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个交易日内高管持股被五次强平:华谊嘉信重组迷雾

19个交易日内高管持股被五次强平:华谊嘉信重组迷雾
2018年07月02日 00:07 21世纪经济报道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第四届金牌董秘暨上市公司网络影响力评选正式启动,谁是你心中的金牌董秘?谁是你心目中的行业美誉典范、榜样大咖?你的一票,最有说服力! 【点击投票】

  19个交易日内高管持股被五次强平始末:华谊嘉信重组“迷雾”

 

  本报记者 朱艺艺 上海报道

  审视风险事件

  上市公司新闻头条,似乎已经有很长时间,被股票质押风险占据。风险究竟如何定性,如何定量,似乎又让投资人迷惑。不妨通过跟踪风险事件的发酵脉络,揭开风险的神秘面纱。风险毕竟不是洪水猛兽,而是价格形成的要素!(李新江)

  导读

  上海一位律师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上市公司被立案调查期间,不能采取发行股份的方式进行资产重组;即便是现金收购,监管层现在对资金来源也查得很严”。

  6月26日晚间,华谊嘉信(300071.SZ)公告称,公司股东上海寰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寰信”)接到中信证券通知,“因近期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因上海寰信没在约定的期限内补足担保物”,导致其持有华谊嘉信的14.69万股被强制平仓。

  这已经是5月30日复牌以来,上海寰信第五次被券商强平了,五次强平密集集中在19个交易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公告发现,中信证券分别于6月7日、6月12日、6月15日、6月21日、6月26日,强制减持上海寰信所持的华谊嘉信259.8万股、160.19万股、133.9万股、20.26万股、14.69万股,共计588.84万股,占华谊嘉信总股本的0.86%。

  而上海寰信,由华谊嘉信三位高管持股。其中,华谊嘉信董事李凌波、财务总监兼副总经理柴健、副总经理方华分别持有上海寰信33.4%、33.3%、33.3%的股权。

  除了市场行情影响,5月中旬公司被立案调查,也成为华谊嘉信股价下跌的导火索之一。对华谊嘉信来说,眼下最关键的,也许是如何推进已历时半年的海外资产收购。

  19个交易日内被五次强平

  6月29日,上证指数徘徊在2847.42点,经历27日和28日的持续下跌后,华谊嘉信逆势反弹,以涨停收盘。

  不过,在此之前,其股价从5月30日的7.02元/股遭遇连日下跌,以最新交易日3.95元/股推算,累积跌幅超过50%。

  上述五次平仓,也导致上海寰信合计持有华谊嘉信的股权比例从6月7日的3.98%骤降为6月29日的3.12%。目前,其所持华谊嘉信2114.09万股,已累计质押1516.83万股,占比2.24%。

  6月15日的公告还透露,中信证券与上海寰信在2017年9月27日-2017年11月27日进行了七笔华谊嘉信约定购回式股票交易,标的证券总数量为3821700股,近期,由于股价波动导致上海寰信履约保障比例低于平仓线且上海寰信未能补仓,按照协议约定,中信证券将这部分股份全部卖出处置完毕。

  根据2018年一季报前十大股东名单,彼时,上海寰信为华谊嘉信的第四大股东,前三大股东分别为控股股东刘伟(持股31.24%)、宋春静(持股11.32%)、霖漉投资(上海)有限公司(持股4.55%),第五大股东天津迪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第六大股东黄小川分别持股3.2%和2.27%。

  但是以现在3.12%的持股比例,上海寰信排名可能将顺次为第五大股东。

  “受到主动去杠杆的影响,目前整个市场股价波动较大,公司质押股票被强制平仓的话,只有赶紧增加抵押物,或追加保证金等方式”。6月29日,杭州一位投行人士解释称。

  6月29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华谊嘉信证券事务部,对于近期的股价低迷和股东持股频频被平仓,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和市场因素还是有关系,当然公司2017年业绩不好也是一个原因,但是当时已经计提资产减值了,对2018年是没有影响的”。

  作为整合营销传播领域的A股上市公司,自2010年上市后,华谊嘉信在2014年和2015年相继收购迪思传媒和好耶广告,2015年和2016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28亿元和1.31亿元。

  然而,2017年,其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净利润仅为-2.77亿元。

  在2017年年报中,华谊嘉信表示,公司资产减值是拖累2017年业绩的主要原因,包括三个方面:个别客户的应收账款坏账、终止投资以及商誉减值。

  其中,在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方面,客户江阴资隆捷计提9535万元坏账准备;客户安徽奇瑞计提1123万元坏账准备;客户乐视系公司计提1011万元坏账准备;客户金立通信计提722万元坏账准备。

  在投资方面,华谊嘉信认为凯铭风尚在移动互联网端的业务拓展没有达到预期,决定终止收购,计提1.42亿元资产减值损失。

  在商誉减值方面,其也分别对子公司东汐、浩耶计提商誉2678万元和1920万元。

  不过2018年一季度报告显示,其营收6.8亿元,净利润3100万元,后者同比大幅增长40.88%。

  收购资产“迷雾”?

  除了股东股权被强平风险,5月15日,华谊嘉信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了证监会的一纸立案调查通知书。

  在此之前一周的5月7日,华谊嘉信刚刚完成管理层换血:公司原董事长、原总经理、实际控制人刘伟辞职,迪思传媒创始人黄小川将接任董事长。

  在随后的进展公告里,华谊嘉信提到,根据目前掌握的事实,公司本次收到的证监会立案调查是在2015年证监会对控股股东刘伟立案调查的基础上进行的程序补充,涉及2015年4月23日刘伟涉嫌违规买卖公司股票一事。

  目前,证监会调查尚没有结果。

  令投资者担忧的是,这一时间节点,正是华谊嘉信历时半年的海外资产收购进入“收尾”的关键期,立案调查的影响,瞬间被蒙上了“迷雾”。

  早在2016年6月,华谊嘉信公告通过全资子公司华谊信邦参投并购基金,其所投并购基金拟1.48亿美元收购Smaato100%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Smaato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在纽约、汉堡、新加坡设有分公司,是目前全球最大独立第三方移动广告交易平台,包括实时竞价、广告媒介和广告投放等业务。

  到了2017年11月30日,华谊嘉信宣布停牌,拟以发行股份及/或支付现金方式购买交易对方持有上海秋古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79.6%的份额,完成收购海外资产Smaato,并最终持有Smaato99.6%的股权。

  在重组事项筹划近半年之后,由于上述立案调查,华谊嘉信只好放弃发行股份的A计划,转向现金支付的B计划。

  5月17日的公告中,华谊嘉信表示,鉴于公司被立案调查的事实,“根据《上市公司重大资产管理办法》相关法规要求,同时为了积极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拟采取以支付现金的交易方式购买资产,立案通知不影响本次重组的进展。”

  对此,上海一位律师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上市公司被立案调查期间,不能采取发行股份的方式进行资产重组;即便是现金收购,监管层现在对资金来源也查得很严”。

  尽管此次重组进展中未披露购买资产的交易额,但华谊嘉信目前账上货币资金不足1亿元,也成为市场关注的问题。

  2017年末,华谊嘉信账面仍有2.38亿元货币资金,但是到了2018年一季度,其称因在报告期内偿还银行借款,货币资金较期初下降61.01%,期末余额约为9264万元,不足1亿元。

  此外,2017年5月-2017年12月,华谊嘉信还向关联公司上海演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寰信、江西易臻科技有限公司分别借款180万元、120万元和150万元。(编辑:李新江)

责任编辑:陈靖

热门推荐

收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