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燕生:中国制造业30年是代工贴牌 没核心技术能理解

张燕生:中国制造业30年是代工贴牌 没核心技术能理解
2018年08月25日 16:16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讯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8年夏季高峰会”于8月24日至26日在南昌举办,主题为“中国经济:初心与再出发”,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出席并演讲。

  张燕生对佛山的调查研究发现,佛山就是讲政府、市场,社会没有大和小,没有强和弱,没有多和少,“我们的研究体会,佛山讲政府和市场就是一个镜子的两面。”他认为,佛山的草根能够生存和发展,很大程度上就是政府的作用、市场的作用、社会的作用,它形成了一个合力,来推动佛山过去的发展。

  下一步,佛山草根应该要发展现代化、高质量、全球化。但是目前草根缺技术、缺人才、缺资金、缺渠道、缺品牌、缺先进生产力。这种情况下,张燕生认为应该需要“双引擎、两个发动机”。

  一个发动机叫双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还有一个发动机叫“双公”,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张燕生认为双公比双创更重要。

  比如企业转型,张燕生指出,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能够培养合格的高素质的员工,这这就需要发展多层次的职业教育。国家喊的口号是对标欧洲,学习德国和欧洲,这些国家是如何构建双元的教育体系?一半的孩子学习知识,一半的孩子学习技能。这种事情光是企业是做不到的,它需要全社会共同来做。

  还有一个是缺技术,比如德国有一个机构,有22个研发工程师,它在7大领域帮助企业,缺关键的零部件怎么办,缺工艺怎么办,因此你可以看到它在共性技术和公共技术的服务,实际上对草根的发展至关重要。

  德国为草根服务的共性技术和公共技术的服务机构有四个。钱是哪儿来的呢?1/3是财政给的,只要能帮企业解决问题,这个钱你就花。1/3是公共经费有偿服务。张燕生指出,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到,营商环境、投资环境、市场环境、创新环境和政策环境,我们需要有一个好的政府,尤其是在转型时期,它是至关重要的。

  透视全球制造业的新格局,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

  第一,从制造业的角度来看2017年是全球制造业企稳向好的一年,2016年全球的制造业的增速是2.1%。2017年全球制造业的增速是3.2%。

  第二,2017年全球制造业企稳向好,哪些部分表现更好呢?可以看到发达国家的制造业的增长曲线、斜率要更陡峭。过去十年,发达国家的制造结构调整目前来看,应该讲开始见效。

  第三,在制造业当中表现最好的制造业是哪一个部分?高技术制造业的增长率是5.3%,显著高于中等技术2%和低技术的3%。

  总的来说,从全球制造业的形势看,高技术制造业的增长态势是比较好的,因此对中国的制造企业来讲,怎么能够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进入到中高端,这个对我们来讲是进入到增长的快车道的一个贡献。

  现在美国挑起了贸易战,它最担心的是什么?最担心的是中国制造2025。我们希望通过中国制造2025,实现从过去40年我们的制造业有一个主要的部分,我们叫“代工”、“贴牌”,能够转向自主,能够把我们制造业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能够进入到中高端。

  过去的40年,我们相当一部分制造业是简单模仿,能够走向科技创新。现在让美国以及很多国家担心,说中国制造业在2025、2035、2050,如果中国的制造业做强、做优、做大,我们怎么办?佛山欧神诺陶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景德镇陶瓷大学客座教授鲍杰军认为,当我们的制造业开始进入到全球价值链的高端,我们要能够形成一个包容发展的心,不是替代传统制造强国,而是创造。

  张燕生认为,从这个角度来讲,贸易战一个方面对我们是不利的因素。但另外一个方面,它可能确实给我们带来了思考,就是未来的制造业我们应该是什么样发展的新路径。

  在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佛山故事的特点是什么?

  过去东亚模式实际上是有两组模式,一组模式是日本和韩国的模式,这种模式的知识产权是自己的,品牌是自己的,营销渠道是自己的。还有一种模式是台港澳企业的模式,这种模式主要就是代工、贴牌,嵌入到国际工序分工,是这么一种模式。

  从中国过去的40年用广东为例,广东有两种生产模式,一种是佛山的模式,发展内生的市场经济的中小或民营企业的模式,从制造业的最低端一点一点地往上走。还有一种模式就是代工贴牌的模式,传统的模式是东莞。这两种模式完全不一样。东莞的模式是招商引资的模式,招商引资发展的模式就是营造一个好的投资环境,有一个好的服务型政府,有一套好的优惠政策,然后把境外的企业或者是外地的企业引到这个地方来,这是一种模式。往往这种模式大部分都是代工,大部分都是外资,大部分都是低端。

  而佛山的模式,是政府把它的权力从佛山的市下放到佛山的区,从佛山的区下放到佛山的镇,张燕生评价称,“把权力一定要下沉到最基层,你才能够形成民营企业草根经济中小企业发展的土壤和环境。”

  这两种模式在过去的40年,它的发展的路径是什么呢?

  首先看代工的出口、贴牌的出口,我们叫加工贸易和一般贸易的比重。在1993年邓小平南巡时,加工贸易出口和一般贸易出口的比重超过100%,也就是说半壁江山是代工,是贴牌,是外资为主,是工序分工为主,是低端为主。从1993年以后,这种代工的模式持续增长,一直到2008年,代工才开始下降。

  张燕生有的时候会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改革开放40年,有30年半壁江山是代工?”过去40年为了发展市场经济,我们用小经济体的模式代工来发展我们的市场,来发展我们的民营,来发展我们的制造业。从这个角度,当我们说中兴通讯没有关键核心技术的时候,代工贴牌怎么可能有核心技术?企业怎么可能科技创新呢?

  佛山从2012年以后开始发生实质的变化,也就是这些草根经济开始要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然后从传统要转向现代化,而且从中国开始走向世界。

  怎么解决佛山的草根问题,张燕生认为,还是需要国家帮助它。像一些重大的科学装置,一些重大的高技术制造业的项目。佛山人喊的口号是草根转型。怎么转?对标德国。怎么对标德国?怎么能够把德国的工业服务引到佛山来?

  佛山人怎么做的呢?把长春的一汽大众引进来,GDP算长春的,税收算长春的,然后这个企业落到这个地方,给草根一个榜样,说跨国公司是如何生产、如何研发、如何销售。我们中国从来都讲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可以看到,为什么我讲佛山很中国,市场能改变佛山的制造业,我相信市场也能改变我们中国。

  张燕生称,佛山最宝贵的是它的企业家,过去40年,改革开放对中国最重要的是开窍,开了我们14亿中国人的窍。“所谓开窍,就是我们离世界不远,我们离市场不远,我们离现代化不远。”

  佛山没有一流大学,佛山没有一流的直接融资的金融体系,佛山没有一流的真正在全球顶尖的领头的创新型的企业,而且佛山也没有世界一流的关键核心。佛山在过去的十多年、将近二十年,把中科院的各个研究所引到佛山,它把清华大学、北京大学领到佛山,千方百计给佛山成立像台湾的工业研究院,成立关键共性技术、公共技术服务的平台。

  “但是太贵了,”张燕生建议,佛山开展跨境创新网络,“像蜜蜂一样,全世界谁有人才我跟谁合作,谁有技术我跟谁合作,谁有工艺我跟人合作,谁有渠道我跟谁合作。”

  “刚才我说草根转型比登天都难,但是如果是我们众人拾柴火焰高,有可能能够一步一步为草根构建转型的梯子。”张燕生说。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金百利在线手机版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责任编辑:谢长杉

亚布力论坛 制造业 张燕生

热门推荐

收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金百利在线手机版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