业务是在2016年3月上线,单人课则在此后停止了补贴。团课最多可预约200人,而这为刷单提供了巨大的套利空间。

  体育人的“理财产品”?

  健康猫逐渐成为一个以体育院校人群为主的“理财平台”。

  成武提供的一份初步统计资料显示,位于西南地区的该校至少有127名历届学生参与到健康猫刷单,共计投入金额近5000万元,其中投入上百万元的就有14人。成武称:“学校还有30多名老师也参与了。”

  成武的师兄田坚是一位体育界知名人士,在校运动队效力期间,曾获得某类体育项目全国冠军、世界冠军等殊荣,其也是最早参与健康猫刷单的一批人士。

  田坚称,2015年,该校多位职级较高的老师曾召集了包括其在内的十余名优秀运动队员在茶楼开会,为大家推广健康猫,“跟我们说现在有一个可以赚钱的平台,发展下线以后,刷单拿课时费、补贴之外,还能领取公司额外的补助”。

  根据健康猫负责人补贴规则,每个运动技术人员成为健康猫私教后可以组建自己的团队,根据团队人数分为小队长、中队长、大队长、城市总监、省级总经理等5个级别。达到一定级别后可以连续2个月领取固定津贴,此后每月完成一定业绩还能继续领取。

  “当时还是学生,就是单纯想挣点钱。”田坚说。但目前他在健康猫平台上有160余万资金无法提现,剔除累计76万的补贴,有80余万是他自己投入的课时费。

  两年前毕业于陕西某高校的一名中学体育教师介绍,其参与健康猫刷课已有“3年左右了”,而该所高校“注册的账号估计有上千,刷课的应该在百人左右。很多搞体育的大都参与其中”。该位人士称损失有十几万元。

  “运行多时却并未出事。”这是健康猫刷单能够吸引众多人参与的原因。北京某体育高校博士在读的樊勇向《华夏时报》记者回忆,2016年4月左右健康猫曾在该校宣传,不少同学自此参与进来,同年冬天其开始进行尝试,最开始一直是几千块投入。今年以来,健康猫的补贴力度较大,于是他与女朋友共计投入50多万元刷单,其中十几万是贷款。据其了解,该校至少有上百人参与,一位老师为此贷款80多万元。

  两年前毕业于天津某高校的阿木8月20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该所天津高校在校的和已毕业的至少有上百人参与健康猫刷单,目前已通过微信群联系在一起的有90人。

  上海某高校的一位在校大学生王欣也向记者表示,该校毕业的和在校学生至少有500人参与,目前出来维权的则有100多人。王欣说:“2015年,在上课期间老师给我们推广了健康猫,并教我们使用这个软件。用小号买自己的课程,自己操作约课付款提现。”本报记者联系到该位老师,其承认是健康猫的小股东,确实推荐过健康猫,但否认教过学生刷单,并表示“愿意当面对质”。

  平台突然“变脸”

  多位私教向本报记者表示,“今年1月到3月提现出现困难,到账很慢”。因为有所担忧,阿木在2月份完全退出。但观望中,阿木发现3月开始的后两个月健康猫又完全恢复正常到账,而且5月的补贴比例较高。于是从5月1日开始,阿木陆续投入接近90万,但这笔钱再也没能回来。

  5月11日,第一笔课时费本该到账的那天,阿木的私教系统后台还改为了自动代约课程,“就是系统帮助私教自动进行刷单”,“私教每天执行一个提现操作,系统就会自动代约课程,有多少钱直接计算补贴,按照4%的比例。而如果是新增资金,补贴比例则是10%”。阿木说,自动代约课程期间其还曾收到过补贴。

  另据一位私教提供的健康猫2018年6月课时补贴政策公告截图显示,“6月1日0点起,课时基础补贴比例8%,如因银行接口未调试好需转为代约的,在基础补贴比例上上浮0.5%。”该私教表示,这张公告目前已被系统删除。

  尽管投入的课程费一直无法到账,但阿木还是对健康猫抱有希望,在6月30日他还购买4000元的器材,“因为前一个月在健康猫上购买器材达到1000元并刷两节单人私教课,是下个月正常拿到团课补贴的必要条件。”这样的规则,事实上有力地带动了健康猫的商城销售。

  维系阿木信心的还包括今年6月10日健康猫完成C轮5亿融资的消息。据健康猫网站新闻稿,该轮融资主要由北京、上海、广州、福建、广西、山东、安徽等地的国内十多家体育产业公司、30多位各项目奥运冠军、世界冠军等参投,融资将用于未来进军境外资本市场。

  然而,焦急的等待中,7月下旬健康猫停止了一切补贴,并称将于2018年8月初升级该业务系统。至此去除累计获得的补贴,阿木近80万元被套。

  健康猫此后发布的公告则彻底击垮了私教们,“部分私教用户利用刷单软件、伙同他人等方式,利用公司推广政策恶意套现。”在8月21日晚最新发布的通报中,健康猫还称,“3月下旬,健康猫系统预警到有人利用平台刷单,负责人正式警告了刷单者。4月中旬,健康猫接到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通知,被告知平台有人涉嫌洗钱,公司调取数据后发现,其中有部分用户,涉嫌用软件恶性刷单。”

  健康猫表示,公司已向广州市新塘派出所进行备案,向广东省公安厅经侦局领导做了详细汇报,并于2018年8月1日向广州市天河公安分局报案,8月2日获得广州市天河公安分局正式立案。

  但健康猫的声明受到私教们的强烈质疑。多位在健康猫创立之初就加入的私教表示,“加入后一直就是刷单,为什么现在才预警到。”他们表示,刷单的行为一直以来都是公司诱导且默认的,“公司不断地让我们加仓冲数据,为上市做准备”,“系统都自动代约了,这不是反咬一口吗?”

  何去何从

  健康猫在8月中旬先后向股东和私教公布了内容大致相同的处置办法。主要内容包括“在扣除已套取的补贴后,按照剩下的留存款部分,以现金+各项业务转化+股权综合处置”。股东与普通私教签署谅解协议后,30%的留存现金将6个月一次、分两次获得共计30%,另外70%的款项则可选择3年内获得现金或在健康猫商城中购物抵消、或转成器材代理权等方式,此外还能转换为股权。

  但这样的方案令普通私教们无法接受,众多负债累累的学生已经无路可退。他们开始搜集整理公司高层指示刷单的证据。有私教翻出了健康猫董事、湖北某高校教师今年1月5日在一个微信群内的聊天记录,“趁补贴高,多弄钱,多赚点”。一份流传在私教维权群中的股东流水记录还显示,包括该位人士在内的多位健康猫高层自身也存在大量刷单行为。不过记者未能就上述信息获得证实,8月21日,记者多次拨打该位人士的电话但一直显示为关机状态。

  一位北京地区的私教则对本报记者表示,其于去年8月底经由朋友介绍与健康猫董事、北京某大学老师在一家购物中心认识。该位老师为其介绍了健康猫,还以滴滴烧钱补贴为例教其刷单。由于该位私教刚开始不会操作,该位老师还为其推荐了一位学生帮忙打理账户,只需要每天支付200元给这名学生。

  8月21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该位老师求证是否带人刷单,他拒绝回答并挂断了电话,记者随后向其发送的短信也未获回复。而她推荐的那位学生则在记者提及健康猫后迅速挂断了电话,记者多次向其发送短信寻求置评未获回复。

  面对健康猫如今的局面,有最早使用刷单软件的一位私教表示:“健康猫创始人杨骅力最开始是打击刷单软件的,甚至曾表示要封号、抓人,但后来发现这样容易集资就不管了。”记者注意到,在某知名电商平台上,有多家商户公然出售健康猫刷单软件和提供私教注册服务。

  有分析认为,通过烧钱补贴获客是许多创业公司的常用做法。健康猫的发展过程中,今年以前其补贴比例一直在随着平台的发展下调,课时费到账周期也一直在延长。同时还通过为获取补贴设置商城购物必须满足一定额度的强制条件,都是为了摊平扩张成本。然而,平台一直没有严厉打击刷单行为甚至是有意纵容,今年以来大幅抬升的补贴比例,导致大量刷单资金快速涌入,实控人却已不愿意再为此买单。

  数位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私教均是因为今年补贴比例较高,而选择了大举借债押注。3位通过签署代持协议参与了健康猫C轮5亿融资的股东透露,其融资款均为5月初进行转账,而这个时间窗口不过是健康猫无法提现前的数日之内。此外,有部分私教本身其实并无“私教资格”,账户系购买而来。22日,记者多次致电杨骅力,其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健康猫平台的400电话也无法接通。

  健康猫平台目前仍在运行,但私教业务已然停滞。22日下午,记者通过健康猫平台在线客服咨询是否还能正常约课,客服人员回应称,“目前数据还在梳理中,健康猫约课私教暂时没有补贴,建议先不约课”。该客服人员还表示,“课时费目前无法到账,不过对于未刷单者,并没有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公司已经开通申诉通道,相关人员会根据提供的信息核实处理”。对于系统代约的问题其还称,“代约不算刷单”。

  据悉,湖北一所有近百名历届学生参与健康猫刷单的高校,目前已开始为学生提供帮助,该校整理编写了相关材料报送湖北省委,且获得高度重视。而另一边,从全国各地奔赴广州进行维权的私教人数仍在不断增加。

  (文中成武、田坚、王欣、樊勇、阿木等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张国帅

热门推荐

收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